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言情 > 豪門遇狐:寵妻戾夫太虛偽 > 章節目錄 224 替人暖場
        沒人留意到,這一刻許雪莉面色如鬼,仿佛被媽媽兩個字刺痛得無以復加。

        許雪莉記得,剛才自己給鈴鈴剝了桔子。

        鈴鈴接過去,對自己說了謝謝。這個小女孩兒明明吃不下去,還勉強自己吃了一小半。

        鈴鈴是很懂禮貌,可這樣子的懂禮貌,透出了一股子的生疏和客套。

        那時候許雪莉心想,鈴鈴并不知曉,自己跟別的人不一樣。

        這個孩子不知道,自己不像那些來作秀的人,那些人并不是真心關心她,自然需要她強忍著討好。

        她給鈴鈴剝了個桔子,心想,自己的女兒真可憐。鈴鈴都不知道,這個剝桔子的女人,可是她的親媽。

        而自己更不知道,除了給女兒剝個桔子,還能為這個女兒做些什么呢?

        可是現在,鈴鈴看著木可人,眼底噙著淚水,面容流轉了縷縷熱切。

        那種感情,就跟剛才看著自己是兩回事兒。

        鈴鈴不再是剛才那個禮貌拘謹的小女孩兒了,她看著木可人,仿佛木可人就是她的親人。

        可是鈴鈴的親媽,明明就是自己。

        她跟木可人親,不能親口叫自己媽媽,連那句像我媽媽,也不是對自己說的。

        人家都說母女連心,母女之間會有著微妙的感覺。

        可是現在,孩子急切的眼神,卻并不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鈴鈴并不覺得自己像她媽媽,之前看了自己一眼,看自己的眼神跟看別人也沒什么區別。

        她沒對自己產生什么母女感應,卻說看到木可人就覺得很親切——

        原來自己女兒幻想的母親是木可人那樣子,卻跟自己沒什么關系。

        許雪莉仿佛被打了一巴掌,說不出的難受。

        就算當初,是許雪莉自己決意放棄鈴鈴這個女兒,丟掉包袱,尋求自己的幸福。

        可如今這一切,為什么對自己這么殘忍?

        木可人,她的存在,實在是太可恨了。這讓許雪莉感受到深刻入骨的羞辱,有的人的存在,就能將你襯得連地上的泥都不如!

        恍惚間,卻聽著一旁她那個遠房親戚解釋,這些年,是木可人資助照顧幫襯。

        如果不是木可人肯拿錢,他們這些親戚就算不忍心,也照顧不了小鈴鈴。

        許雪莉驀然閉上了自己眼睛,只覺得頭暈目眩。

        她仿佛耳邊還聽到了風吹過了風鈴,發出了叮叮當當的聲音。

        孩子貪婪的偎依在自己懷中,卻好似片刻都離不開自己。

        這個女兒,本是自己的。就算自己不要了,也不容別人奪了去。

        若是以前,也許因為自己心緒的激動,未免會在人前流露出幾許的端倪。

        只不過現在,許雪莉特別的會演戲。

        她經歷的事情多了,心腸硬了,也沉的住氣了。就算是現在,許雪莉臉頰之上,也是未曾流露出半點端倪。

        可是宋艾在一邊,就沒那么淡定了。

        宋艾輕輕扭過頭去,趁著沒人看見,她臉蛋之上頓時流轉惡狠狠的神色。

        木可人這個女人,也實在太過分了吧。

        自己今天容易嗎?來這里作秀,又挑衣服又化妝,還對那么丑的小孩兒流露出同情的樣子。

        包括今天請的那些媒體,還不都是原湘請來并且打理好的。

        就算發新聞,肯定也會挑好的說。

        想不到自己這么折騰,就給木可人暖場。如今木可人一來,就將別人所有的注意力給奪走了。

        偏生自己還挑不出木可人的錯,這個鈴鈴,還早跟木可人書信來往。

        這一次也是小鈴鈴的要求,請木可人來的,可不是木可人不請自來。

        而木可人這么一來,就將原本來的自己,襯托成了擺拍。

        這一刻,宋艾甚至禁不住惡狠狠的想,不會是安排好的吧。

        甚至鈴鈴那個書信,作假誰不會?

        至于這個鈴鈴,肯定也是木可人教她怎么說,怎么給木可人增光添彩。

        不錯,鈴鈴是個小孩子,不過現在的小孩子,是越來越厲害了。

        做做戲又算什么,小孩子難道就不會演戲了?

        宋艾暗中就翻了個白眼。

        宋艾本不是個很大方的人,更何況木可人跟宋家還有點微妙的敵意在。

        宋艾心里冷笑,她可是個很記仇的人。

        既是如此,自己倒是要想個法子,讓木可人栽跟頭丟丟臉。

        想到了蕭晟那張極俊美的面容,宋艾下意識就用舌尖兒輕輕的舔過了紅潤的唇瓣。

        接下來,宋艾就當眾說要為了鈴鈴驗血。

        原湘也想得很周到,直接就這么營銷,很可能讓人心生反感。可倘若宋艾的宣傳,是為了拯救一條生命,那就是一件善行善心了。要拯救小鈴鈴,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骨髓移植。只不過想要配型成功,也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么宋小姐,如果你跟小鈴鈴配型成功,你是否會答應骨髓捐贈,救小鈴鈴呢?”

        面對記者的鏡頭,宋艾顯得特別的善良和溫婉:“這是當然,我當然愿意。如果能夠拯救一條生命,我為什么會吝嗇。而且,其實骨髓移植對身體是不會有太大損害的。我也希望大家對骨髓捐贈,有正確的認知。”

        說到了這兒,宋艾甚至眼底流轉了淚水:“我,我真希望能夠配型成功,幫到小鈴鈴。”

        當然宋艾的內心,并不是這么想的。

        骨髓移植無害?見鬼去吧。

        醫院肯定不能這么說,不然怎么哄人救命呢?

        可有些孩子得病,根本就是成為了殘次品。這樣子的殘次品,在人類的歷史上,是應該被淘汰的。

        就算救回來,一個病秧子能有什么用?

        她宋大小姐,怎么會讓自己身體受損,救這么個病秧子?

        鈴鈴一點兒都不可愛,甚至病得有點丑。

        如果不是為了作秀,宋艾甚至懶得跟她說一句話。

        當然宋艾也看過一些電視劇,而且電視劇的劇情很狗血。比如女明星當中作秀,沒想到驗血之后居然配型成功,她自然也是反悔不想捐。而這件事情,自然也是會被公眾揭穿,揭破了對方虛偽的真面目。

        可宋艾就忍不住想笑,那些畢竟是藝術加工,現實怎么可能會這么狗血?

        配型成功?那根本都不可能。

        她肯定也不會覺得,這種電視劇情節,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宋艾一點兒也不心虛,她甚至含著淚水,摟住了鈴鈴,讓記者拍下了這感人之際的一幕。

        木可人早就采集了血樣,可惜她并不能跟鈴鈴配型成功。

        反而宋艾這么秀,許雪莉是沒辦法了,也為了自己善心,留下了自己的血樣。許雪莉眼皮突突的跳,只不過想來,醫院也不會隨隨便便的來驗自己的DNA吧。

        如果自己拒絕,可能反而會惹人懷疑。

        要是換成其他的女人,可能就不會留血樣,畢竟內心心虛。

        可是許雪莉膽大心細,她知道自己此刻若是遲疑,反而會惹人懷疑。

        所以許雪莉也留了自己血樣,一副很慷慨的模樣。

        在場的都是人精,在那些娛記心里面,也不相信宋艾說的。

        只不過現實不會那么狗血,真讓這幾個光鮮亮麗的女人中招。

        如果通過呼吁和宣傳,讓更多人知道,對于鈴鈴,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木可人有些悲傷的想,真希望有奇跡發生吧。

        如果有奇跡發生,也許鈴鈴就不會死了吧。

        臨走之際,許雪莉盯著這個瘦弱的女孩兒,放緩語調:“鈴鈴,你想要點什么,跟阿姨說吧,我會給你買。”

        鈴鈴搖搖頭,細聲細氣:“謝謝你,許阿姨。其實,我有的已經很多了。”

        許雪莉心想,鈴鈴小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太懂事了。

        小時候她死死盯著別的孩子吃糖,看得很認真,忍不住流口水。

        可是就算是這個樣子,鈴鈴也不會主動開口要糖。因為家里的人,爺爺,奶奶,甚至她的爸爸,都特別冷漠。

        除了自己,誰也是不會理睬這個女兒。

        那時候許雪莉就覺得,如果自己不管這個女兒,就沒人管鈴鈴了。

        鈴鈴好像一只小貓一樣弱,小時候奶也吃得不多。

        自己見女兒可憐,倒是總給她買糖,還買有些小玩具。

        鈴鈴雖然瘦弱,可是臉和身上,卻也總是干干凈凈。

        她那個鄉下老公,雖然不太喜歡這個瘦弱的女兒,卻很喜歡她這個漂亮聰明的老婆。只要許雪莉開口,她那個老公還是愿意給女兒一些東西。

        現在女兒這么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可是還是跟小時候一樣。

        這么想著,許雪莉從包里面掏出了一包糖,放在一邊。

        她細語柔柔:“阿姨這里,剛好有一包糖,留給你吃。”

        這么說著,許雪莉看到床邊幾上擺著幾本書冊,是給小孩兒看的連環畫。連環畫上,放了一疊放得整整齊齊信吧。那這些信,應該就是木可人跟鈴鈴玩兒的小游戲吧。

        許雪莉忽而內心浮起了一縷諷刺,真是可笑。

        鈴鈴居然說她擁有很多?

        傻孩子,你這輩子這么命苦,連好東西都沒見到幾樣,甚至連什么是好東西都不知道,你能有什么呢?

        就好像她們村兒的鄉下女人,一輩子侍候那些土氣的男人,這不是因為這些女人賤,而是因為這些女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樣生活才是好生活。

        許雪莉慢慢的伸出手,輕輕一撫自己如今穿戴的名貴定制,看著手中精巧的包,乃至于修飾得很好很漂亮的手指甲。她的手指甲修飾得很漂亮,不用像那些鄉下女人一樣,將手指甲泡在油膩膩的水里面。她以前一個月生活費,都不夠現在修個手指甲。

        而這樣,才叫活著,是一個女人該有的活法。

        宋艾在一邊忍住了翻白眼的沖動,她不知道許雪莉復雜的內心,此刻她只想笑。

        在宋艾看了,許雪莉根本不過是做戲。

        作為一個女明星,作為一個那么喜愛修飾自己容貌的一個女人。她的包里面,怎么可能湊巧有一包糖?

        這些女明星,吃飯都是數著米,生怕吃多了的。

        許雪莉不過是故意買一包糖,人前做戲而已。

        一個高高在上的許家小姐,豈會真對這么個病丫頭上心。

        不過木可人,卻有著不一樣的看法了,不自禁的對許雪莉改觀了不少。

        她也覺得許雪莉是故意放了一包糖,不過木可人的想法,沒宋艾那么陰暗,她覺得這是許雪莉對小朋友的一種上心。

        許雪莉的眼底,卻流轉了一縷寒光。這個孩子,終究是她不要的。

        她也只能給鈴鈴一包糖了。

        離開了醫院,木可人心情也不是很好。

        鈴鈴是那么的弱小、孱弱,仿佛風輕輕一吹,就會就此夭折。

        這個孩子,是這樣兒可憐。

        今年鈴鈴已經十歲了吧,可是她看上去,才七八歲,又瘦又弱。

        如果說女人如花,那么鈴鈴還沒來得及長出一顆小小的花苞,還沒來得抽出了嫩綠的枝條,就已經要被冰涼的風這樣子摧折。

        人的生命,為什么這樣子脆弱呢。

        她決定在最后的歲月,對鈴鈴好一些,多陪陪鈴鈴,給鈴鈴做些好吃的。

        本來上部電視劇殺青了后,木可人也是有一些別的片約。

        畢竟這個世界,都是講究人脈的。

        蘇宇跟木可人合作完后,一來是合作愉快,二來是討好蕭晟,也幫木可人做了個推薦。

        而木可人的容貌,確實也不錯。

        不過一來木可人沒什么感興趣的劇本,再來,如今她想陪陪鈴鈴。

        她電話給風小薇,如今風小薇是木可人的新經紀人了。

        畢竟司馨雖然掛名經紀人,卻實在不是干經紀人的料子。她在木可人身邊,基本是當保鏢。

        雖然風小薇是為了歷育才涉入這一行,不過干久了后,風小薇還是挺喜歡的。

        比起回老爸公司,風小薇還是覺得干經紀人比較有勁兒。

        木可人本以為風小薇會反對,沒想到風小薇還挺贊同的。

        風小薇覺得如今來找木可人的資源并不是很好,而且很多都是女配角,人設也不怎么樣。

        如果等劇播出了,木可人吸了一波粉,再有資源,肯定會上一個檔次。

        到時候就算是讓蕭晟喂資源,也更有效。

        木可人嗯嗯了幾聲,既然風小薇不反對,木可人也是放心了。

        她輕輕的嘆了口氣,不覺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陽穴。

        木可人心情郁悶,決定放縱自己一下,到了咖啡廳,點了一客甜品。

        甜品還沒送來,一道熟悉的身影,頓時便映入了木可人的眼簾。

        看到了原湘,木可人內心就打了個突。

        上次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膽子那么大,跟原湘說了那些話。

        其實自己呢,內心是比較忐忑。

        原湘很有氣質,看著不怒而威。

        木可人的暗中輕輕的嘆了口氣,每次原湘看到自己,都沒什么好話。

        加之自己心情這般低落,要不然,今天就別理自己這個婆婆?

        木可人暗戳戳的扭回頭。

        她的甜品送來,木可人拿起了勺子,小心翼翼的挖了一塊兒送到嘴里面。

        原湘今天氣色卻并不是那么好,她慢慢的合上眼,不覺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

        “原,原小姐,你沒事兒吧。”

        木可人雖然有些猶豫,可是還是詢問原湘。

        原湘不會是又低血糖了吧。

        原湘看著自己這個兒媳婦兒,不覺五味交織。

        她如今,真是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木可人眼神是如此的真誠,清眸如水。

        這樣子的一雙眼睛里面,當真隱匿著滿腹心機?

        木可人心里輕輕打了個突,旋即趕緊說道:“原小姐,你,要是沒事兒,自己就休息一陣子。”

        她準備離開,耳邊卻聽到宋艾嬌滴滴的嗓音:“阿姨,你在這兒啊。”

        宋艾嘴里面跟著原湘打招呼,目光卻也是禁不住落在了木可人的身上。

        她正憋著一口氣呢,如今卻又遇到了木可人。

        呵,木可人還真有股子鉆營勁兒,剛才搶了自己風頭,如今又跑來討好原湘了。

        這么會使勁兒,難怪能夠飛上枝頭。

        只不過木可人可能還不了解自己這位阿姨,原湘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主。
    甘肃快三和值
  • 喊数字游戏21规则 北京pk10走势教学视频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 乐享彩票 五星酒店 特殊服务 后二包胆什么意思 印尼艳照门视频 什么软件可以玩三公 兴华彩票是真的假的 游戏《森林》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