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言情 > 重生八零:媳婦有點田 > 章節目錄 第767章 恨(3)
        對于這一點,景老太心中是不滿的,有芥蒂的。

        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也對唐槐,總是存著一絲不喜歡。

        如果,她可以早點告訴他們,唐穎跟那個什么陳建睡過,她還會同意景鵬娶她嗎

        經景老太這么一問,除了景煊,村長和舒語他們,都用同樣的表情‘是啊,為什么啊’看向唐槐。

        他們也覺得很奇怪,唐穎跟陳建發生關系,這么嚴重的事,她為什么不說

        唐槐看了一眼他們,清淺一笑:“我剛開始是想跟景鵬哥說的,可是我還沒開口,景鵬哥就跟唐穎說,我性格古怪,品性不好,讓唐穎不要跟我玩。我聽到這些,是生氣的,竟然你覺得我性格古怪,品性不好,我就不跟你說,讓你后悔去!后來,唐穎哭著求我,求我一定要替她保密,當時我在想,她跟陳建發生關系,完全是被迫無奈的,她是為了救她阿爸,走投無路,只能這樣了。我知道,她是真心喜歡景鵬哥的,景鵬哥也是喜歡她的,我不能因為這個,故意去拆散一對互相喜歡的情侶啊。”

        “有些秘密,本人不愿意講出來,局外人就不要去講了,這樣很傷害人的,要不是唐穎找羅福算計我,她阿媽要將我和景敏置于死地,我也不會拆穿她。”

        唐槐笑盈盈地望向景老太:“這個時候拆穿她,景奶奶你才會相信我,要是之前我跟你說,你未必會相信我,可能還會認為,我是故意污蔑和陷害唐穎的,你肯定還會罵我嫉妒唐穎得到你的喜歡……”

        唐槐聳聳肩,“我……何必自討無趣呢。”

        景老太:……

        這么說,這是她的錯了

        唐槐的話,似乎也戳中了景老太的心。

        要是放在以前,唐槐跟她說,唐穎在外面有男人,還拿掉過孩子,她可能真的不會信,還會罵唐槐污蔑唐穎。

        景老太目光沒有之前那樣陰冷,但還是帶著一絲責怪和不喜,掃了一眼唐槐。

        這個丫頭,說話就不能婉轉一點

        就不能給她一點面子,然后哄哄她怎么說,她也是長輩。

        晚輩不應該尊重長輩的嗎

        唐槐的性格太不討喜了,真不知道景煊這小子,為什么這么喜歡她。

        喜歡一個溫柔的,會哄人的小姑娘不好嗎

        景煊似乎看穿了景老太的心一樣,他揚唇一笑,說:“奶奶,溫柔會哄人的女孩,不一定是真心對您的,也不一定是善良的。”

        “……”景老太詫異地看向景煊。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嗎為什么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景煊繼續道:“唐穎之前把您哄得可開心了,到頭來呢還有張詩婉,她每次見到您,是不是都表現得很乖巧很優雅最后呢唐槐性子直,說話更是直來直去,但是她沒心計,跟她在一起,您就會覺得,像照鏡子一樣。您對著鏡子里,鏡子里面的人,是不是也對著您笑你對著鏡子里的人哭,鏡子里的人是不是也哭您對鏡子里的人憤怒狂罵,鏡子里的人是不是也跟著您一樣的表情”

        “對對對!大哥形容這個,太貼切!你是怎樣的人,鏡子里出現的就是怎樣的人。我老師講過這樣的哲理,說你對別人怎樣,別人對你就怎樣。奶奶您以前不喜歡唐槐,唐槐不喜歡您也是有理由的。唐槐的性格和心,就像一面鏡子,善良,不心計。”景敏非常贊同景煊這番話,用鏡子來形容唐槐,真的太貼切了。

        唐槐聽了景煊和景敏兄妹倆的話,差點沒笑出聲笑。

        她沒心計

        她善良

        沒心計,善良,用來形容她,不太好吧……

        這樣夸她,她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你說她好就好唄,反正我老了,說的話你也不聽了,你喜歡就喜歡吧,我能怎樣。”景老太幽幽地道。大家都知道,這話是對誰說的。

        對于之前死也要反對他們在一起,現在景老太的態度,算是很好很好了。

        景煊給景老太夾了一塊魚腩:“奶奶,這塊肉嫩滑,沒魚刺,很好吃的,您吃。”

        景煊這舉動,讓景老太心里舒服了些。但她還是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我沒牙,魚這里的肉,只能我吃,你們都不準吃。”

        景煊笑道:“您就放心吃吧,唐槐不會跟你搶的,她不愛吃魚腩,她愛吃魚頭和魚尾。”

        而魚頭和魚尾,是景老太最不喜歡吃的部位。

        唐槐點頭,附和著道:“是啊,我喜歡吃魚頭和魚尾,特別是魚眼睛。”

        “這樣啊那這這塊魚頭,你全吃了。”舒語把魚頭,夾到唐槐碗里。

        唐槐開心一笑:“謝謝舒老師,這魚眼睛好大,我很喜歡!”

        …

        廚房里,氣氛還算溫馨。

        外面,唐穎的哭聲未止,跟廚房里的氣氛,完全不搭……

        當晚,唐穎就被送到老房子了。

        村長本來想著自己送的,景老太卻提出,讓唐槐送。

        唐槐吃過晚飯后,也想散散步,然后回去休息。

        她沒有拒絕景老太,為他們,送唐穎到村長的老房子。

        唐槐手里拿著手電筒,天還沒黑,她沒有把電筒打開。

        唐穎在前她在后。

        唐穎不肯過來的,唐槐哄她,說去找景鵬,她才不吵不鬧過來。

        在路上,她一會兒歪著腦袋殺笑,一會兒又很癡情地說著“景鵬哥,我喜歡你,很喜歡哦”。

        唐槐走在她身后,目光平靜淡然地看著她的背影。

        唐穎的傻,表現得淋漓盡致,有時候還流口水……

        她,這么經不起打擊

        這樣就傻了

        唐穎一直都不是一個非常孝心的人,唐槐不信,楊紅星的死,把她打擊成這樣。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她跟陳建的事,她害怕成瘋了

        還是,景鵬提出離婚,導致她瘋的

        一個心思歹毒的人,竟然沒有一點承受能力?

        一抹譏諷,從唐槐眼里閃過。她的目光,鎖住了唐穎整個身影,淡淡地開口:“唐穎,之前跟你說過,喜歡景鵬的女孩張詩芳,你還記得嗎”

        “景鵬哥……景鵬哥……“唐穎沒聽到唐槐的話似的,沒有理她。

        唐槐又道:“她害我不成,最后沒了一條胳膊和腿,現在成了殘疾,還坐牢了。”

        此時,她們走在一條小路上,路的兩邊,都是稻田,秋季的稻谷收割了,田里全是水。與其說這是小路,不如說是田埂。唐槐話音一路,唐穎突然腳下一滑,摔了一跤,她的下半身,都掉進田里去了。

        她臟臟的布鞋全濕了,腳底一股寒意竄上來,冷得她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唐槐走到她跟前站立,垂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能起來嗎”

        唐穎抬起頭,撇著嘴,一副要哭的樣子看著唐槐:“……”

        唐槐笑意加深:“快點起來吧,你現在懷著孕呢,天又冷,你雙腳著涼,很容易導致宮寒的,這樣,就很容易流產……”唐穎的嘴,撇得更厲害了,眼眶都紅了,里面有淚珠在閃爍,她在憋著哭。

        “快點起來哦。”唐槐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聲音中,卻不帶任何情調:“要是不了孩子,你就無法繼續留在景家了哦,還是,你想在這里大哭,把村民引來,然后跟他們哭著說,是我把你推下去的”

        唐穎身子趴在田壁上,田壁不高,她要是想站起來,輕而易舉的事。

        “唐穎,傻好啊,不然,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嗎”唐槐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語氣更溫柔了:“乖乖起來,別鬧脾氣了,你不想到老房子去,也不要跳進田里啊,多冷的水啊,還有小蟲子咬你的腳哦。像張詩芳那樣哦,被壞壞的蟲子咬了,要截肢。”

        “哇——”

        這時,唐穎突然放聲大哭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田里爬起來,“景鵬哥,有人欺負我……有人欺負我……景鵬哥,你在哪……哇哇……”

        唐穎起來后,就一邊哭一邊朝前走去:“有蟲子咬我,有壞壞的蟲子咬我……景鵬哥……”

        唐槐跟在她身后,一臉的饒有興味。

        唐菲收拾好自己的衣服了,她的衣服不少,都是唐穎給她的。

        最近一段時間,唐穎經常買衣服,穿沒幾天,就給唐菲穿了。

        質量好,款式又新潮,唐菲舍不得丟下一件。

        所有衣服裝進一個布包里,滿滿的,放在客廳的沙發上。

        讓她看到希望的是,在收拾東西時,她竟然在衣柜底下,翻出幾個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全是純金的首飾!

        那些首飾,一看就是年輕女孩配戴的,唐菲知道,這些首飾是唐穎的,不是楊紅星的。

        她把首飾藏好了,明天帶著它們一起離開這里!

        有了這幾件首飾,她不愁錢了,拿到在城市去,一定能夠換很多錢!

        有了錢,她還怕被餓死

        唐菲與布包排排坐,在那里想著事情。

        楊紅星死了,唐穎傻了,她不難過是假的。

        可是難過歸難過,她得繼續活。

        明天,她就要孤身一人離開這里,真正到外面去生活了。

        以后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呢

        還沒想到一個好的結果和計劃,唐槐和唐穎來了。

        見到唐槐進來,唐菲臉色一冷,倏地起身沖過來:“你滾出去!”
    甘肃快三和值
  • 大富翁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中山足浴特殊服务 河北500万完场比分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 图片性感美女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老时时彩宝典 新浪时时彩五星走势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