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言情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章節目錄 403 衣服都脫了,你居然不做了(2更)
        賀家母女下樓上車后,還氣得窩火。

        “你瞧那丫頭什么態度,接她回來,還給我開條件”鄒莉哂笑,低頭揉著腳脖子,方才崴了一下,腳踝還隱隱刺痛。

        “媽,您消消氣兒,姐姐可能對以前的事情還有點怨念,脾氣大點也是正常的。”

        “你沒看到她看我那副眼神,明顯是想吃了我,我看她下一秒,就要沖過來打我了。”鄒莉此刻還記得余漫兮的眼神。

        黯淡冷漠,卻又暗藏鋒刃。

        “我看她指不定給傅斯年吹了什么耳旁風,你看他對我那態度簡直要嚇死人。”

        賀詩情咬了咬嘴唇,“媽……爺爺不是因為傅老才……姐姐和傅家人在一起,爸怎么還想接她回來”

        雖說賀家老爺子是被傅老氣死的,老一輩明里暗里斗了一輩子。

        但是老爺子過世后,賀家后人也都是精明人,即便有仇,也不會把后路堵死了,直接與哪家斷交,畢竟這世上從沒有永遠的敵人。

        平素偶有交集,見面也會客氣的打招呼,但兩家人心底都有隔閡,交往不多。

        賀家本來也有三子,后來僅剩一個,等到了余漫兮這輩,卻只有女孩,遠不及傅家人丁興旺。

        “聽說傅斯年他父親會進上面的領導班子。”

        賀詩情抿抿嘴,沒作聲。

        果然……

        最看重的還是利益。

        “可她現在分明是不想回來吧,回去怎么和父親說”

        “怎么都會認她回來的,你爸你又不是不了解的,傅斯年還是傅家長孫,這丫頭也是夠厲害的。”鄒莉今日被嚇了幾次,此刻還心有余悸,“還有廚房里那丫頭,一直舉著刀,真是恐怖。”

        “那個是喬家外孫女。”賀詩情自然是做過一番調查的。

        “喬家”鄒莉哂笑,“當年你爺爺輸給傅家,就是喬家幫的忙,要不然那個位置,哪里輪得到傅家,你爺爺也是因此被氣死的。”

        “她倒好,直接和這兩人攀上了關系,我……”鄒莉輕笑,都不知該說些什么,“喬家的外孫女,怎么在京城”

        “上學吧,剛大一,她母親現在嫁給了南江嚴家,她身價漲得高。”

        “你也該多和她接觸接觸,結交這種人對你以后才有幫助。”鄒莉咬了咬牙,“我說那丫頭怎么行事作風如此大膽出格。”

        賀詩情笑著沒說話。

        “喬家暫且不提,嚴家那在南江極有聲望,這女孩即便不是嚴家親生的,以后嫁人也不會差,你多結交,對你沒壞處。”

        “我知道。”

        賀詩情倒是想結交宋風晚啊,卻又不能表現得過于刻意,她若是工作就罷了,還是學生,這種機會還真不好找。

        “你爸也真是的,當年就看出來這丫頭性子又野又傲,怎么可能輕易回來。”鄒莉還在抱怨。

        而此刻的公寓內

        宋風晚在余漫兮的指導下,最終還是端出了黑暗料理,傅沉一看那菜色品相,忍不住頭皮發麻。

        “三哥,你嘗一下,雖然看著不怎么樣味道還是不錯的。”宋風晚一臉期待。

        傅沉拿起筷子嘗了一口。

        求生欲告訴他,應該說好吃,“唔,味道是可以。”

        傅斯年站在邊上,一個勁兒咋舌:看來愛情不是使人盲目,而是讓人眼瞎。硬夸可還行

        “那你就多吃點。”宋風晚沖他一直笑。

        所以最后那盤黑暗料理,幾乎都進了傅沉肚子。

        宋風晚和傅沉吃完飯很快離開。

        秋天的風,干燥微涼,軟件園地處郊區,天黑之后,打車都困難,兩人拉著手,難得散了會兒步。

        方才在電梯內,傅沉還將她按在電梯內……

        想起方才那個濕漉潮熱的吻,涼風襲來,吹得宋風晚心煩意亂。

        她一直垂著頭,偶爾一抬頭,就瞧著傅沉這笑盈盈得看著自己。

        “你這么看著我干嘛”

        “還想接吻嗎”人在處于熱戀期的時候,好像怎么接吻都是不夠的。

        “啊”

        她頭剛剛轉過去,下巴被人捏住,小臉被人強行扭轉過去,他的臉湊過來,濕濕涼涼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許是吹了涼風,傅沉削薄的唇有點涼,京城的秋風,又冷又干燥,吹得他嘴角干裂得有點起皮,摩挲著她的嘴角,有點疼。

        卻酥酥麻麻的。

        灼人的呼吸落在她臉上,太近太近。

        “你嘴巴很干。”

        “想親你,想得口干舌燥。”他聲音低迷,尤其是拖著一點尾音,分外勾人。

        宋風晚心驚,還有這種說法

        傅沉伸出舌尖,在她唇上描摹著,一遍遍描繪著她的唇形,樂此不疲。

        “唔!”宋風晚有些驚恐,這可是在馬路上,雖然不多,也偶有車子來往,親一下還不夠,他怎么還想繼續深入

        她胸口劇烈起伏著,呼吸間都是他滾燙的氣息。

        偶爾有車輛疾馳而過。

        她的心臟緊緊縮成一團,又疼又燙,心臟跳動的快要破表。

        感覺到宋風晚的僵硬緊張,傅沉伸手摟住她的腰,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一點,低頭含著她的唇,一點點啃咬著。

        傅沉嗓子眼都要冒煙了,呼出的氣息都是熱的,“把嘴張開點。”

        黝黑的眸底,好像閃爍著異色的光,勾人得很。

        宋風晚被這低沉嘶啞的聲音,撩得心肝俱顫,他的手指在她腰上輕輕撫弄著,說是安撫,其實和挑逗她差不多,這人……

        實在太壞。

        “這幾天一直很想你,你就一點都不想我”傅沉伸手摩挲著她的臉,嘴角卻并沒有離開她,仍舊含著她的唇,咬著,吻著……

        一寸寸,入侵著她。

        嚴望川守著她,看得很緊,兩人幾乎沒什么單獨見面的功夫,馬上就要送她回去了,要是再不親熱,怕是又沒時間了。

        “乖,別躲——”他聲線嘶啞撩人。

        低頭繼續吻她,宋風晚總算是松了松嘴,舌尖相碰,他不受控制地吮吸著。

        恨不能要占領她的每一處,他強勢霸道的,都不給她一點喘息的機會。

        宋風晚心頭直跳,伸手抓住他的衣服,腿軟得都要站不住了。

        任由著他咬著她的唇,呼吸在她臉上游走,星火燎原般的,將她皮膚燙得通紅。

        直到傅沉看到不遠處一束燈光打過來,方才抽身,吻了吻她的額角,平復呼吸。

        十方一直開車跟在后面,看兩人居然站在路燈下接吻,干脆停了車抽了根煙,他們家三爺現在是越來越放肆了。

        其實那天余漫兮見家長的時候,他倆一唱一和,十方就瞧見傅仕南還看了兩人幾眼。

        不過傅仕南后面并沒提這件事。

        在他心里,一個是自己親弟弟,一個則是差點成為她侄媳婦兒的人,壓根沒把兩人扯到一起吧。

        隨著兩人交往深入,其實有些時候,藏得并不算好,只是大家不敢往那方面想罷了。

        “上車吧,送你回去。”傅沉拉著宋風晚上了車。

        從郊區駛入市區,霓虹交錯,從車窗不斷晃過,忽明忽暗。

        在車上時,宋風晚詢問了一下余漫兮家里的情況,傅沉解釋的比較簡單。

        “現在才找過來,要接她回家做父母的,居然不知道女兒回國都快一年了”

        “本來就沒多在意,這次是斯年與她的事情鬧得比較大。”

        “你剛才不是說,你們兩家也算有積怨,那他們家會不會阻止他倆在一起啊”

        傅沉輕笑,“怎么可能,前幾年,賀氏集團就想找我合作,這世上哪有永遠的敵人。”

        宋風晚點頭。

        車子駛入沂水小區,傅沉送她下車,兩人快到單元樓門口,自是戀戀不舍。

        “我到家了。”宋風晚聲音有點悶。

        “你親我一下就走。”

        宋風晚下意識看了眼周圍,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小區里已經沒什么人了。

        她沒辦法,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經過,才踮著腳,對準他的唇,緩緩湊過去,輕輕擦過他的唇。

        下一秒,肩膀被人捏住,往后一推,抵在墻上,冰涼僵硬,與此同時,一只手扶住她的腰,傅沉整個人就靠了過去,兩人身子緊密相貼。

        就在傅沉準備加深這個吻時,樓道里忽然傳開咳嗽,感應燈應聲而亮,嚴望川正黑沉著臉,站在樓道里。

        傅沉蹙眉,加上之前他破門而入,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宋風晚大囧,這大晚上的,嚴望川不在家,怎么在樓下等著啊。

        嚴望川還沒開口,傅沉直接說道,“嚴先生,打擾別人親熱,真的很不道德。”

        嚴望川哂笑。

        這小子怎生如此不要臉。

        敢情你還有理了

        另一邊

        宋風晚與傅沉離開后,余漫兮鼓足了勇氣,想和傅斯年開口解釋,“斯年,今天過來的那兩個人其實是我媽和我妹妹,我是賀家……”

        “我都知道。”傅斯年回答得很快。

        “你知道”

        “關于你和賀家的事情,我早就清楚了,我們家人也都知道。”

        余漫兮一直在為這件事擔驚受怕,沒想到傅斯年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你親爺爺是被我爺爺斗了一輩子,最后還被他氣死了嗎”傅斯年忽然開口。

        余漫兮詫異得啊了聲,她對所謂的爺爺壓根沒印象,她回到賀家時,老爺子已經過世了,也沒人和她提過這些。

        “那……”余漫兮沒回過神,那賀家與傅家這關系……

        “你會因為這件事和我分手嗎”傅斯年認真看著她。

        余漫兮語氣篤定,“不會。”

        她對賀家本就沒感情,更別提為了他們放棄傅斯年,她走過去,雙手環住他的腰,頭抵在他胸口,“謝謝。”

        這聲謝謝包含了很多情愫,謝他幫自己解圍,謝他知道真相……

        從未嫌棄過自己。

        傅斯年把她從懷里拉出來,低頭吻下去。

        許是今晚夜色正好,兩人意亂情迷,衣衫半褪,余漫兮被推到了床上,整個人都被傅斯年壓在身下,身子軟得一塌糊涂。

        傅斯年低頭看著身下的人,淺喘低吟,道不盡的風情。

        他支著身子,一路吻下去,灼熱的指尖,從她衣服下擺伸進去,撫上她略顯冰涼的腰肢,她身子輕顫,忍不住發生一聲低喘。

        傅斯年眸子像是染了血,恨不能要把身下的人一口吃掉。

        余漫兮都想著,可能今晚兩人就要出事了……

        可是衣服都脫了,她也感覺到傅斯年的身體變化,他卻突然起身,直接進了洗手間。

        余漫兮躺在床上,一臉茫然。

        過了數秒,才忍不住在心底暗罵:

        傅斯年,你這混蛋。

        你這差點把我身上都親完了,衣服都脫了,你居然跑了,不做了

        等他出來,已經是十幾分鐘以后。

        “傅斯年,你……”余漫兮已經換了身衣服,有點莫名惱火。

        “這次時間不對,家里沒東西。”傅斯年解釋。

        余漫兮秒懂,臉忍不住紅了紅。

        “你是不是很想要我”

        余漫兮瞠目結舌。

        到底是誰想要,怎么說得好像是她欲求不滿一樣,“怎么叫我很想要你,我……”

        “你不是因為沒做完,在生氣”傅斯年又不是傻子。

        余漫兮語塞,這人邏輯清楚,條理分明,她根本無法反駁。

        “下次吧,我會把東西準備好。”

        “……”

        “你搬去我那邊還是我搬來”

        “不是,我……”

        “那我搬來吧,你東西好像有點多。”

        ……

        ------題外話------

        三爺,你這么和未來岳父說話,會被打的……

        年年也是個傻子,沒東西,去買啊,快去!

        段哥哥:打電話給我,免費送貨上門。

        年年:……
    甘肃快三和值
  • 时时彩走势图重庆 农场赚钱游戏排行榜 浙江排列 北京pk走势图手机版软件下载 高棉幸运5开奖 牛牛牌游戏软件 快乐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2017赛车pk10高手 竞彩固定奖金计算器 北京pk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