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紅樓]錦鯉賈瑚 > 章節目錄 11.第 1.1 章
        史氏小人之心,生怕張氏抗命不從,于是派出了心腹賴嬤嬤,親自帶著十幾個丫鬟“請”人過來。

        見到這樣的大陣仗,張氏當下心里便明了,史氏此次是要鬧一次大的。

        只不過,皇帝即將復立太子,她父親官復原職。況且張氏身邊還帶著賈瑚這條活錦鯉,加持了福運光環給了她。

        手中的底牌較之昔日更多更好,張氏沒有理由認慫。

        賈瑚在張家呆了快一天,小身體里的精力早用完了,此時困得不行,小腦袋一點一點的,不停地打哈欠。

        輕柔賈瑚腦袋,張氏柔聲道:“瑚兒且忍一忍,咱們去見過老太太便即刻回屋休息。”

        背過身,避開賴嬤嬤那雙暗藏利針的眼睛,她快速在賈瑚耳邊低聲叮囑了一句。“莫怕,一切自有為娘在。”

        打了十多次哈欠,這會子賈瑚黑珍珠眼眸籠罩著一層迷蒙的水霧,兩眼翹黑的睫毛上掛著幾滴晶瑩剔透的生理淚珠,顫顫巍巍的要落不落。

        再加上他凍得微微紅的鼻尖,小模樣看起來濕漉漉、淚汪汪的,分外惹人疼。

        張氏心中大呼可愛,倘若不是場合不對,此刻她怕是已經摟住賈瑚在懷里死命揉親了。

        賈瑚雙手握成拳狀,揉了揉眼睛,一邊打哈欠一邊軟糯糯地回答張氏。“好。”

        話出,頓了頓,他模仿張氏的樣子,在她的耳朵邊上小聲補充道:“瑚兒不怕。”只要不吃他,他什么都不怕。

        “快走吧,老太太該等急了。”賴嬤嬤等得不耐煩了,忍不住催促了起來。語氣不怎么好,絲毫沒有下人對待主人的尊敬。

        張氏冷冷淡淡地睨了她一眼,牽起賈瑚的小肉手,徑自越過賴嬤嬤走在了前頭。

        眼下史氏是榮國府里輩分最大、地位最高的人,賴嬤嬤身為史氏跟前的第一人,自打賈代善不在人世后,在這府邸里,哪怕是賈政亦要給她幾分面子。

        她許久未曾被人這般無視過,心中頓時有些生氣。

        實際上,從前張氏亦是極給她臉面的。

        可是,自從張父下獄開始,張氏承受了來自許多方面的落井下石,后又經歷了張父“死”而復生,現下心境已經大為不同了。

        回來的路上,她仔細想過了。所謂為母則強,她須得強大起來,方可為賈瑚和肚子里的孩子遮風擋雨,保護他們平安長大。

        故此,她不光是對賴嬤嬤強硬了起來。就連史氏、王夫人和賈赦,她也打算用一種完全不同于往,甚至是相反的態度來對待。

        賴嬤嬤自后面惡狠狠地瞪了眼張氏,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心中不屑道:呸!什么玩意兒,自有求我的時候。

        榮慶堂里,史氏摔破了三個杯盞,賈瑚和張氏終于來到了她的面前。

        目見他們母子手牽手,迤迤然跨門而入的模樣,史氏兩眼噴火,王氏氣得臉都歪了。

        從上午到黃昏,快一個白天的時間,王氏不可能保持上午發髻凌亂的瘋婆子模樣到現在。如今的她,其實已經回屋重新梳理了發髻,換過了衣裳,還給臉上擦過了藥。看著倒也不狼狽。

        只不過她的半張腫臉仍然存在感強烈,一下子就奪去了賈瑚的目光。

        賈瑚尚未學會人類的拐彎抹角,看見了王氏的氣變形的臉,直言直語便道:“你的臉怎么歪了?有一邊還又紅又腫,比另一邊寬敞了一半,是走路不看路摔的嗎?”

        賈瑚一猜即中,不得不說,他的直覺和他的運氣一樣好。

        王氏又氣又惱,頭上都快冒出煙來了,看賈瑚的眼神惡意滿得要溢出來。那猙獰的模樣,仿佛下一刻就要沖過去扯爛賈瑚的嘴巴。

        張氏循聲看向王氏,打量過她的大腫臉,搖頭一嘆道:“弟妹多大年紀的人了,走路居然還會摔倒?瞧這小臉腫的,都沒法子見人了,不知得養多少時日方可養好。”

        王氏憤憤然張嘴,似乎想說些什么。張氏卻不給她這個機會,立刻搶先開口堵住了王氏的嘴巴。

        她滿臉的關切之色,柔聲勸告道:“如今這時節,雪天多,路道滑。弟妹日后走路須得小心些,好在這回只是臉部輕傷,下去若是摔重了,跌歪了鼻子或者磕斷了牙那就糟了。”

        “閉嘴!”王氏忍不住大吼出聲,兇神惡煞地瞪著賈瑚和張氏。“你們母子二人,一個小小年紀裝無辜,一個蛇心蝎腸詛咒我,你們良心何在?”

        張氏佯裝生氣道:“弟妹這話什么意思,嫂嫂分明是關心你、提醒你,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詛咒你了。”

        賈瑚揉了揉受驚的耳朵,低頭瞅了眼自己的左胸,旋即拍了拍沖王氏道:“瑚兒的心在這里面哦。”

        他扭頭看向張氏,又道:“大家的心不都在胸膛里面嗎?阿娘,嬸嬸是不是摔壞腦子了,這還要問?”

        熊熊怒火席卷而來,焚燒得王氏的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疼。

        一仇目標從張氏轉移到賈瑚,她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恨聲道:“還裝!我的臉傷成這般,還不都是你這小畜生干的好事!”

        賈瑚這小畜生,生下來就是為了氣死她的吧!

        從前怎未發現他的嘴巴如此之毒,居然比張氏更可恨!那日落水怎么就沒淹死他!

        史氏揮落丫鬟新端上來的茶杯,于脆響的碎裂聲中怒喝道:“夠了!”

        “張氏你還想維護這小混蛋到什么時候?”史氏惡狠狠剜了張氏一眼,旋即指著賈瑚罵道:“混賬東西!撞倒你嬸嬸,害她傷了女人最重要的臉面,死不認罪便也罷了,還妄想聯合你母親推卸責任,羞辱詛咒于她!”

        “簡直和你父親一樣的不是東西,要不是看你年紀尚小,我現在就叫人打斷你的兩條腿。”

        史氏看賈瑚的眼神便如同看茅坑里的污穢,厭惡到了極點。

        賈瑚迷迷糊糊地揪頭發,“撞傷了別人的臉?什么時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張氏皺眉反駁道:“婆婆莫要與媳婦說笑。瑚兒點點大的一個人,即便是真不小心撞中了弟妹,也只有他倒下的份兒。若想撞得弟妹倒下,恐怕還得健健康康地長十年的個頭。”

        聽明白了關鍵,賈瑚的小臉頓時鼓成河豚。哼!壞蛋又來冤枉錦鯉!

        這難道就是阿娘說過的好了傷疤忘了疼?

        “今兒個上午多少雙眼睛看見了,你還想狡辯?”

        史氏狠狠喘了一口氣,轉口又道:“不止賈瑚,還有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許你回張家和你娘家人走動聯系。你一個罪臣之女,還嫌連累我們賈家不夠多嗎?”

        “惡婦!你是不是非得鬧得賈家家破人亡才甘心!”

        “罪臣?是說外祖父嗎?”賈瑚眨巴一下眼眸,脆聲道:“瑚兒的外祖父才不是罪臣,他已經官復原職啦。”

        張氏贊賞地看了一眼兒子,微微一笑道:“非但如此,今上還傳達了口諭,吩咐父親日后好好輔佐太子。”

        “官復原職?輔佐太子?你們開什么玩笑?”史氏和王氏簡直氣笑了,史氏冷冷道:“荒唐!誰人不知太子已經被廢了,你們母子當我們是傻子不成?”

        張氏不慌不忙道:“不敢,媳婦所言句句為實。如若不信,老太太大可差人去打聽。”

        賈瑚補充道:“皇上決定要復立太子,舅舅說最快明天就有相關圣旨傳出了。”這是回來的路上,從張氏和張硑的對話中聽來的。

        “滿口胡言亂語,真有這等消息,我會不知道?”史氏一個字都不相信賈瑚和張氏所說,蠢婦天真的以為,榮國府還是處于賈代善再世的時候消息靈通,備受重用。

        說著,史氏眼神一狠厲,下令道:“來人!張氏母子死不悔改,滿口荒唐言語,帶他們去祠堂,我要當著列祖列宗的面處置他們!”

        王氏摸了摸腫痛的臉,心道:待會兒,定要暗示老太太用掌摑作為懲罰賈瑚母子的手段之一,讓張氏也嘗嘗毀容的恐懼,讓賈瑚那小畜生一張嘴巴再不敢口出毒語。

        計劃趕不上變化,不成想史氏剛說完,門外便傳來了一句慌亂的喊叫聲。“不好了!”
    甘肃快三和值
  •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河北燕赵风采公告 赛车pk10规律窍门 吉林时时计划 时时彩中奖助手手机版 网上棋牌 体彩e球彩24元全包 重庆老时时手机app 北京赛记录pk10 一分钟极速飞艇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