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都市 > 六零俏軍媳 > 《六零俏軍媳》最新章節 第1519章 煩惱
        丁海杏打完電話和關山岳一起回了病房。

        景博達看見他們回來著急地問道,“和戰爸爸通了電話。”

        “嗯!”丁海杏笑著說道,“你戰爸爸就等在電話旁邊。”

        景博達眼底露出了然的目光,戰爸爸有失原則喲!看著丁海杏的目光滿眼的調侃。

        “你那是什么眼神?”丁海杏哂笑地看著他道,“你戰爸爸是關心你。”

        “關心我,關心我行了吧!”景博達笑著打趣道。

        “你這小子?現在平安無事了,要不給景老師和嫂子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啊!”丁海杏看著他征詢道,“景老師和嫂子現在應該知道你的事了。”

        “怎么戰爸爸沒有告訴我爸媽嗎?”景博達挑眉奇怪地問道。

        “情況不明朗,沒有敢告訴景老師和嫂子,知道了多兩份擔心和掛念。”丁海杏垂眸看著他溫和地說道,“現在要去打電話嗎?”

        景博達看看窗外,天還大亮著,“不了,爸媽肯定在實驗室忙著呢!現在打電話,會影響他們的工作,等天黑了再說。”

        丁海杏聞言笑著點點頭道,“你說的對。景老師和嫂子工作起來無暇顧及其他。”

        “這還不算什么?如果打斷他們實驗,說不定會被罵的。”景博達笑吟吟地說道。

        “看來博達是深有體會。”丁海杏笑瞇瞇地說道,“博達你的戰友在哪兒?我去看看。”

        “戰媽媽明兒天吧!坐了三天的車休息一下。”景博達想了想道。

        “你確定可以,救人如救火,宜早不宜遲。”丁海杏目光凝視著他說道,“我一點兒都不累,坐車累什么?”

        “呃……”景博達聞言直起身子道,“那咱們去吧!”

        丁海杏扶著他站起來,一轉身看見了關山岳,“關山岳同志,去你那兒看來得到明天了。”

        “常勝叫我老哥,你也叫我關大哥吧!”關山岳看著笑了笑道,“我沒關系的不著急,先緊著這邊。”

        “關伯伯?”景博達驚訝地看著關山岳問道。

        “跟你的目的一樣。”丁海杏笑了笑點頭頭道。

        景博達了然地笑著站起來道,“戰媽媽,走吧!”

        丁海杏雙手虛浮著他道,“你自己可以嗎?還是我找個輪椅過來,推著你好了。”

        “不用,不用,我受傷的是胳膊,又不是腿。”景博達趿拉著拖鞋就朝外走去,“況且有戰媽媽在還怕什么?您不會讓我出事的。”

        “你喲!”丁海杏背上藥箱,跟著他出了病房。

        關山岳抬腳跟在他們兩人身后,一臉的好奇,想知道她的醫術有多么的神奇。

        景博達所在艇上的戰友基本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為了更好的照顧,所以都在這一層。

        很顯然由于景博達的大公無私將藥全部貢獻給了戰友。雖然有的受傷嚴重,但送到醫院做了妥善的治療,所以并沒有像景博達那般的狼狽。

        也幸好她將藥帶來,及時的續上藥,好好的休養就好了。

        “博達,博達,你在哪兒?”陳媽媽滿走廊的叫道。

        陳媽媽煲好了湯就急急忙忙地送過來,結果進去沒看見景博達,急得滿世界找。

        “陳媽媽,我在這兒。”景博達聞言趕緊拉開門出來看著她的背影喊道。

        “你這孩子,胳膊好了,怎么亂跑。”陳媽媽聞言立馬轉過身來,跑到他身前數落道。

        “我沒事了。”景博達笑瞇瞇地說道,“您看我的臉色,是不是白里透紅啊!”

        陳媽媽上下打量著他,比前些天的臉色好多了,“在沒有好利索之前,你給我老實的在床上待著。”

        “是是是!”景博達乖乖地應道。

        “趕緊回房里去,我給煲好了湯。”陳媽媽催促道。

        丁海杏站在門口看著兩人互動,輕輕挑眉出聲道,“博達,這位是?”

        陳媽媽警惕地看著眼前的漂亮女人,她是誰?叫我兒子干什么?

        丁海杏看著她臉頰的疤痕,面相,在心底輕輕的嘆息一聲。

        景博達笑著說道,“我來介紹一下,戰媽媽她是陳媽媽,陳媽媽她是我戰媽媽。”擔心地看著陳媽媽道,“陳媽媽我跟你說過,待我親如子的戰媽媽呀!”

        陳媽媽聞言恍然,疾步走到丁海杏面前抓著她的雙手上下搖擺道,“謝謝你照顧我兒子,謝謝。”

        丁海杏聞言滿臉疑惑地看著景博達,‘告訴我怎么回事?’無聲地詢問道。

        ‘待會兒像您解釋。’景博達一臉歉意地看著丁海杏說道。

        “戰媽媽、陳媽媽我們回病房吧!”景博達掃了一眼走廊上的人道。

        剛剛陳媽媽那著急的吼聲,將人全給吼出來了。

        “好好好!回房,回房。”陳媽媽立馬拉著景博達回了病房。

        丁海杏就看著她忙前忙后的周到細心地照顧景博達。

        關山岳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那個我陪你戰媽媽去吃點兒東西,一會兒在回來。”

        “好的,好的。”景博達忙不迭地點頭道。

        “去吧,去吧!這里有我呢!”陳媽媽立馬說道。

        關山岳陪著丁海杏去了醫院食堂,等上菜的時間里,關山岳看著她問道,“弟妹,晚上你打算在哪兒休息。”

        “在附近的招待所吧!”丁海杏想也不想地說道。

        “如果這樣的話,那不如去軍區招待所。”關山岳看著她征求意見道,“那邊離這里不遠,那里的條件要比外面好。”

        “那好吧!麻煩關大哥了。”丁海杏點頭應道。

        說話當中食堂的大師傅敲著窗口,大聲地喊,“三號桌,三號桌。”

        關山岳站起來道,“我去端菜。”

        兩人吃完飯,在回到病房時,只有景博達一人了。

        丁海杏坐在病床上,目光直視著他說道,“說吧!怎么回事?還有這事嫂子知道嗎?”

        “戰媽媽想必也看出來了吧!陳媽媽腦子有些不清楚。”將陳媽媽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丁海杏,接著又道,“這事我媽上次來就知道了,她沒說什么?讓我自己拿主意。”

        “博達我可以治好她的。”丁海杏看著他說道。

        “這個……”景博達遲疑地看著她道,“好了的話,要面臨許多痛苦的回憶,我覺得這樣挺好的。”緊皺著眉頭一臉煩惱地說道,“戰媽媽,我拿不定主意。”
    甘肃快三和值
  • 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每日计划app 广东时时开奖 快三必中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上海徐家汇美女模特 四人麻将单机 重庆时时开奖走势 时时彩稳赢技巧7年心得 加拿大pc软件平台 中国委内瑞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