• 寫意小說 > 其他 > 星際之被嫁野獸元帥 > 章節目錄 454.第 54 章
        第三星, 星際航班中心。

        修翎穿著一件黑色大衣, 戴著帽子,手中拄著兩把傘, 站在迎賓臺上東張西望。

        忽然他眼睛一亮, 迅速地向前走了兩步, 隔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朝著迎面走來的一群人用力揮了揮手——準確地說, 是朝著那群人里面清絕出塵的一位Omega揮了揮手。

        那個Omega跟在一位面容冷峻堅毅的alpha左后方, 手中牽著個四五歲的男童,像是察覺到了什么, 他抬起頭,目光直向修翎的方向望過來。

        “哥!”修翎情不自禁叫了一聲。

        迎賓臺上聲音嘈雜, 把他的聲音完全淹沒在眾聲喧嘩中。

        修丞卻仿佛聽到了,他的視線準確地捕捉到弟弟,微微笑著沖弟弟點了點頭。

        周圍馬上有人小心議論:“那個Omega是誰呀?不會是哪位明星吧?身邊帶著那么多保鏢。”

        “可是沒在影視劇中見到過啊, 應該不是第三星的國民。”

        “會不會是從帝國來的明星啊?長得真漂亮。”

        “……”

        修翎壓低帽檐, 側過身小心翼翼從人群中擠出去,走到安全通道的出口處。

        不一會修丞從安全通道走出來, 身邊四個保鏢自動排成兩列,將他圍在中間。

        大廳里有很多人都在朝他們的方向張望,有膽大的alpha竟然朝修丞吹起口哨。

        在帝國,倘若有alpha在公共場合做出這種挑逗或是輕薄Omega的舉動, 會被認為擾亂治安, 輕則罰款, 重則要接受刑事制裁。

        但第三星是移民星球,文明程度低,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法律也不健全,很多公民行事非常不講究。

        一個保鏢暗中釋放出精神力,目光凌厲地掃了那個輕佻的alpha一眼。S+的精神力一經釋放,排山倒海般的壓力向周圍的人群擴散,近處的人只覺得胸口發悶,那個alpha卻雙腿一軟,重重跪倒在地上。

        “陸擒。”修丞淡淡地說:“不要和他計較。”

        陸擒斂起目光,恭敬地低下頭:“是,修先生。”

        人多口雜,修翎也顧不得和哥哥寒暄,直接把人帶到飛行器停靠場。

        第三星進入了雨季,小雨下了一個星期都沒停,修翎特意拿了兩把傘過來,到了外面發現,修丞那邊居然提前預備好了。

        “我父親說下了飛船會下雨,真的下雨了誒。”荀意第一次出遠門,看起來異常興奮,一路上都在嘰嘰喳喳說話。

        陸擒撐開一把傘遞給修丞,自己也打開了一把,彎腰將荀意抱了起來。

        “我想自己走。”荀意不滿地在他懷里扭動:“陸叔叔,你放我下來。”

        陸擒擰著眉:“地上滑,你會摔倒。”

        “我都長大了,才不會摔倒!”荀意撅著嘴,兩條腿使勁往下撲騰:“你放我下來好不好?”

        陸擒置若罔聞,大踏步走在前面。

        他在荀家呆的年數不少,是荀盛專門從軍部挑選出來保護伴侶和兒子的。荀意早就知道他的脾氣,見他始終不肯松口,嘟嘟囔囔不知說了些什么,便也作罷了。

        今天修翎駕駛的是顧隱那架銀鷗,銀鷗體型較大,內部空間寬敞,坐他們兄弟倆,外加四個保鏢,一個小孩,甚至都綽綽有余。

        荀盛這次來第三星是為了公干,因此一下飛船,就被第三星的軍部要員接走,修丞和荀意則在保鏢的保護下去修翎家探親。

        剛開始修翎也被四個保鏢的陣仗嚇了一跳,轉念一想,荀家財大氣粗,又特別好排面,四個保鏢也不算多。況且荀盛這人心機深重,把面子做得這么足,估計也是為了給自己看。

        銀鷗緩緩飛上天空,荀意睜大眼睛,兩只手扒在窗口,低聲叫道:“呀,那個紅色尖尖的就是第三星的水上神殿吧。”

        他來之前下功夫做了不少功課,在網上查了第三星著名的景點,特色小吃,風俗習慣,完全是旅游來了。

        陸擒道:“少爺,系好安全帶。”

        “……好吧。”荀意老大不耐煩,慢吞吞將安全帶系好,系好后他下意識看了修丞一眼,就見他爹爹躺在前面的椅子上,眼睛微微閉著,似是睡著了。

        “爹爹?”他將小腦瓜湊上前去,輕輕叫了一聲。

        修丞抬抬眼皮,叫了聲“小意”,又疲倦地合上。

        修翎知道哥哥有孕在身,比較嗜睡,于是騰出一只手,從駕駛臺一邊的儲物柜里取出一條毯子蓋在修丞身上。

        從航班中心到顧宅大約要一個小時,修丞覺得剛剛睡著,就被弟弟叫醒了。

        “到了?”他睡眼朦朧地說。

        修翎點點頭,語氣里說不出來的心疼:“哥,你去房間里休息吧。”

        早知道哥哥身體這么虛弱,他就不讓哥哥這么大老遠跑過來了。

        修丞掀開毯子,有些疲憊地站起來,跟著修翎下了飛行器。陸擒在他身后舉著傘,將傘大部分朝修丞的方向傾斜,自己的半邊身體卻淋在雨里。

        荀意被另一個保鏢抱著,他的興奮勁還沒過,一直問:“小舅舅,我什么時候能看到顧舅舅呀?”

        修丞告訴過他,以后如果見了顧隱要叫對方“顧舅舅”,不能再叫“星際野獸”,因為這樣會很不禮貌。

        帝國的alpha們,不論老幼,都有很濃厚的紳士觀念,最怕別人說自己沒禮貌。小荀意聽罷,從網上下載了一張顧隱的照片,對著照片練習了半天,這才總算把稱呼給改了。

        一行人進了房間,那四個保鏢便很識趣地退開,自動在客廳里找隱蔽的位置藏了起來。

        修丞的精神似乎比剛才好了一點,他喝了一杯熱水,出了點汗,臉上終于是有了些血色。

        “哥,我給你和小意準備了房間,在樓上。”修翎抓著哥哥的手:“你要不要去看看啊,保證你喜歡。”

        修丞一聽,嘆了口氣:“我就呆五天,你隨便騰出個客房就行,哪用得著勞神費力地布置。”

        修翎不贊同地搖搖頭,將哥哥拉到樓上。

        荀意屁顛屁顛跟在他后面,拿著他父親新給他買的照相機四處拍照。

        “小傻瓜,屋子里有什么好拍的。”修翎失笑:“又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荀意舉著照相機,仰起小臉,十分認真地說:“這可是顧舅舅住的地方,等以后顧舅舅百年了,這里就是顧舅舅的故居,我這些照片很可能會是珍貴的資料呢。”

        修翎:“……”

        他都不知道是該夸荀意機靈,還是該批評他詛咒顧隱。

        修丞淡漠的聲音道:“小意,不許胡說。”

        荀意人小,心眼卻不少,他知道在他們家里,父親看似一家之主,掌握著整個家庭甚至是家族的命運,手腕十分強硬,說一不二,可一旦面對爹爹,卻往往不知所措。

        父親的話有時可以不聽,爹爹的話必須聽。

        他于是吐了吐舌頭,閉嘴不再言語。

        修翎準備的房間在二樓,是一間大客房,里面卻模仿修丞在修家的臥室布置的,窗簾,床單,柜子等都十分相似。

        荀意忍不住又開始說話:“爹爹,這就是你在外婆家的房間呀。”

        修丞也想不到弟弟這么用心,他用手撫了撫床單,彎腰坐在床上,對修翎招招手:“小弟,過來一下。”

        修翎緩緩走過去,只覺得臉上一陣溫熱,修丞摸著他的臉龐,笑道:“謝謝你。”

        “……”修翎不好意思:“反正我也沒事,就隨便弄的。你是不是累了,快躺下睡一覺,等到了飯點我叫你。”

        修丞本想著和弟弟話會家常,強打著精神說了幾句,一股深重的倦意上來,他實在支撐不住,便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修翎調好室內溫度,領著荀意走出房間。

        一出房門,荀意又開始連珠炮地發問:“小舅舅,我什么時候能見到顧舅舅呀?”

        最近他們學校的小alpha都在討論顧隱,有幾個跟他要好的聽說他來第三星參觀顧隱本人,一直急著管他要照片來著。

        他也大言不慚地答應了,還說一定要跟顧隱近距離交流并合影,以此來證明自己是個小男子漢,根本就不怕什么星際野獸。

        “……”修翎遲疑道:“他出遠門了。”

        “明天能回來嗎?”

        修翎:“……最快也要兩個月之后。”

        荀意低呼一聲,滿臉失望。他之前聽說顧隱并不在家,但沒想到會是出了那么遠的門,他還以為過不了幾天顧隱就會回來。

        “你想見他?”修翎問。

        小腦瓜用力地點了點:“我這次來,就是為了看一看顧舅舅,跟他說說話。”

        修翎不曾料想他竟然有這般心意,心頭不由一熱,拉著他的手走到書房,說道:“那我給他發個視頻邀請,你跟他見一見?”

        荀意緊張地咽了口唾沫,兩只小腳在地板上搓了搓,輕輕“嗯”了一聲。

        修翎也不知道顧隱這時有沒有時間,他嘗試著發了一下邀請,通訊器閃了兩下,那邊就接通了。

        “寶貝。”那邊的人似乎是剛剛睡醒,沖著修翎笑了一下,嗓子喑啞:“過來一點,我想親親。”

        修翎臊的滿臉通紅,給他使了個眼色,低聲道:“還有人呢。”他側過身,界面上出現荀意小小的身影。
    甘肃快三和值
  • 新时时专家计划 网赌庄家如何控制输赢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的 股市龙虎榜怎么看 玩uk彩极速赛车危险吗 天津时时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广州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足彩胜负彩75期开奖 捕鸟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