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純愛 > 地府脫單指南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五章 哎呀好大一個鏡子
        段玉坤看了一眼城主又看了一眼那只魃,他不知道也懶的知道這紅城城主還有那只魃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往事,但是琢磨一下一個陰陽風水圈的大佬和一只能耐大到起飛的魃之間那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感覺還是可以記一下,給家里面那個死拖稿精攢點素材和靈感。

        未羊趁著魃走神的空閑,抓住機會就往段玉坤身邊走。

        而原本靠著柱子和城主閑聊的魃忽然像是開了掛一樣,猛然躍起五指對著未羊張開就要捏向未羊的頭蓋骨!

        段玉坤和楚錦眼疾手快同時出手,未羊感覺到了自己頭皮發麻下意識回頭,居然一眼就看見了一只鬼氣森然的手,當即就慌了神,就在楚齊手快要抓到未羊頭上的時候,段玉坤一手扣住未羊肩膀順手就要將他往后帶,而楚錦的手同時也搭在了未羊另外一邊的肩膀,扯著他就要往前丟。

        倒霉的未羊被兩個人扯著,腦袋后面還有個鬼爪子撓著,眼見著楚齊馬上就要撲上來了,未羊心態差點崩了,段玉坤見狀暗道一聲不好就立即收手,段玉坤撤了力氣,但楚錦顯然沒有及時反應過來,他沒控制住自己,一下子就把未羊給丟了出去。

        “哇哦。”

        楚錦眼睜睜看著未羊被他一把扔的砸住了楚齊,然后一人一魃直接摔在了亭子側面的水池里。

        裊裊青煙里蓮花輕輕擺動了兩下,然后水中就有兩個蓬頭垢面類似于人的東西掙扎著爬了出來。

        未羊本來勉勉強強就要爬上來了,但腳下一滑就又摔進了水中,楚齊腦袋上還沾著半片荷葉,整齊豎起但頭發還順著鬢角掉下了幾縷。

        段玉坤沒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楚齊活著的時候是太子死了以后就是魃,怎么看都是牛逼哄哄腳下帶風的大人物,啥時候受過這種氣,忍不了!沒法忍!去他的自己忌日不開殺戒不見血吧!他要楚錦狗命!

        “喂,說動手就動手啊?”楚錦本來在面具后面也快笑瘋了,然后一抬頭就看見了楚齊兇神惡煞朝著自救撲了過來,哎喲了一聲連忙向著旁邊閃避。

        楚齊一個轉身就將身上的污水荷葉都弄干凈了,順手還整理了兩下儀容,然后就卷著一身陰氣就攻擊楚錦。

        “你不是鬼么,為什么鬼身上還能沾上水啊,”楚錦不和楚齊正面交手,一邊從容的避開楚齊但攻擊一邊放騷話,“不是你一個魃怎么讓個毛頭小子一砸就給砸水里了……哎喲你別老打我,楚齊我問你啊,你這成魃的時候該不會是充錢了吧,RMB玩家自帶玄學加成?”

        段玉坤站在旁邊抱著胳膊看這兩個人動手,在他眼中紅城城主一身黑色的大袍子飄來飄去的逗那只叫楚齊的魃玩,嘴里說出來的話有種很熟悉的欠扁的感覺。

        而對于楚錦嘴損這件事情,楚齊磨著牙氣到想打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沖著楚錦露出一個陰森森的詭異笑容。

        一眼就看見了這個笑,楚錦福至心靈,立馬明白了什么,他收起吊兒郎當的模樣然后迅速閃身直接掐住了楚齊的喉嚨,成功把楚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給掐了回去。

        楚錦輕輕貼近楚齊的耳朵,對著他輕聲拿著只有他們兩個可以聽到的聲音說話:“你要是敢讓段玉坤知道我是誰,我就弄死長生。”

        口氣的溫度陡然沉了下去,楚錦眼中一閃而過冷厲,旋即放開了楚齊的脖子。

        被掐住命脈了一樣,楚齊嘴唇動了兩下,最后只從牙縫中狠狠擠出一句話:“你真冷血。”

        楚錦刷的一下打開扇子,然后朗聲發笑。

        未羊此時也勉強從水中爬了出來,段玉坤抬手就把自己的外套丟給了渾身是水的未羊,自己上前一步看向了楚齊。

        “你叫楚齊。”

        段玉坤認出了這只魃,眼睛不動聲色的瞇了一下。

        這只魃叫楚齊,那個想要動楚錦命的楚齊。

        楚齊也看向了段玉坤。

        兩個人的眼神都不對勁,楚錦忍不住皺起眉頭,段玉坤眼神中帶了點不同尋常的味道。

        下一秒,陰陽司的正使居然果斷動了手!

        “正使!”楚錦和未羊同時驚叫出聲。

        段玉坤看都不看那兩個人,他掌心裹著風,一點都不客氣的對著楚齊進攻。

        楚齊沒想到本來好端端站在那里的陰陽司正使會動手,他不悅的皺眉,然后也毫不示弱對上了段玉坤。

        速來讓鬼啊怪的聞風喪膽的段玉坤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輩,可楚齊也不是普通小鬼,一時間二人斗得難分難舍,楚齊原本一雙修長白皙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得枯槁,肌膚像是脫水的老樹皮,指甲也變的又長又鋒利,他尖銳的爪子一點都不留情的對著段玉坤頻頻出手,而段玉坤從始至終臉上神情都沒有變過,也不知什么他時候二指中夾了張明黃的符紙,狠狠一下就拍在了楚齊的眉心,楚齊一怔,段玉坤就后撤幾步,厲聲喝了一句咒,明黃的符紙就在楚齊眉間爆出一陣刺眼的光芒。

        未羊的呼吸一滯,沒想到他們家正使居然只用一張符紙就能鎮住一只千年修為的魃!

        “讓開!”段玉坤看了一眼金光,立馬回頭對著未羊喊了一聲,楚錦眼疾手快,袖子一甩一把就扯著未羊避開,黑色的人影驟然閃過,楚錦心中暗道不好,劈手就要阻止黑影,可他還是慢了一步,下一秒段玉坤身后就濺出一道血線,而在剛才金光中消失的楚齊此時輕飄飄的落在了他最初站的亭子中,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看著眼前的幾個人。

        “段玉坤!”楚錦瞳孔放到,閃身就略到了段玉坤身邊想扶住搖搖欲墜的人。

        卻沒想到段玉坤一把推開了他。

        楚錦皺眉,然后就看著段玉坤單手在胸前環繞一圈之后伸到一側,赫然祭出了往生鏡!

        到底是上古神器,往生鏡現世,楚齊只覺得壓力驟然增大。

        段玉坤顯然剛才受了傷,他嘴角含著血,單手手拖著懸空的往生鏡,一步一步走進楚齊。

        “找死!”楚齊見狀,提起陰氣就又要對著段玉坤出手。

        段玉坤面色不動,微微嗑著雙眼,二指合攏嘴唇前,輕輕念了兩聲什么,再看往生鏡就徑直懸在了楚齊頭頂,沒等楚齊反應過來,段玉坤驟然開眼,狹長的眸子寒光乍現,往生鏡也跟著段玉坤的動作放出刺眼的顏色,楚齊心中暗道一聲不好,旋即就要避開,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往生鏡抽絲剝繭一樣,竟然在從楚齊的身上抽走陰氣!

        楚齊哇的一大口血吐了出來,整個人脫力一樣猛的跪在了地上,段玉坤就緩步走到他面前,然后淡淡開口:“我不要你性命,給你一點教訓而已,”段玉坤微微抬著下巴,他身上雖然受了傷,但是整個人一點都不見弱態,“你和楚錦有什么前塵往事我不管,我只告訴你,那是我的人,別動他,要不然我能讓你后悔沒去投胎。”

        一連串的話沒有任何情緒的說完,段玉坤轉身就走,楚錦披著一身黑袍子站在他身后愣了一會,剛才段玉坤對著楚齊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那是我的人,你別動他。

        面具下的嘴角輕輕揚起,楚錦只覺得自己胸腔中一陣接著一陣的涌動著暖流。

        段玉坤身上有傷,而且傷的很重,楚錦幾步上前就跟在了段玉坤身后,聽著他拿著冷漠的口氣訓未羊。

        未羊自知理虧,老老實實的讓段玉坤罵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未羊看著段玉坤蒼白的臉色就急忙忙的開口:“正使,楚錦他是和我一起進來的!”

        “什么?!”段玉坤聽見這話脊背就僵硬了一下,他動作不小,成功牽動了背后的傷口,痛楚傳來,刺激的段玉坤驟然蹙起眉頭。

        楚齊好歹是只有千年修為的魃,段玉坤有往生鏡所以可以壓制他,但是這一點都不能否認楚齊的強,剛才被楚齊偷襲了一招,顯然是傷到了里面,段玉坤現在只覺得自己喉頭翻涌而上的腥甜,像是有血馬上要噴出來一樣。

        一直走在他身后的楚錦暗道一聲不好,上前一步就扶住了段玉坤,皺著眉頭問他:“你怎么樣?”

        他一邊說話,一邊握住了段玉坤的手腕,隨后猛然皺眉開口:“內傷?”

        段玉坤看了他一眼,他不習慣不熟的人離自己太近,但是這個城主居然沒多激起他內心反感的念頭,他搖搖頭,然后伸手推開了一身黑袍子的城主,“沒有大礙,”段玉坤捂著自己陣痛的胸口朝前走,“我還有事,麻煩城主幫我帶著這個小輩先離開。”

        “正使你要去哪里?”未羊瞪大了眼睛看段玉坤,這游樂場里面形式的復雜他今天算是見了一遍,現在段玉坤抗著嚴重的內傷居然還準備繼續留在這里?!

        “我找楚錦,”段玉坤皺著眉頭忍著不停傳來的眩暈和疼痛,“你們先走。”
    甘肃快三和值
  • 北京pk10计划软件三码 腾讯时时彩app 腾讯时时计划稳赢版 海快三开奖结果 98彩票网手机版APP 斗牛棋牌app制作 福建时时中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18号走势图 吉林微乐棋牌下载安装 河北时时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