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純愛 > 地府脫單指南 > 章節目錄 第十七章 臉上笑嘻嘻
        段玉坤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轉頭,他對著面前的紅城城主清淡的點點頭,然后客套開口:“城主能來幫忙,我們求之不得。”

        陰陽司正使表面禮貌疏離又淡定,內心卻恨不得立刻把紅城城主給叉出去——求之不得個鬼!平時八百年見不到人,今天來湊什么熱鬧!

        那句求之不得在楚錦耳邊繞了兩下,他在面具底下挑了挑眉毛,真的假的?

        楚錦表面上沒什么變化,他拿扇子有一搭沒一搭拍著自己掌心,求之不得是什么鬼,楚錦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動聲色皺起眉頭。

        難道是因為段玉坤真的要大義滅親抓自己男朋友,卻不忍心親自動手,所以才隱晦的找來了紅城城主來幫忙?!

        他內心戲多的不行,越想越覺得簡直太有可能是這樣子了!

        段玉坤和他面對面站著,完全不知道面前這位城主已經在心中快腦補出了八百字小作文。

        兩個人心懷鬼胎一個裝的比一個正經,段玉坤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么,免得這個紅城城主等會多管閑事傷著楚錦,然后勾了勾手指叫來了安承和修緣,面無表情的開口:“你們兩個,給城主講講前因后果,詳細一點。”最好是連家譜都刨出來的那種講!

        后半句段玉坤沒說出來,他看了一眼城主,才點頭繼續說話:“我在外面布了招陰符,我去看看有沒有什么收獲。”

        說完段玉坤就走,他決定給楚錦打個電話,讓他就算是現在站在樓下了都趕緊滾回去。

        段玉坤不是什么大公無私的人,他雖然心中懷疑楚錦,但是不代表他可以把楚錦推給外人。

        比如說那個來者不善的紅城城主。

        一連幾個電話打過去,段玉坤聽見的都是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他好看的眉輕輕皺起,心中隱隱約約燃起了一點不好的預感。

        雖然說事出反常必有妖,楚錦關機必拖稿,但段玉坤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還是像一層煙霧一樣,籠罩著段玉坤,逼得他難以放松。

        而房間內,楚錦懶洋洋坐在了沙發上,撩著眼皮看面前的安承和修緣。

        “你們現在有懷疑對象?”楚錦開了口。

        安承剛剛念叨了一長串的話,差點把楚錦給說的睡著了,也難為他了,這都能聽出重點來。

        說到關鍵的地方,修緣這才淡淡嗯了一聲,他整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子冷漠的味道,就連說話都是。

        楚錦瞇著眼睛盯著他看了好長時間,然后才收回了視線,發問:“懷疑誰?”

        “出事的游樂場是按照一個靈異作者的書改編的,而那個作者與死者生前也有過接觸。”

        楚錦皺皺眉,問他:“你想告訴我,一個寫小說的,能吸人精血?”

        這都什么和什么啊!楚錦自認為自己不管是作為作者楚錦還是作為紅城城主,他一直都是個守法的好公民,天地良心,他楚錦真的沒有吸人精血這種low到爆的癖好!

        “那個作者不一定是人,”修緣態度冷漠,“陰陽司能動的私刑多了去了,好好拷問,不怕他不說。”

        楚錦:“……”是修緣飄了,還是段玉坤握不住刀了???

        楚錦不動聲色的磨牙,剛剛抬起一只手準備搞事情,然后就被開門的聲音打斷了。

        段玉坤走了進來,他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

        “老大,你有發現么?”安承總覺得這個坐在楚錦旁邊陰森森的,看見了段玉坤以后就直接蹦了起來。

        段玉坤手掌緩慢翻轉,旋即就露出一團散開的黑霧,黑霧被段玉坤重新凝聚在了手中,居然隱隱約約的就有了人形,楚錦單手撐著下巴,斜斜的靠在沙發上,饒有趣味盯著段玉坤的動作。

        陰陽聚魂?

        能用得了這一招的,不是大佬就是烈士,聚魂散魂間需要用自身血氣來引渡,稍有不慎就容易被散魂反噬。

        這種事情不簡單,一般很少有能耐可以做到,可轉眼再看段玉坤漫不經心的動作,楚錦就按捺不住想要在心中給他打call。

        在段玉坤掌心翻轉的魂魄漸漸有了形狀,楚錦認出來了,這可不就是昨天他從開發商身上揪出來的那只小鬼嗎。

        楚錦站起來緩步走到了放在一旁,用白布蓋起的秘書尸體,他伸出一只手然后閉上眼睛,許久之后才再次開眼,楚錦心中咯噔了一聲。

        這就很尷尬了。

        “想不到這里會有這種小鬼……還是被人給捏碎的,”段玉坤段位不低,一眼就看出了很多東西,“昨天晚上被人散了魂的,你告訴我,這是誰干的?”

        段玉坤說話的時候,小鬼就已經縮成了他掌心大小在空中飄著,段玉坤畫在門口的招陰符無聲無息流竄著紫黑色的煙氣,和段玉坤面前浮著的小鬼身上的煙氣同款。

        “不會出聲?”段玉坤皺皺眉頭,小鬼空有個形,虛虛浮浮的飄在那里已經很為難他了,更別說是開口回答段玉坤的問題了。

        楚錦聽見聲音以后就回頭,一眼就認出來了小鬼,段玉坤把他散掉的魂聚在了一起,楚錦意味深長的摸了摸自己下巴,他紅城城主捏人魂魄就和捏方便面一樣容易,輕而易舉就酥酥脆脆的散開一堆,段玉坤能把他大致形狀弄出來,可以說已經很厲害了。

        “四周只有這么一只鬼?”修緣也看出來了小鬼沒辦法說話,索性直接開口問段玉坤。

        段玉坤搖頭,剛準備說話,一直沉默不語的楚錦懶洋洋開了口:“你當這種邪祟是超市打折,還買一送一?”

        他現在看修緣就是不爽,各種不爽,花式不爽。

        修緣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這個大佬,他也沒有多計較,沒搭理楚錦就去和段玉坤繼續說正事。

        “正使,我還是覺得,這件事情和楚錦有關。”

        站在他身后的楚錦本面具下的臉色黑了三分。

        段玉坤捏捏眉心,完全不知道修緣這話他應該怎么接。

        刷的一下展開了扇子,楚錦瞇著眼睛看段玉坤和修緣,對修緣的不爽又加了幾分——這東西是不是也單身的久了,所以見不得他和段玉坤舉案齊眉琴瑟和鳴?

        單身的男人真可怕。

        楚錦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表態的話就顯得自己太不霸氣太不帥太不楚錦了。

        “陰使,”楚錦對著柳隨風懶洋洋的開口,“說話辦事得講證據,你說你這一沒憑二沒據的,怎么隨便給人潑臟水?”

        修緣看了一眼段玉坤,然后他從段玉坤眼睛里面讀了點不一樣的信息出來。

        就這一眼,修緣像是明白了什么。

        這是護短坤上線了。

        最怕空氣忽然安靜,安承視線在三人頭上來回掃視一圈,然后才滿頭霧水發問:“老大,你不是在尸體上面找到線索了么?”

        段玉坤:“……”

        修緣:“……”

        楚錦微微一笑,然后沖著安承意味不明的點了兩下頭。
    甘肃快三和值
  • 游戏捕鱼达人 长沙按摩会所丝袜 极速赛结果网站 秒速时时心得体会 电子老虎机的游戏规律 电玩城捕鱼手游官网 北京pk10开奖赛车 安卓十大赛车游戏 极速手在线 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