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兩個龍傲天的修羅場(穿書) > 章節目錄 45.第四四十五章:無力
        此為防盜章

        越修之瞥了他一眼, 只笑不語。

        不知為何, 陸凡一頓時想到了那時走九華云梯時,越修之也是對裴明這么迷之自信, 最后裴明成了唯一走完九華云梯的人。

        陸凡一這般想著, 神使鬼差地也掏出了幾塊上品靈石,讓身邊的徒弟去買裴明勝。

        裁判宣布了一番規則后,祁風便飛身而起,速度很快, 可見沒少在身法上下苦工,銀白劍身直指裴明, 劍鋒已劃破了裴明前額的幾縷頭發。

        觀戰臺上的越修之并不擔心, 因為這種比賽都不會允許有人重傷, 裁判會在第一時間攔下來。王境后期的裁判攔住這兩個靈師境的小豆丁綽綽有余了。再說了, 他自己不也在這里看著嗎?

        千鈞一發之際, 裴明用劍挑偏了祁風劍鋒的方向,祁風因為慣性向前傾倒,為了站穩, 腳下不由發力,擂臺上頓時出現了兩道深深的溝壑。

        裴明卻在這一瞬間,用步云決閃身到了祁風的身后。祁風心感不妙,反手將劍往后刺去,卻被裴明輕易地躲過。

        觀戰臺上, 陸凡一挑眉道:“你這徒弟學的是什么身法, 甚是不凡。這才練成初期, 便迅如鷹隼,到后期還得了。”

        自家徒兒被夸了,越修之自然高興,但他自然不會實話實說地告訴陸凡一,這是天階中品的功法——除非他傻了。

        祁風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身法并沒有什么卵用,不得不改變策略,轉身躲過裴明一劍,左手成掌,金色的靈氣纏繞在他的手掌上,隨著他出掌的動作具現成了一個金色的掌印,直直朝裴明攻去。

        “這是傅淵的成名武技之一,金光印,祁風這小子倒也十分有天賦。”陸凡一繼續嘰里呱啦地說道,越修之全把他當成解說了。

        裴明沒有躲閃,周身散發出淡藍色的結界光芒,金光印碰上這淡藍色的結界,頓時兩相消亡。

        裴明的疊界神罡才練了一重,威力尚淺,導致裴明在擋下金光印后,為了緩沖壓力不得不向后退去。

        祁風見一擊不成,又連續轟出數掌,他不愧是出名已久的天才,靈力遠比同階之人雄厚,尋常的八段靈師連發三掌金光印便耗空了靈力,而祁風一直在用金光印跟裴明相戰。

        裴明周身的疊界神罡明明滅滅,出現又消散,看起來很是勉強,但卻次次都能擋下。

        祁風見比試有向白熱化發展的趨勢,他體內的靈力卻不允許他一直使用金光印了,只能一咬牙,使出了殺招!

        只見他再次轟出一掌金光印,趁著裴明抵擋之際,迅速暴退數十米,將手中的劍扔上半空,頓時化成了數道劍影,紛紛向裴明刺去!

        “這是堯城祁家的秘技,萬劍迷蹤,祁風這小子果真天才!”陸凡一不由贊道,“修之,我承認你那徒弟確實不凡,若沒有這萬劍迷蹤,他還有越階戰勝的希望,但祁風既然練成了萬劍迷蹤,可就……”

        這時,那些買了賭局的弟子也在議論紛紛。

        那名微胖的弟子也開始談論,他好像消息十分靈通:“這就是堯城祁家的不傳秘技,萬劍迷蹤。練成者可以一劍化萬劍,每一劍可以說是都是實體,也可以說是都是幻影,因為一旦有一劍刺中對手,那么剩下的劍就會和那一劍合為一體,給對手以最強的攻擊。并且這些劍運行都毫無規律,基本上沒可能躲開。”

        “這祁風也太厲害了!萬劍迷蹤,堯城祁家每一代人都只有一兩人能學成,必須要有八脈以上的天賦才可,祁風本就是八脈中品,他能練成萬劍迷蹤我并不奇怪。但是他最可怕之處在于,他在八段靈師就練成了!而在他之前,每一個會萬劍迷蹤的人都最起碼要在靈韻境才能練成!”另一弟子說道。

        周圍的弟子聽完,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天哪,這祁風也太可怕了,按這樣說的話,他豈不是同階無敵?”

        “對,就是同階無敵!”起先那名弟子肯定道。

        這時,一些原本看裴明賠率大,希望能爆個冷門賺一筆而買了裴明勝的弟子不由心疼道:“那這么說裴明豈不是輸定了?天哪,那我的靈石豈不是打了水漂?”

        有弟子嘲弄道:“誰讓你想著貪小便宜,爆冷門?冷門要是那么好爆,誰還開賭局?”

        買了裴明勝的弟子沮喪道:“我本以為裴明怎么說都是不世出的九脈天才,贏的幾率也應不小……唉,你可別落井下石了,我現在心都在滴血。”

        越修之把他們的話都聽得一清二楚,卻并沒有在意,而是對陸凡一說:“既然你這么不看好我的徒弟,那我們也來賭一局吧。”

        “賭什么?”陸凡一看起來也興致勃勃。

        “若我徒弟輸了,我就把你一直想要的千槐草給你,若我徒弟贏了,你就把你那合月法衣給我。”

        陸凡一看越修之這么自信,連一直不給他的千槐草都舍得拿出來賭,內心不禁覺得有些發慌。但他仔細一想,又覺得祁風幾乎是必贏,這相當于他白拿一株千槐草。

        哪有沒有風險的利益,他這般想著,便一咬牙說道:“好,跟你賭了!”

        他們這邊剛下完賭局,那邊祁風的劍影已經就緒。由于他的萬劍迷蹤才堪堪入門,說是萬劍迷蹤,其實只有百劍化身,但這足以讓他在靈師境無敵了。

        ——如果,能把裴明這個妖孽從靈師境除名的話。

        只見擂臺上空密密麻麻布滿了金色的劍影,隨著祁風的一揮手,便如疾風般攻向裴明。上百把劍,分別從上百個方向進攻,它們進攻的軌跡毫無規律,誰也不知道它們下一秒會往什么方向。其角度之刁鉆,幾乎沒有人可躲避。

        在場除了越修之以外所有人,都覺得裴明輸定了。就連裁判,都繃緊了身體,準備在第一時間救下裴明。

        下一秒,奇跡在發生了。

        那上百把劍在裴明面前似乎完全不存在,裴明好像全身都長滿了眼睛一般,次次都能躲過劍的攻擊,并且保持著一個飛快的速度向祁風靠近。

        不,并不是裴明好像全身都是眼睛,而是……而是裴明這小子好像能預知未來一樣預判到每一把劍下一秒會出現在什么位置,并提前精確無比地避開它們!

        “這裴明是怪物嗎!”

        觀戰臺上的弟子們都震驚了。

        陸凡一也十分震驚,他有種很不妙的預感:別說千槐草了,他的合月法衣估計也是泡湯了。

        他不由郁悶地看向越修之,問道:“你到底給你家崽兒練了什么,你這看起來不只是把家底都掏空了,你是不是還偷偷去掘一些上古大能的墳頭了!”

        越修之伸出一根手指頭,在陸凡一面前搖了搖:“都不是,只是我眼光太好了。”

        開玩笑,我徒弟的繹天術加上步云決可是逆天的好嗎!

        預判未來加上幾乎是瞬移的動作,這波操作你就說騷不騷吧!

        祁風看見他那些劍都攻擊不到裴明,不由急了眼,加大了靈力的輸出,讓這些劍速度更快地攻擊裴明,只要有一把劍攻擊到裴明,其他的劍就會跟那把劍合體,裴明就輸定了!

        可惜事情的發展從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祁風只能眼睜睜看著裴明仿佛能預知未來一般躲過了他的所有攻擊,跟他的距離也在飛快地拉近。

        最終,裴明距離祁風只有一米之遙,他輕松地擋掉祁風最后一擊的金光印,將劍抵在祁風的脖子上。

        勝負已定。

        “裴明勝!”裁判宣布道。

        陸凡一克制不住地哀嚎一聲:“我的合月法衣啊!”

        越修之對陸凡一攤手道:“別墨跡了,快拿過來吧。”

        “越修之你個老混蛋!”陸凡一只能忍著滿心的滴血,從芥子袋中拿出裝著合月法衣的盒子,遞給越修之。末了便不忍再看,也不想再跟越修之說話了。

        此時心中滴血的不止陸凡一一個人,那些買了祁風勝的人都賠了個血本無歸。而此時,流風去找那名微胖弟子,由于上品靈石在越修之眼中算不上什么,但是普通弟子可能見都沒見過,流風用幾塊上品靈石做賭資,以裴明一比四的賠率,幾乎把這些弟子虧的錢都賺走了大半。

        剩下的一半,又被陸凡一賺走了。

        其他的弟子看著伐檀尊者和千嵐峰峰主的隨從們先后拿走了本該屬于他們的靈石,不由內心更痛。

        伐檀尊者,您想要什么沒有,何苦跟我們這群窮弟子過不去呢!

        于是觀戰臺被一片凄風苦雨所籠罩。

        越修之才不管這些弟子的腹誹和怨念,誰讓你們沒眼光,看不好我家小明呢。

        他一臉笑意地從座位上站起,去找自家徒弟。

        等他離開觀戰臺,裴明也從擂臺上下來了,小崽子一看到越修之,便像歸巢的雛鳥一樣興沖沖地跑了過來,如往常一樣一頭扎進師尊懷里,等待師尊夸獎自己。

        那時候裴明匆匆看一眼他身旁的女子,心中發狠,今天就算豁出這條命,都要讓她活下去。
    甘肃快三和值
  • 韩国足球后备联赛比分 大乐透什么电视台直播 福州快餐女一般多少钱 3d试机号开机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天津11选五前三走势图 赛车pk10黑客改单 南昌红灯区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