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純愛 > 地府脫單指南 >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門關上的聲音傳來,楚錦就抬起了頭。

        他手掌一拂,電腦桌上就出現一只古色古香的小貔貅。

        楚錦瞇著眼睛在小貔貅的腦袋上摸了摸,青煙裊裊升起,楚錦輕輕瞇了眼睛,然后隔著青煙看著什么。

        瞳孔驟然一縮,楚錦刷的一下站起來,隨手一揮收走貔貅,他皺了皺眉頭,轉瞬就化出一身黑袍子,然后行色匆匆離開。

        一身黑衣手中拿著扇子的紅城城主落在了漫漫黃沙中,一旁就是鬼門外破敗的長亭,楚錦在面具下抿著嘴唇。

        “你怎么來了。”黃沙中白色的身影走了出來,柳隨風面色蒼白。

        楚錦看他一眼,這才開口:“我怕我不來你今天連你那紋身店都回不去。”

        柳隨風低低笑了幾聲,隨后就是劇烈的咳嗽,他痛苦的捂住胸口緩了許久,這才被楚錦扶著艱難的抬頭。

        長亭有不少陰魂游竄,聞到了生魂的味道都有些躁動,不知不覺楚錦和柳隨風身邊居然圍了一圈不懷好意的鬼,這些東西口中發出詭異的聲音,不懷好意的繞著兩個人,好像隨時準備找準了破綻就撲上來一樣。

        “還真有不怕死的。”楚錦嗤笑了一聲,刷的一下就打開了扇子。

        圍著兩個人的鬼見此也吼著撲了上來,楚錦腳踏黃沙,手拿折扇一甩袖子就露出戴著紅繩的手腕,黑袍的袖子如同黑浪一樣卷了一群小鬼,然后狠狠朝著前面摔了出去,手起手落間,楚錦就在一群瘋了一樣的惡鬼中生生撕出了一條路來。

        柳隨風臉色蒼白的厲害,回去的路上他輕輕笑著說話:“我面子真大,還能讓你親自來接。”

        楚錦呵呵了他一臉,然后迅速帶著柳隨風回了他的那間紋身店。

        白色的袍子仙氣飄飄,柳隨風倒在沙發上輕輕磕著眼睛。

        “剮刑,”楚錦皺著眉,“行刑的人是和你有仇嗎?下手這么黑。”

        柳隨風輕飄飄的笑笑,他露出一只蒼白的手,上面沾了點來不及消下去的血痕。

        “兩百多年了,再重的罪也該罰完了……柳隨風,以你的身份地位,隨便說點什么做點什么,這剮刑就能免,”楚錦取下了自己的面具,“認個錯就這么難?”

        柳隨風垂著眼瞼靠在沙發上,今天還好有楚錦,要不然他估計今天得折在鬼門關外的長亭里。

        “我沒錯,”柳隨風淡淡的開口,“重來一次,我還那樣做。”

        這次楚錦沒了說辭,柳隨風是那種君子如玉觸手可溫的人,可骨頭里面的倔強一點都不少。

        楚錦看了一眼柳隨風,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面具,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

        段玉坤的電話打的火急火燎,楚錦接起來以后才知道,段玉坤要自己盡快來云霆商廈。

        楚錦忽然想到了什么,掌心無聲無息燃氣一點黑色的霧氣,霧氣散開,他手中就露出一張紙來。

        他看了一眼就皺眉,死人了。

        這張紙是陰陽司給他的回信,楚錦將前因后果都聯系了一遍,心中忍不住就是哎喲了一聲。

        這是要出事的節奏啊。

        “不用管我,”柳隨風隨意擺了擺手就趕人,“去辦你正事。”

        楚錦沒有多磨嘰,他把面具扣到臉上,然后披著一身黑袍子化作一團黑霧消失在了紋身店中。

        云霆商廈。

        段玉坤站在窗前,他身后的修遠和安承還有幾個陰陽司的人正在低聲說著什么,沒有人注意到段玉坤的手——死死的扣著窗戶,手背上露出的青筋暴露了他心中的忐忑與糾結。

        楚錦認識死神柳隨風。

        那天在游樂場,楚錦進了那盞詭異的長明燈,他從長明燈中出來以后,整個游樂場的陣就破了。

        楚錦昏迷了一個星期。

        那一個星期,段玉坤幾乎感覺不到楚錦身上任何生命特征。

        是真的生理昏迷,還是另有隱情?

        楚錦昏迷的一個星期,游樂場開始試營,接二連三失蹤的人已經達到了十二人,而且一直的藏的極其隱蔽,要不是這次老板秘書出事了,估計這件事情能被開發商一直把消息壓到下輩子。

        還有楚錦撲朔迷離的身份和行蹤。

        太多巧合湊在一起,也許就不那么巧了。

        段玉坤閉上眼睛,好像還能看見昨天晚上,往生鏡中楚錦的影子。

        “正使,”修緣走到楚錦身后,他皺皺眉,才說:“書是楚錦寫的,里面種種疑點也都指向他。”

        段玉坤有點不耐煩的擺擺手,顯然不愿意聽到任何中傷楚錦的話。

        修緣剛剛準備說什么,整個房間內頃刻間就涌入了一股邪性的氣場,段玉坤皺眉,一團黑霧散盡就露出了紅城城主的黑袍子。

        “城主?”段玉坤看見他以后就微微點頭當做打招呼,他心中有點忐忑,紅城城主忽然出現,如果他也執意要動楚錦怎么辦?

        楚錦今天自從披上了黑袍子就開啟了高冷模式,他對著段玉坤微微頷首,壓著嗓子變了聲音才開口說話:“不知道我今天來,有沒有打擾到正使?”

        段玉坤心臟跳的快了幾分,他現在根本聯系不到楚錦,楚錦半天也沒有要過來的跡象,這次的事情,就連紅城城主都驚動了,段玉坤咬著牙努力琢磨怎么樣才能讓楚錦跑路。
    甘肃快三和值
  • pk赛车计划最准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云南时时官方 20选5好选号好方法 bbin电子平台官网 福建体彩15选5走势图 透码一连八数 五分赛车开奖走势图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