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和宿敵奉子成婚后[娛樂圈] > 章節目錄 42.第 42第 章
        小天使嚎~訂閱權限不足, 請確認購買比例~  龍天寅:“……!!!”

        到了地方, 龍天寅已經親自來迎,褚辰將顏岫抱上推車, 舅甥一起把人推進病房, 龍天寅親自檢查之后立刻給顏岫掛了點滴, 道:“都燒到四十度了, 怎么現在才送來?”

        “他不想讓人知道……”褚辰皺著眉, 道:“你能不能幫忙查查, 確定是懷孕了嗎?”

        龍天寅定了定神, 又看了兩眼, 把了脈, 凝重道:“確定是了。”

        “那孩子……正常嗎?”

        “這個要做b超。”龍天寅輕輕把門拉上,道:“發燒是可能對胎兒造成影響的, 你應該早點把人送來。”

        褚辰揉了揉額, 龍天寅又道:“你媽知道這事兒嗎?”

        “還不知……”褚辰一頓, 否決:“他跟我沒關系!”

        龍天寅一笑, “你們什么關系我暫時不管。不過懷胎不易, 男人更是聞所未聞,他既然來找你, 肯定是信任你的, 你得擔著責任, 好好照顧著, 等他醒來做個全身檢查。”

        “這事……”

        “放心。”龍天寅拍他肩膀, 道:“檢查結果出來之前, 我會保密。”

        男人產子龍天寅也是第一次見,孩子會不會出現畸形誰也不知道,如果胎兒不正常,則要另做考慮。如果孩子很健康,就得揪著他這外甥一一問清楚了。

        病房內開著暖氣,非常溫暖,顏岫昏了一夜,到了早上才漸漸醒來。褚辰靠在窗邊的沙發上沉沉睡著,眼底一片青影,想是為他忙碌了很久。手背貼著的醫用膠帶告訴他昨夜掛過點滴。

        他掃視一圈兒,確定這里是醫院,心里一時釋然,一時又更加緊張。周圍非常安靜,如果不是vip病房,就肯定是褚辰舅舅的私人醫院了。

        頭還有點暈,但已經能夠下床了,顏岫拉開門探腦袋,恰好跟迎面走來的男人對上,他戴著金絲眼鏡,十分斯文,見到顏岫微微一笑,加快腳步:“醒了?餓了吧,我想褚辰昨天守了你一夜,這會兒應該睡得正沉,所以自作主張拿了吃得來。”

        顏岫微微佝僂身子拉開門,對方也未點破,道:“我是褚辰的舅舅,你在這里很安全,不用擔心。”

        “衛生間洗漱用品都是新的,隨便用。”

        顏岫道謝鉆進去,咬著牙刷胡思亂想。褚辰的舅舅他從未見過,看脾氣倒是很好,就是不知道褚辰是怎么跟他說的,這位舅舅除了知道他懷孕,還知道什么。

        他不好意思挺著肚子在外人面前晃,于是又拉開門偷偷看了一眼,龍天寅腦子后頭不知道是不是長了眼睛,把飯菜放好后道:“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打發褚辰找我。”

        房門被關上,顏岫松了口氣。

        他昨天只喝了碗粥,這會兒已經餓壞了,一口氣把龍天寅端的食物全部吃光,突然發現被人盯著。

        褚辰保持躺在沙發上的姿勢沒動,“你把我那份也吃了。”

        顏岫:“嗝呃——”

        褚辰出去給自己弄了點吃的,之后回來帶他去做檢查,也是龍天寅一人操作的,顏岫躺在上面十分不安。他沒有做過檢查,但心里也有些擔心生出來的寶貝會不會畸形之類。

        他扭臉,屏幕非常清晰的將腹中的小家伙照了出來,手腳都已齊全,蜷縮在里面,乖乖巧巧,已經能夠看到清晰的眉眼。

        顏岫心臟怦怦直跳。等從上面下來,龍天寅露出了笑容,一臉欣慰:“寶寶很健康,看翻身也很有勁兒。”

        顏岫一顆心瞬間落定,臉上放出光來,“謝謝褚辰舅舅!”

        他讓顏岫先回去休息,褚辰則被留了下來,美名其曰,談談家事。

        房門一關,龍天寅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褚辰眼皮狂跳,聽他道:“給你媽打電話。”

        褚辰還在掙扎:“他從來沒說過孩子是我的。”

        “不是你的種,他來找你干什么?你們什么關系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他能專門跑來給你這個死敵看笑話?!”龍天寅壓低聲音道:“孩子幾個月了,你們那時候有沒有發生過關系,別跟我說你沒印象!”

        褚辰:“……”

        “說話!”

        他不會撒謊:“有……”

        孩子將近八個月,而他發現自己在鴻騰酒店醒來,床上一片狼藉,也是在七個多月前。

        從二舅的辦公室被趕出去,褚辰渾渾噩噩的推開了病房門,顏岫這會兒心里徹底踏實了,正在舉著手機寫日記,抬眼見他進來,立刻露出了無比刺眼的笑容:“今天真的謝謝你了。”

        褚辰面無表情的望著他,好一陣,像是下定了決心:“二舅剛才給我媽打了電話,她很快就會過來。”

        顏岫立刻坐直,默默望著他。

        “鴻騰酒店那天我有印象。”褚辰神色晦暗,“只是不想承認。”

        顏岫瞇了瞇眼,不客氣道:“那你現在承認了?因為孩子不是畸形?”

        “跟那個沒關系!”褚辰青著臉道:“你肚子里那個東西要是我的,我們之間這輩子都牽扯不清了!”

        顏岫平靜道:“如果我可以找到可靠的醫生,能夠封鎖消息,是不會麻煩你的。”

        褚辰聽的邪火旺盛:“那你為什么不打掉?!”

        顏岫翹唇,眼中跳躍著火焰:“打掉?你以為我演苦情劇呢?別說我不打,就算真的打掉了,我也會把這坨肉送到你跟前讓你清楚我受的罪以及你做的孽,你想提上褲子撇的一干二凈,做夢呢?”

        褚辰有苦說不出:“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褚辰抿著唇,艱難道:“我不跟你確認,是不想在這件事上站立場。你既然這個時候來找我,就說明你想要他,我想尊重你的意愿……”

        “你怎么不說你慫呢?”顏岫嗤笑,無視他難看的臉色,道:“原本你的做法正合我意,我本就打算等孩子生下來,帶著他離開,誰想到你這么沒本事,找個醫生還鬧得全家都知道……你不用瞪我,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我不會給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機會,你根本不會知道有他存在。”

        褚辰磨牙:“你倒是厲害。”

        顏岫輕哼:“可惜形勢比人強。”

        “裝了幾天的兔子,到底還是原形畢露了。”

        “這段時間每天跟你客客氣氣,我也裝煩了。”

        “求助要有求助的樣子。”

        “那你可就錯了。”顏岫道:“現在是威脅,假如我上了新聞頭條,你也跑不掉,如果不想一起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就別對我拿譜兒,咱們倆最好相安無事,直到孩子出生。”

        “相安無事?”褚辰更火大:“我家人已經知道,這不再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了!”

        “那也是你蠢!”顏岫理直氣壯道:“誰讓你承認了?”

        褚辰憋了半天,急道:“誰跟你一樣謊話連篇!”

        顏岫回歸本性,猛地從床上跳下來:“你說誰謊話連篇呢?!”

        褚辰被他笨拙卻兇猛的樣子驚的退一步,不愿跟孕夫計較。

        顏岫裝乖了這許久憋壞了,放開之后咄咄逼人:“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

        顏岫出了一口惡氣,重新爬回床上抓起手機,道:“既然都挑明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氣,孩子生下來之后我就會帶走,此后你大可裝作不認識。不過念在你幫助他出生的份兒上,以后要是落魄了,我會讓他給你一口飯吃。”

        “要真能這樣可真太好了。”褚辰又放了膽,道:“待會我媽過來,你告訴她孩子不是我的,或可如愿。”

        “呵。”

        褚辰眉頭皺起,又舒展,道:“那看來你是極想跟我扯不清關系的。”

        顏岫心知褚辰在故意激怒自己,偏不上當:“扯不清就扯不清,反正我沒你家有錢,這也算攀龍附鳳了。”

        褚辰立刻像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你果然在打這種主意!你跟那些想爬我床的人有什么區別?!”

        “區別可大了。”顏岫從容一笑:“只有我成功了。”

        “……”

        褚辰被氣壞了,沉默了一會,拉了凳子在他身邊坐下,放緩心情和語氣,道:“以成年人的身份來聊聊?”

        顏岫厚臉皮道:“對不住,我才三歲。”

        他什么話都說的出來,褚辰卻不行,他躊躇很久,微微嘆了口氣,像是認命了。

        顏岫瞧得好笑:“要我咬死不承認你有責任也不是不行。”

        褚辰立刻再次重燃希望。

        “等我復出,你的資源分我一半,所有。”

        “你口氣挺大。”

        顏岫但笑不語。褚辰望了他一會兒,道:“我希望你是真心的,雖然我不喜歡你,但也不想委屈你。”

        “好話全讓你說了。”顏岫冷哼:“我又不是女人,孩子本身就是意外,不需要任何人心疼憐惜,你也不用假仁假義。”

        “不是假……”

        “行了。”顏岫道:“你就說答不答應?”

        褚辰的父母真的來的非常快,顏岫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對方就敲門進來了。他們在接受事實之后,并未追問這件事的合理性,龍天姿又心疼又高興的圍著他噓長問短,并做下保證:“你放心,這件事阿姨給你做主,褚辰絕對得負全責!等孩子出來,就立刻去打證!”

        顏岫心里一咯噔,打證?結,結婚??

        顏岫是真的不想跟褚辰有瓜葛了。

        盡管當他發現孩子將要出生的時候第一反應是找褚辰,但事實上這個世上其實還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只是現在實在難堪。他在對方心里一直都是威風凜凜大哥大的存在,這樣過去怕是會顛覆形象。

        龍天姿去找褚辰之后他便動身了。褚辰這廝太會氣人,原本顏岫以為自己至少能忍他兩個月,可現在他一天都忍不了了。他跟褚辰注定是一輩子的死對頭了!

        這座私人醫院從外面看不大,里頭卻像大觀園似得,或許是特殊待遇,他住的一整層樓都沒人。顏岫過來的時候昏迷著,也不知道大門在哪兒,他裹得嚴嚴實實,又不敢問,怕聲音泄露引人注目。好在這私人醫院估計價格昂貴,人不多,他摸索著、躲著人前進,終于看到了一個拱形門。

        手機褚辰打來了四個電話,顏岫通通無視,直到馮子晉的號碼亮起。

        “老大,你在哪呢?我到這醫院門口了……挺難摸的,這偏僻的。”

        “我應該在大廳了,很快出去!”顏岫打起精神,三兩步跨入拱門。

        三分鐘后,顏岫郁悶的發現自己走錯門了,拱門后頭并非是醫院大廳,而是一個研究樓,位于醫院最后面。手機電量只剩百分之一,他一邊發短信回應一邊往回走,‘叮’的一聲,關機了。

        感嘆時運不濟,裝起手機,突然就聽到一陣腳步聲。褚辰站定望著他,臉頰微微發紅,喘息著。

        顏岫站定不動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顏岫挑眉。褚太子先打破沉默,居然還是道歉,實在難得。

        “回家吧。”

        顏岫彎起眼睛,姿態嘲諷,“子晉過來接我,現在不需要你了。”

        “我們的事,我們自己解決。”

        “錯了,是我的事,我自己解決。”顏岫越過他,陡然發現他這幾天經常這么愁眉緊鎖,他毫無誠意的想,這件事真是太為難太子爺了。

        手腕突然被人抓住,褚辰放低姿態,道:“我從來不覺得你是需要被誰保護的人,做了那么多年的對手,我沒辦法突然將你放到‘妻子’這個荒唐的定位上,但今天說的話的確過分了……”

        “一點都不。褚辰,你能這樣認為我很高興,感謝你這時候還愿意將我當做競爭對手,咱倆互相捅刀子都習慣了,我也沒有把那些話放在心上,讓子晉過來是因為我真的不想跟你結婚。就像你覺得別扭不知所措,我也一樣。在我心里,也無法把你放到‘丈夫’這個荒唐的定位上。”

        褚辰微微松了口氣,更加抓緊他的手腕,轉過來道:“那就結婚吧。”

        顏岫一驚,“結什么婚?”

        “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們都很清楚不會對彼此有那種奇怪的情感,單純為了孩子,那就結婚吧。”

        顏岫覺得自己跟不上他的腦回路,被他拉著朝電梯走,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我不結。”

        “結婚就代表著要把孩子分給你一半,憑什么我要苦巴巴的把他生下來就這樣被你一句話拿走一部分?結婚我從一開始就不同意,但又不好在你家幫我的時候說出來,就想借你媽逼著你趕緊表態,結果還被你誤會指著鼻子罵了一通,我這一腔委屈沒地兒說呢,怎么可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甘肃快三和值
  • 合肥按摩师招聘信息 河北时时2017 广东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在哪里 程序麻将机 日本美女脱脱小游戏 bbin体育网址 快乐时时走势图 52开奖网北京k10赛车开奖 重庆时时彩是骗局 秒速时时是谁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