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新來的小狼狗暗戀我[電競] > 章節目錄 35.3茴香味的
        “這號也是ZERO的訓練號, 之前都是花惜在用。”白非言說, 下意識看了眼顧逐光神情。

        顧逐光抿著唇, 面色微沉, “ZERO都簽了喵爪。”

        白非言眼神一閃, 哈哈一笑, “那是,沒辦法,各盡各職。”

        “這把誰打野?”花惜問一旁的莊夢淮。

        男生狹長的黑眸從屏幕上瞟過, 嘴角帶了笑,“都行。”

        “要不你繼續打野, 我走邊?”花惜突發奇想。

        白非言水平她是了解的,遠遠比不過莊夢淮,而她, 和顧逐光大概四六開, 不過讓花惜比較有自信的是,顧逐光造詣最深的位置是邊路,對于路人局來說,打野位比邊路位統治力是要高出不少的。

        因此她估摸著,拿下這場比賽應該上是十拿九穩。

        對面一樓果然首ban了阿軻,看來是對上一場依舊心有余悸, 出乎花惜意料的是, 雜耍在一樓鎖下了一個公孫離。

        “你會玩這個嗎?”花惜覺得有點新鮮, 她是第一次看到莊夢淮拿這個英雄。

        孟羽訓練完了, 路過時聽到這句話, 忍不住弱弱的發了個言,“淮哥在青訓時英雄池評分是滿分……”

        這也是他這段時間瘋狂搜集資料時不經意間看到的,青訓營教練對每個選手的各項能力都有評分,英雄池是其中指標之一,莊夢淮這項數據格外突出,給孟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剛上手時我把所有英雄都玩過一遍,本來是準備玩打野的。”莊夢淮回答。

        花惜好奇,“那后來你怎么又轉邊了?”

        “因為一個隊里不需要兩個打野。”他語氣閑散,黑眸卻既亮且灼,落在她臉上,花惜耳后一紅,不著痕跡的挪開了視線。

        可是仔細想想他的話,他難道不是到了ZERO之后才開始認識她的么,而那時莊夢淮玩的就已經是邊路了,莫非他還能未知先卜?

        估計又是說著逗她玩的,她有些郁悶的想。

        “你們沒拿錯英雄吧?”眼看兩邊英雄都鎖完了,本來宣萱因為兩人只是皮一下,互相幫對方搶,不料眼看都鎖了,兩賬號絲毫沒有換英雄的打算。

        花惜說得順溜,“就這樣啊,讓你見識下我木蘭。”她笑得開心,小笑渦甜甜。

        “不怕玩脫了?”

        當著直播間這么多觀眾,宣萱也表現得很云淡風輕,和她調笑道,一派輕輕松松的模樣。

        花惜笑嘻嘻道,“他就在我旁邊呢,不行了大不了換手機。”

        【這個喵嗚真是惜神,我聽得出聲音】

        【那雜耍又是ZERO哪個?】

        一石激起千層浪。花惜甜脆的聲音出現在萱萱的麥里,音效有點模糊,只是她聲音格外有辨識力,倆人粉絲重疊度也很高,于是飛快就掉馬被直播間觀眾認出來了。

        【花木蘭……ZERO.HUAI?莊夢淮?】

        不知道是那條彈幕首先提到了這個名字,莊夢淮作為整個聯賽這賽季最出色的新人,不管是顏還是技術都非常可圈可點,這名字很飛快點燃了廣大吃瓜群眾的極大熱情。

        【上把阿軻打那么兇,這風格估計是他跑不了】

        【HUAI不是邊路嗎,怎么還會阿軻?】

        【只會一個位置還打個屁的職業啊,王者都上不了吧。】

        【不是……都這么晚了,HUAI還坐惜神旁邊,ZERO這訓練時間有點晚啊】

        這條彈幕剛過去沒多久,隨著游戲進入載入界面,宣萱直播間彈幕再度炸開了一遍。

        【靠,我看到了什么?情侶狗?】

        喵喵喵嗚和雜耍,兩賬號右下角重疊在一起的粉色愛心分外顯眼。

        【不,會,吧?】

        已經有粉絲開始哀嚎起來,花惜人氣一直在聯盟居高不下,雖然她有刻意和龐大的男粉群體保持距離,不過只要她直播,直播間鮮花禮物就從沒斷過,不輸給任何一個頂尖女主播。

        雖然她從來都拒收粉絲寄過來的禮物,現金之類更加是一概拒絕,但是她一直單身,至少從沒有過被爆出來的男友,也算是給粉絲一些小小的慰藉了。

        莫非,這個慰藉,要在今天收回了?

        很快,卻也有部分理智粉反應過來了。

        【老哥冷靜點,這賬號又不是惜神的,那也不是HUAI的賬號,只是借了俱樂部小號】

        【情侶關系也不也是隨便建的啊,禹暄和林野有用過的賬號還是情侶關系呢,你敢說他們是一對?】

        這個解釋還是挺合理,思維轉過來之后,直播間異動慢慢平息下來。

        DS訓練室里,顧逐光視線卻一分分沉了下去。

        “雜耍之前閑置挺久了,我記得和花惜用的這賬號是沒什么親密度的。”白非言慢慢開口,“應該是我走之后他們新建的。”

        只有達到一定親密度后賬號才能建立關系。

        “小姑娘氣性大。”顧逐光眼神平和下來,一笑,“都是訓練賬號,隨便鬧著玩玩,無所謂。”

        花惜也是在載入界面時,看到那個粉色標注,小小的啊了一聲,她忘記這茬了。

        倆人因為經常拿這個賬號雙排,久而久之親密度升得非常高,每天掛在好友列表里第一個,花惜有點強迫癥,看著這么高分數,覺得不建個什么關系也太可惜,于是某天對莊夢淮提了提這個想法,于是晚上雙排時,申請就發了過來。

        “要不選個基友?”她臉有點紅,問他。

        他把她摟過去,在唇上一咬,“需要我再提醒下我們現在關系?”

        她被親得七葷八素,毫無抵抗之力,都記不清楚什么時候直接按下了同意,之后便就一直是這樣了,因此那天空氣碰上二人時,進了比賽才會那么肯定他們是男女朋友。

        不過都是借來暫用的訓練號,不是倆人自己帶著隊名的大號,其實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

        “夢淮,你公孫離玩得可以啊。”雖然知道對面馬可就是顧逐光,花惜這場卻玩得意料之外的輕松,不時還能分出神,用專業打野的眼光來考察下夢淮操作。

        莊夢淮瞥了一眼她的肉裝木蘭,有點想笑。

        果然風格這種東西,都是一脈相承,玩哪個都一樣。

        進入十分鐘后了,局面如她預料一般,緩慢卻明確的開始傾倒到喵爪這方。

        花惜打得很放飛,全場四處帶線,顧逐光和白非言明顯沒工夫對付她,一直全程盡力壓制公孫離發育,而剩下三個松鼠主播,則是毫不猶豫的一直在圍剿花惜,畢竟他們也難得有這種和已經成名的職業選手對戰的機會,搶下她人頭,也是對自己實力的一種證明。

        不用說打那天之后一直憋氣的空氣,見她帶線落了單,毫不猶豫直接集結三人一起圍攻。

        “呀,他們怎么光抓我?”花惜說得有點委屈,一雙白嫩的小腳丫吊著拖鞋在凳子上晃晃蕩蕩。

        這聲說得軟糯,她聲音本來又甜脆好聽,在宣萱直播間里也聽得清楚。

        【惜神撒嬌了666】

        【聽得我有點發酥怎么破】

        很快,那邊再度響起了一個年輕男聲。

        “手機給我。”他沒開麥,觀眾只能透過花惜的麥聽到,傳來的音質很差,卻依稀可以聽出聲線很清澈,有幾分耳熟。

        莊夢淮接過花惜手機,點開商店,直接賣掉了一半防裝。

        花惜滿場皮,不過一直在帶線,目前經濟居然是全場最高,莊夢淮點擊預購了一把名刀司命,花木蘭一技能閃進草里,待對面靠近后直接找好角度切入。

        空氣三人被打得措手不及,待名刀無敵效果過去后,正好三殺,花木蘭血條幾乎消失不見,賣掉名刀,買進一件霸者重裝,眼看血條有一點點回復上來了,他把手機遞回給花惜,面上神情都沒什么波動。

        【這波爆炸啊,這手速這操作,我賭十包辣條這個雜耍絕對是莊夢淮】

        【我淮哥帥炸了】

        【靠,他怎么算這么好的,名刀效果一點沒浪費,再晚半秒他就死了啊!!!】

        “給你繼續帶。”他漆黑的眸子里還帶著笑,手停在花惜側頰,漫不經心的繞起了一縷,盤在修長的手指上把玩。

        花惜正操縱著公孫離和對面白非言和顧逐光斗智斗勇,只覺得耳畔邊癢癢,忍不住鼓起頰嗔他,“我這里還打著呢,別鬧。”

        偌大的訓練室,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光了,門被闔上,只剩倆人對坐,月光從窗外透過,落在她頰上,分外晶瑩剔透,像是剛出窯的瓷器,光潤而毫無疵瑕,琥珀色的眸子上,每根睫毛的影子都歷歷可數。

        眼看這邊三人全滅,宣萱已經帶著己方剩下三個隊友開始支援花惜推高地。

        他抬手,把花惜麥關了,眼神有些晦暗。

        “你干什么?”花惜嚇了一跳,拖鞋都從腳丫上掉了下去,她被直接抱起放在了他膝上。

        他聲線有些低啞,“鬧你。”

        感覺到柔軟的觸感從耳后一路到后頸,綿密熾熱,甚至不時有種奇異的酥麻刺痛感,花惜呼吸急促,“還在打呢,等回去行不行?”她被折騰得半邊身體都軟了,眼角到耳后一層深深淺淺的紅。

        他卻滿不在乎,也毫無顧忌,“已經上高地了,你們一波。”語氣懶懶的,渡著層帶了情欲的沙啞。

        那雙有力的手摟上了花惜腰,調整了一下她的位置,能讓他更好的偷到蜜糖。

        結束完這局后,花惜手都是抖的。

        “贏了!可以啊你們。”宣萱興奮,三局兩勝,他們已經贏下了這次和松鼠的主播之戰,花惜和莊夢淮互換英雄后,公孫離最后上高地那波的操作更是天秀。

        顧逐光今天不在狀態,和白非言被公孫離一秀二,在水晶前足足耍弄了一番。

        耳機里久久不見回音,宣萱方才發現花惜早已關掉了麥,雜耍和喵喵喵嗚兩個角色已然一起下線。

        “幫你贏的條件還記得吧。”

        花惜紅著臉坐在床上,看著他在沙發上輕車熟路的坐下,一雙沉沉的黑眼睛,里面落著星光一般,似笑非笑的盯著她。

        “你剛才已經拿過了。”花惜羞憤難當,拿過一個枕頭,沖他扔了過去。

        莊夢淮輕輕松松的接過枕頭,擱回了一旁,“花惜,我記得條件可不是這個。”

        “有電話。”花惜退無可退,被扔在一旁的手機忽然振動起來,鈴聲在寂靜的夜里分外刺耳,花惜摸過手機,像是舉著免死金牌一樣橫在胸口。

        屏幕上是一串長長的陌生號碼。

        花惜按下接聽鍵,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只是不復往日灑脫清朗,帶著些許疲憊。

        莊夢淮坐在旁邊,臉上表情是一貫的淺淡,堅實有力的手臂卻緩緩環上了她的腰,他的體溫源源不斷的傳遞了過來,有股讓人安心溫暖的不可思議的力量。

        花惜心里一跳,首次,她沒有直接掛斷顧逐光的電話。

        一時只聽到風從夜空中穿過的聲音。

        “喂?”

        顧逐光本來沒指望接到回應,猝不及防,心里一時涌上百般復雜滋味。

        “惜惜,今天晚上……”他低聲道。

        沒說完,被花惜打斷了,聲音很冷淡,“顧逐光,我有大名。”

        她隨手開了免提,細細的眉毛擰起,倒是一副有些威嚴的模樣,莊夢淮嘴角揚起一個有些壞的笑來,忽然側身,伸手捉過她嫩白的腳丫,在腳底輕輕一撓。

        花惜觸了電般飛快把腳丫縮回被子下,瞪了他一眼。

        你別鬧……那邊一陣布料摩挲的聲響,女孩輕輕柔柔,帶著嗔怪的聲音,男生有些散漫的輕笑,伴隨著電波一點不漏的被顧逐光收到了耳中。

        “你有什么事,沒事掛了,這么晚我要睡了。”電話那頭顧逐光一直不發一言,花惜有些不耐煩了。

        “花惜,你真……和他在一起了?”他說得艱難,聲音晦澀。

        半晌沉默。

        “為什么不行?”花惜問。

        顧逐光心里涌上一陣躁郁的邪火,“他比樂懌還小。”他拼命壓抑住聲音里的怒火,盡量平心靜氣和花惜講道理。

        “之前那件事是我對不起你,可是這些年你也鬧夠了吧,幾年了,你想和我斷了,用這種方法也太荒唐了。”

        “顧逐光,要點臉吧,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我是為了你?”花惜聲音冰冷,“我喜歡他,就和他在一起,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你那些破事我早忘了,之后你就當沒認識過我吧,各走各的,互不相欠,不要讓我惡心你。”

        嘟嘟嘟,電話被毫不留情的掛斷,隨后便是一陣連綿的忙音。

        顧逐光只覺得身上一寸寸冷了下去,冷意從心房深處涌出,蔓延到四肢百骸,風拂過他的額發,男人眸子里的光分外陰鷙,他狠狠把煙頭在掌心摁滅,那張俊朗的面孔一時竟有些扭曲。

        莊夢淮看她氣鼓鼓的掛了電話,雙頰緋紅,眉毛擰成一團,有種別樣的可愛。

        “說得挺好。”他揚眉,笑了。

        不料花惜氣沒消,只覺得和顧逐光說完那番話,被他那番嘴臉惡心到了極點,此時渾身都不適,那些困擾過她不知多久的,夢靨般的回憶仿佛跟著他的聲音一起回來了。

        她越回想越覺得惡心,忽然伸直腿,一把拉開被子,撲到了一旁男生的懷里。

        莊夢淮剛洗過澡,烏發白膚,雋秀清爽,她氣沒消,色膽倒是壯了,抬頭,沖著他的脖子下巴就是一陣亂啃,男生身上那股冷香此時分明顯一些,從發梢,頸窩,每一寸裸露的肌膚沁了出來。

        “你為什么這么香。”花惜氣鼓鼓的在他身上四處嗅,“你再這么香,我就吃掉你。”她張開小嘴,露出一顆尖尖的雪白小虎牙來。
    甘肃快三和值
  • 5星级酒店有特殊服务吗 香港管家婆料大全2019 免费排列三预测,排列三论坛 纯禽大叔坏坏哒 广东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时时开奖结果 电子游戏技巧揭秘 腾讯一分彩开奖结果记录 3cp彩票平台app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二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