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意小说 > 言情 > 神秘军爷宠妻至上 > 章节目录 264 他是她的解药(二更)
        其实宴九的情绪差点崩过。

        就是在等到医生,却发现是个兽医的情况下。

        看着傅司身上的血在汩汩的向外流着,而没有任何的救援治疗地情况下,在那一个瞬间她甚至感到他的生命也随着那鲜红的血一点一点的流逝。

        当时大脑就一片混沌,一种熟悉?#30446;?#36481;感就此油然而生,如困兽即将冲破牢笼一般……

        然而就在她握紧枪支抬手的瞬间,那兽医及时的一句话可以治后,她骇人的气倏地敛起。

        其实她一旦被刺激,情绪就很难控制。

        但为了傅司,那股暴走的情绪她就这么一直紧紧地绷着。

        死死地、拼命克制着。

        因为她不敢疯。

        一点点都不敢。

        她就怕自己控制不住,到时候耽误到傅司的救治。

        所以一直强忍着。

        从一开始的害怕和担心,到最后在医生的确定后转变成了愧疚和后悔……

        别看她一直坐在那里神色平静地连续守了他四天四夜,各种照顾,各种伺候。

        其实是因为她怕傅司一旦离开自己的视线,自己的情绪就压制不住。

        傅司现在就是她的暂时性解药。

        只要看着他,想着他,自己就能暂时稳住。

        但为题就在于,越忍,越压制,到最后反弹的就越大。

        所以一听到他的?#32479;?#24178;哑的声音,那压制的情绪就完全克制不住了。

        可又碍于傅司刚醒过来,她也不能动手,就死死地攥着拳头隐忍着,可心里那股火气就像是以燎原之?#31080;?#24471;她眼尾都红了。

        傅司看小姑娘的眼睛都红了,湿漉漉的眼睛,像是要哭不哭的样子,当即?#30636;?#24471;伤口的疼,想要安慰道:“我是保镖,保护雇主是……”

        天经地义。

        所?#38405;?#21035;愧疚。

        然而这句话他还没有说完,宴九就已经爆炸了,“雇主个屁!”

        这?#19968;?#26159;真拿保镖这话当万能解药了!

        一看到情势不对,就用这个理由?#21050;?#22622;她!

        “我他妈什么时候拿你当过保镖了?我把你当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这话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懂。

        但对于旁观者来说,那就?#34892;?#21464;味了。

        这话完全就是变相性的表?#20303;?br />
        所以,刚走过?#21050;?#21040;这话?#30446;?#24681;听到这话,当场就忍不住了。

        “喂喂喂,能不能别在我这里秀恩爱!”

        这他妈还有没有人性!

        一醒过来两个人吵架就算了,怎么还带表白的!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结果,下?#24187;?#24050;经暴走的宴九就转过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暴躁,“滚远一点!”

        库恩被气得不轻。

        想他脾气也算够暴了,结果没想到这女人比他还暴。

        特别是在这男人的问题上,那暴起来一言不合就杀人,压根不管后果。

        身边没人的他只能“砰”地一下,把门甩上,走了。

        门一关,屋内再次陷入了安静?#23567;?br />
        宴九整个人气压极低,死死盯着傅司,一言不发。

        傅司看着她那通红的眼睛,?#30636;?#24471;身上的伤,就想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你别生气……”

        他明明那虚弱,却还要挣扎着伸手,企图来抓自己的样子,让宴九心里那股无处可发泄的火气奇迹般的就此一点一点的褪去,但语气依旧糟糕,“动什么动!医生不让你动,你乱动个什么劲儿!”

        傅司抿着唇,没?#20197;?#20081;动了,但还是忍不住地说:“你别生气。”

        宴九冷着一张脸,很是暴躁道:“我怎?#32431;?#33021;不生气!你当时是瞎吗?看不出我那是主动的吗?!你这样扑过来,知不知道不仅会坏我的事,还会让我担心!”

        她一句担心,让傅司神情一怔,可随后还是严肃地说:“不管你为什么,我都不能同意你做傻事。”

        宴九简直要被气笑了,?#38712;?#20004;到底谁?#25285;?#25105;是算好了角度扑过去的,你呢?你个蠢货居然连算都不算就去替我挡,你是想气死我吗?!”

        越说她就越气,眼尾好不容易消散的红?#31181;?#20102;几分。

        傅司一看她?#20174;τ行?#36807;度的样子,连忙伸手抓住她的手,抿了抿唇,干巴巴的说:“我没想气死你。我之前就说过,我会想办法。”

        宴九很是生气地道:“可这样一来,之前我做的一切不?#20204;?#21151;尽弃了!”

        傅司漆黑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可我明明之前听到你说对不起,后悔了。”

        立刻,偌大的房间安静了下来。

        时间像是被定格了一样。

        宴九僵在脸上的神情此时变得?#34892;?#21476;怪,她不敢相信地问:“你听到了?”

        傅司没有隐瞒地回答:“嗯,隐约听到了。”

        他其实一直都努力地让自己清醒。

        中枪后他感觉到子弹的位置不对,为了不想把宴九吓到,他努力撑着那口气和她说了两句话,但最后还是晕了过去,可那根神经线却始终绷紧着。

        因为他知道,宴九看到自己变成这样一定会情绪失控。

        之前他在关在堂口的时候,他就见过她的奋不顾身,所以他真的特别怕。

        他在晕过去地那一瞬间最担心的就是,宴九会发疯。

        到时候被库恩的手下误伤怎么办?

        因此,在这昏迷期间他努力地想要清醒,?#19978;?#34880;液的流失让他的头越来越重,直到最后一针麻醉后,他彻底坚持不住陷入了黑暗?#23567;?br />
        好在麻醉的药量并不重,大概看他本身就陷入昏迷的原因,以至于他在手术到结尾的时候脑子就渐渐清醒过来,只是身体因为极度的虚弱而无法睁开眼睛。

        结果没想到,后来居然听到她那么愧疚的一句话。

        在那一瞬间,他多想上前抱抱她,想告诉她,自己没事,一点事都没有,被担心。

        傅司看着眼前一句话都没开口的人。

        屋内,气氛?#34892;?#20957;滞。

        沉默半晌,终于宴九开口了。

        只是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那是你产生了幻觉。”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只是一出了门,脸上顿时换上了一副懊恼扼腕不已的表情。

        有没有搞错,都昏死到那种地步了,还是在刚手术完的情况下,他竟然能听到自己说话!

        这他妈还能是人?!

        早知道当?#26412;?#35828;出声了。

        真是一个大写加粗的?#38480;危?br />
        宴九觉得很丢脸,索性让找医生给傅司检查一下,继而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

        不想在路过书房的时候,书房的门没关,库恩的声音毫无遮掩的就传了出来,“哈!想抢我的货,做他的?#31283;ィ?#32769;子多聪明啊,会不给留一手吗?别说拆房子,就是烧房子,他这辈子都别想找到宴氏的货!”

        他说完后哼笑着挂?#35828;?#35805;。

        结果突然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你自己都不知道货在哪里,嘚瑟个什么劲儿?”

        吓得库恩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一扭头看到宴九正倚在门框上看着他,当下被人戳穿?#30446;?#24681;顿时很?#24187;?#23376;,急躁地骂道:“你他妈不去伺候你家野男人跑出来偷听人说话有意思么!”

        在傅司清醒过来后,她的情绪已经慢慢稳定下来,只说道:“我家男人醒了,要吃饭!”

        库恩简直都服气死了,“你他妈,擦脸刮胡子不算,还要给他喂饭?宴九,你怎么不给他端屎?#22235;?#21834;!”

        宴九看着他,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你这是羡慕?”

        库恩?#25947;?#29369;豫地反驳道:“放屁!谁要羡慕你这种神经病。”

        宴九的笑容微微一顿,随后没有再说话,而是下了楼去厨房?#39029;?#30340;,顺便也给傅?#20061;说?#31859;粥,给端了进去。

        恰好那时候医生已经给傅司做好了检查。

        他知道这个女孩儿对床上这个男人有多在意,所以笑着道:“他恢复的不错,只要多养?#25945;?#23601;能活蹦乱跳了。”

        宴九听到后,脸上重新出?#33267;?#31505;意,“谢谢。”

        “不?#25512;!?br />
        送走了医生后,宴九给傅司喂?#35828;?#31859;粥,等他重新睡下后,她又折返回了库恩的书房。

        一进门就直接拎了把椅子,说:“我要和你谈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甘肃快三和值
  • 捕鱼来了怎么刷弹头 pk10高手技巧分享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墦开奖记录 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广西11选5计划表 快速赛车75开奖记录 众彩网七星彩专家预测汇总 cmd体育客户端 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