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言情 > 名門傲妻:權少,你栽了! > 章節目錄 第239章 為什么我要在床上訓練?(3)
        聶凌峰帶著愉悅的心情吻了蘇念微一會兒,在她終于亮出爪子的時候放開她,額頭貼在她額頭上,問:“我讓人送晚飯過來,吃了你想繼續休息還是訓練”

        “當然是訓練。”

        “好。”

        兩人很快吃完晚飯,蘇念微已經準備好了。

        聶凌峰對她說:“今晚還是訓練你解繩子的速度……我們就在這里訓練。”

        蘇念微看了看四周,朝她點點頭。

        聶凌峰就帶著她朝臥室走。

        然后把她的雙手雙腳綁住。

        蘇念微睜著那雙美目迷茫的看著他:“為什么我要在床上訓練”

        聶凌峰看著這樣的她,喉結滾動,不回答,開始教她:“當你在遇到把你綁在床上的綁匪的時候,你不但要想辦法快速解開繩子,還得防著綁匪對你不軌。”

        說著他直接坐在她旁邊,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一只手從她衣擺下伸進去。

        蘇念微身體條件反射的抖了抖,連聲音都被他那只在她腰間摩挲的手引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的微顫,“你干什么”

        “我給你做示范。”聶凌峰接著說:“要是遇到這種情況,你必須做到不慌;在我的手摸你的時候,你要快速的把繩子解開,然后反手勒住綁匪的脖子。”

        聶凌峰在說這話的時候,蘇念微就解開了繩子,然后跟著他的話勒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呢”

        “制住綁匪。”

        蘇念微一點就通,直接把他壓住。

        感受到身上的軟玉溫香,聶凌峰卻皺起了眉頭:“不是用身體壓住綁匪。”

        蘇念微就從他身上滾下來,故意忽略他變得炙熱的某處。

        “用什么制住綁匪”

        “床上或者床頭柜上任何東西。”

        “我用被子捂住綁匪可以嗎”

        “只要你的力氣能制住他。”

        “……”蘇念微感覺自己的力氣得再練練。

        ……

        接下來兩人一人教一人學,竟然就到了晚上十點過。

        等蘇念微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這幾個小時以來,她不但一次都沒有從聶凌峰眼皮子底下解開繩子,反而被他吃了一次又一次豆腐。

        蘇念微:“……你一定是故意的。”不然也不會一直讓她在床下或者沙發上。

        聶凌峰一本正經:“是你自己不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解開繩子。”

        蘇念微才不相信他:“明天我不要你教了,我要換人。”

        聶凌峰覺得她在解繩子這方面已經學得差不多,是該進行下一步訓練內容了,所以回答得很干脆:“好。”

        “那我回去了。”訓練了幾個小時,她打算回去消化消化。

        聶凌峰也不留她,只隨意的說了一句:“這里是軍官住宿樓,現在他們剛回來應該還在串門。”

        蘇念微腳步一頓,轉回頭看著他。

        聶凌峰一本正經的回視著她。

        蘇念微還不知道他的心思,直接走回去坐在沙發上。

        “那我等一個小時。”

        “女兵宿舍樓有時間限制。”

        “沒關系,我有辦法讓宿管開門,啊……你干什么把我放下來。”

        身體突然被抱了起來,蘇念微一只手摟著他的脖子,一只手不滿的拍著他肩膀。

        聶凌峰直接抱著她就朝臥室走,“今晚就在我這里睡。”

        “不,我不想成為整個軍區議論的話柄。”

        “除了我的人,沒人知道你在這里。”

        “明天晨練她們就知道了,我還要化妝。”

        “你可以早點過去。”

        “可……唔……”

        “你再說一句我就吻你一次,如果你不想明天早上起不來床,最好閉上眼睛睡覺。”

        “……”

        蘇念微終于不說話了,直接閉著眼睛想事情。

        只是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聶凌峰等懷里的小女人睡著以后,才把她放在床上起身走出臥室。

        出了臥室他直接用聯絡器叫來徐煜。

        “老大。”

        “想辦法在今晚廢了何璐和沈紅的腿,用內部研制的藥,不要留下破綻。”

        “是!”

        徐煜應道,正準備離開,聶凌峰想到一個人,又叫住他:“讓人把第三排的教官調走,剛好帝國在太平洋上開發出一座新島,就讓她去那里。”

        徐煜身體一正:“是。”然后才轉身離開。

        徐煜出去后,聶凌峰拿了手機走到窗子邊給聶霆軒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

        聶霆軒開口就說:“把何璐的命留著,s市軍區司令該換一個人來當當了。”

        聶凌峰:“好。”

        兄弟兩同時沉默了一下,聶霆軒再開口:“父親已經派人在私下調查黎家當年的事情,只要拿到證據,黎家的事情就會拿到明面上來接著查。”

        聶凌峰:“嗯,我會派人保護調查這件事情的人。”

        聶霆軒:“墨家的秘密基地有了線索沒有”

        聶凌峰:“已經有了,不過還得進一步確認。”

        聶霆軒:“嗯。”

        兄弟兩說完正事,好像就沒有什么話要說了。

        聶凌峰就說了一句:“掛了。”

        聶霆軒卻叫住他:“等等……父親和母親讓你好好照顧小蘇,今天的事情他們已經知道了。”

        “好。”

        說完兄弟兩就同時掛斷了電話。

        聶凌峰收了手機,轉身就朝臥室走。

        第二天早上。

        蘇念微因為昨晚睡得早又睡得好,所以很早就醒了。

        這個時候窗外才蒙蒙亮。

        蘇念微估算了一下時間,這個時候應該才五點不到,早操在六點鐘,所以她現在回女兵宿舍化妝還有多的時間。

        想到這里,她就要掀開被子起床,只是腰上被一只強有力的手臂攬著,讓她根本就動不了。

        蘇念微轉頭看向睡在身邊的男人,目光直接撞進了那雙深邃迷人的眸子里。

        “老婆,早安。”

        聶凌峰說著就吻了一下她的唇。

        蘇念微本來要回應他的話因為老婆兩字直接卡在那里,她說:“我要起床了。”

        聶凌峰在她腰間的手攬緊,直接把頭埋在她頸窩,“再睡十分鐘。”

        “不……這個時候回女兵宿舍剛好。”

        聶凌峰只是想和她溫存一下,見她堅持要起來,就把手臂拿開。

        兩人一起下床去洗漱間洗漱。

        洗漱臺上放著兩把牙刷兩個杯子,蘇念微只是看了一眼聶凌峰,就直接拿起牙刷擠了牙膏刷牙。

        聶凌峰去旁邊放水。

        蘇念微聽到水聲耳根有點紅。

        聶凌峰拉上褲子拉鏈走過來,和她一起刷牙洗臉。

        兩人一起刷牙一起洗臉,洗漱好以后,再一起朝外面走。

        這個時候樓里面還很安靜,樓下面依舊有士兵守著,但是他們只是在兩人經過的時候敬完禮,就目不斜視的繼續站著了。

        走出軍官住宿樓,是一條綠蔭道。

        蘇念微見聶凌峰一直和她一起走,就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別和我一起走。”

        聶凌峰看了一眼繃著臉蛋的她,朝她點點頭,給了她一把精巧的槍,“把槍拿好,防身。”等她接過槍,才轉身走向另外一條路。

        蘇念微忙把槍收起來,一個人快步朝女兵宿舍樓走去。

        聶凌峰住的地方在女兵部和男兵部的交界處,從這里走到女兵宿舍樓加快速度也得花二十幾分鐘。

        蘇念微想著等一會兒要晨跑,就沒有跑動,只是快速的走著。

        走了將近十分鐘的時候,她突然敏銳的發現身后有人跟著她。

        最開始她還以為是聶凌峰又跟過來了,只是等她放慢速度的時候,那道腳步就跟著放慢速度。

        這讓她神經一繃,想到聶凌峰突然給她的那把槍,立即猜到自己是被人跟蹤了。

        跟蹤她的嫌疑人有好幾個,不管是哪一個,明顯對她都沒有善意。

        而且她還不確定那人身上有沒有槍。

        蘇念微想到這里,又加快了速度。

        只是她剛加快速度,跟在她身后的人就加快了腳步。

        前面是一棟放訓練器材的房子,這個時候那里根本就沒有人。

        蘇念微知道身后那人極有可能會在那里對她下手。

        所以她必須想辦法自救,或者呼救。

        在快要走到那棟建筑旁邊的時候,蘇念微聽到跟在她身后的腳步果然加快了。

        就在這時,她直接拔腿就跑了起來。
    甘肃快三和值
  • 瑞典2分彩开奖走势图 幸运28固定杀组公式 足球的比赛规则 群英会线路检测 广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20053d走势图带 分分快三全天在线计划 享乐游棋牌试玩 太原哪有老时时 彩票每周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