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玄幻 >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 > 章節目錄 第236章 是不是眼瞎?吃了你!【加更】
        噬靈之體,居然真的會有噬靈之體!

        護衛震驚不已,根本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如果不是少主曾經交過他如何去判斷一個人是否擁有噬靈之體,恐怕他也不會看見那個在靈幣交易處的紫衣女子,竟然就是傳說中的噬靈之體!

        “嗯,不錯。”一個十分好聽的聲音從珠簾后方傳來,縹縹緲緲,空幻虛無,“就是噬靈之體。”

        語氣平靜,不帶喜怒,也沒有半點驚訝。

        “主上,真的有噬靈之體”然而,護衛卻還是不敢相信,“噬靈之體根本有違修煉一道啊。”

        能將別人的靈根都吞噬了,豈不是到最后能擁有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四靈根

        這根本已經不是天才,是逆天了。

        “因為有違,所以才少。”珠簾后的少主輕笑了一聲,似水如歌,“沒想到,今日只是來永恒綠洲轉一轉,就被我碰見尋了千百年的噬靈之體。”

        聽到這么確定的一句話,護衛的神色激動了起來:“那主上,我們還等什么,屬下這就去把那個人類女子帶上來!”

        說著,就要從三樓飛身而下。

        “急什么,先慢著。”然而,少主卻是阻止了護衛的動作,而后悠悠開口,“現在還不急,先去查一查,這個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主上”聞言,護衛有些不解,“人族之中,地位最高的也就是那個什么所謂的萬靈七家罷了,這女子身份再高,也比不了主上您。”

        “不——”

        珠簾隔絕了一切,只能映出一片婆娑的光影來。

        不見面容身形,卻得以窺見一雙精美的手。

        手指修長,指尖瑩白,如若玉雕,微擺之際,令人心神搖動。

        “我在這個女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少主稍稍地沉吟了一下,“而且,我們要文明,不能粗魯。”

        護衛愕然:“熟悉的氣息”

        能讓少主感覺到熟悉,那豈不是……

        “嗯。”少主微微頷首,是命令的口吻,“一炷香,查清楚她的身份。”

        “遵命。”護衛不敢再多言,抱拳恭敬道,“屬下這就去。”

        少主擺了擺手,雙眸移向了下方。

        依稀能看見,那瞳底竟然有著金色的繁復花紋一掠而過,就像是……神國降下的光輝,那么的神圣。

        靈幣交易處,君慕淺把廣寒鐵等五樣全部都拍在了柜臺上。

        “咚”的一聲響,負責人員突然就被驚醒了,瞌睡蟲一下子就跑沒了。

        “走走走!”他的臉色立馬就不好看了,也沒看到底那黑布中包裹的到底是什么,冷著聲音道,“這里不歡迎你們,禁衛軍,把這兩個鬧事的人送出去。”

        聽到這句話,執歡的神色瞬間一冷,她手指抬起,顯然就想動手。

        “別沖動。”君慕淺按住她,微微失笑,“你忘了,這里可不能動手。”

        她看出來了,只要一遇上她的事情,執歡就會失去冷靜,將什么事情都拋到腦后。

        執歡的確不像是一般的影衛,因為影衛需要時時刻刻都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與其說執歡是她的家臣,不如說是她的家人。

        而在一樓維持秩序的禁衛軍聽到負責人員那么一喊,很快就過來了。

        “發生了什么事情”

        負責人員當然不可能說是他被吵得不能睡覺,冷笑著道:“這兩個人人類在我這里咨詢半天,卻半天連一個東西都不賣,還想拿一些破玩意兒來糊弄我,這不就是沒把交易會所放在眼里么”

        “果真如此”為首的禁衛軍將視線落在了紫衣女子的身上,先是被那懾人的光華震了一下,旋即聲音冷硬道,“既然這樣,真是抱歉了,只能請你們出去了。”

        聽到這句話,負責人眼中的得意和不屑怎么也抑制不住了。

        雖然這個差事賺不到什么油水,但是這種感覺還真是好,也讓他體會了一把什么叫做人上人。

        “我說,你是不是眼瞎”君慕淺一笑,也不動怒,“你眼瞎,也不要騙禁衛軍大哥們啊,到底是誰不把交易會所放在眼里”

        果然,雖然永恒綠洲接納了所有的種族,但是人類在這里,還是會被瞧不起。

        倘若今天來的是靈族人,就不會是這樣了。

        “你說什么誰眼瞎”負責人員勃然大怒,“你再說一遍”

        “禁衛軍大哥,您來評評理。”君慕淺勾唇,桃花眸清滟生姿,“您看,這些東西真的是破玩意兒么”

        眸光流轉之際,攝人心魂,但偏偏又不是那種媚俗。

        為首的禁衛軍遲疑了一下,果真就看向了柜臺上面的那個黑色包裹。

        這一看,他脫口:“廣寒鐵”

        目光又是一頓,更加吃驚:“還有玄陰秘藤”

        聽到這幾個名字,負責人員的臉頓時僵住了。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湊過去一看,眼前頓時一黑。

        一個人類而已,怎么可能拿出這樣的寶貝來

        “原來,這些東西在這里,竟然是破玩意兒。”君慕淺聲音輕飄飄,“那么看來,我不賣也罷。”

        此話一出,禁衛軍冷眼看著負責人員:“你被解雇了,從今天開始,不要出現在交易會所。”

        “什么!”聽此,負責人員大叫起來,“憑什么剛才她就是沒有拿出這些東西了,害我等了老半天。”

        “不憑什么。”禁衛軍冷冷道,揮手命令,“把他扔出去,并且記錄下來,永恒綠洲之中的任何一個交易會所,都不能進。”

        命令一下,兩個禁衛軍就上前一步,直接將這個負責人員架了起來,作勢就要朝著外面扔去。

        負責人員還想要說什么,卻被封住了口鼻,只能不斷嗚嗚,瞪著眼睛,憤恨不已。

        隨后,傳來“哐當”一聲響,直接就被撂了出去。

        而這動靜吸引了其他視線的注意,不過也只是片刻,被交易會所趕出去的智慧生靈每天都有那么幾個。

        “這位姑娘,讓您受委屈了。”禁衛軍雖然受雇于交易會所,但卻很明事理,“這樣,我出錢將您這五樣東西買下,不知您意下如何”

        “我沒有意見。”君慕淺淡淡,“出價吧。”

        為首的禁衛軍和其他幾個商量了一下,然后道:“一樣六十萬靈幣,可以嗎”

        “可以。”君慕淺頷首。

        她知道這個價出高了,估計是對她的補償。

        “一共三百萬靈幣。”禁衛軍遞過來一張金色的卡,“這是永恒綠洲發行的靈幣卡,可以在人和地方使用。”

        君慕淺沒客氣,接過了靈幣卡之后,對著執歡道:“走吧。”

        三百萬靈幣,夠她用一段時間了。

        她賣的都是她不用的東西,也不心疼。

        隨后,君慕淺就在后面的交易處,買了一些記載著萬靈大陸地理局勢以及種族分布的書籍。

        事情辦完之后,兩人就準備離開交易會所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君慕淺的面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那是一個護衛,聲音不卑不亢:“這位姑娘,我家主人有請。”

        執歡眉目一寒,冷冷道:“別擋在這里。”

        她的脾氣一向不好,只是在大小姐面前會收斂,對待別人,可不會有什么好臉色。

        方才她察覺到了一道奇怪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善是惡,還是盡快離開這里比較好。

        護衛卻沒有動,依舊重復著那句話:“我家主人有請。”

        “嘭!”

        下一秒,一股殺意忽然從白衣女子的體內爆發而出,直直地沖上前去。

        但還沒有接觸到那個護衛,竟然就憑空被壓制住了,繼而緩緩消散。

        執歡冷著眼眸,并沒有退意。

        如果不是這里不能動手,她早就要殺人了。

        “你家主人”君慕淺握了握執歡的手,眼神平靜,“我認識么”

        這句話當真是廢話了,她初來萬靈,除了慕家的人,根本不會有人認識她。

        “主人說,見面之后,就認識了。”護衛垂首,這才稍顯恭敬,“還請姑娘跟我走一趟了。”

        “這樣啊……”君慕淺眸光微動,倏地輕笑,“既然是請,那就走一趟好了。”

        “大小姐。”執歡沉聲,“來者不善。”

        “不用擔心。”君慕淺很是淡定,“你就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來。”

        “走吧。”她看向這個莫名奇妙出現的護衛,“你帶路。”

        “姑娘,這邊來。”護衛拱了拱手,身形再度一閃。

        “有意思。”君慕淺勾了勾唇,足尖在地上一踏,速度也極快地跟去。

        前行之中,護衛心中暗驚,他已經用上了最快的速度,這個不過一級靈尊的女子居然能跟上他,委實有些可怕。

        難怪少主要找噬靈之體了,能夠擁有噬靈之體的人,天賦都極高。

        “主上,人帶到了。”轉了幾個圈之后,護衛聽在了三樓處的那張珠簾前,對著里面的身影跪拜,“屬下先行告退。”

        “嗯。”那只精美的手抬了起來,“下去吧。”

        護衛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只余君慕淺一人。

        她抬眸,并沒有上前,而是隔著珠簾打量著里面的身影,瞳子頓時一瞇。

        此人,不,還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人,修為要遠遠地高出她。

        否則,她不會看不見其真面目。

        珠簾之后,還有著一個香爐,里面點著一根香,正在緩緩燃燒。

        少主不說話,君慕淺也不開口,兩人仿佛對峙一般,誰都不動。

        寂靜了有一會兒,這少主終于開口了,聲音帶了幾分恍惚:“你知道,我找你多久了么”

        頓了頓,才緩緩道:“幾百年還是幾千年了,我已經記不住了。”

        聞言,君慕淺神色微頓,輕輕一笑:“說笑了,我今年才十七歲,你找錯人了。”

        “十七歲……”珠簾后的身影沉默了一下,似是在沉吟,“十七歲啊,真是很好的年華了。”

        君慕淺并不言聲,她就站在五米之外,這是最短的安全距離。

        “我十七歲的時候,在做什么呢”少主沉思,而后恍然,“啊,時間過得太久,記不清了。”

        君慕淺眼神漠然,她并不覺得,這個少主請她過來,只是為了說一些沒有用的事情。

        果然,下一秒,少主又開口了:“聽說,你是慕家的女兒”

        見她不回答,又道:“那么你認識慕琛白么”

        慕琛白

        君慕淺印象之中有這個名字,還是聽慕影提起的。

        慕琛白是慕影的父親,只是在很多年前,在她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而死亡的原因,至今仍舊不知。

        這個少主提起慕琛白,又所謂何意

        君慕淺失了耐心,不想再停留下去了,她轉過身去,抬腳欲走。

        “怎么就要走了呢”見此,少主輕笑了一聲。

        下一秒,君慕淺的眼神瞬變。

        “我難得才見到了擁有噬靈肢體的人,可不能讓你就這么走了。”背后,聲音在緩緩逼近,“你走了,我吃什么呢”

        “!”

        ------題外話------

        600票加更,下一次加更在750票

        請為君尊主投票!

        輕美人嗯,大概快出來了
    甘肃快三和值
  • 登录北京时时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系统 南粤清风网官网app 奇妙pk10下载 重庆时时彩微信群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结果走势 pk10高手杀号法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欢乐赛车是官方彩吗 四场进球怎样买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