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都市 > 大秦帝師之曠世奇人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 呂雉之能
        周毅看著呂雉略帶忐忑的表情之后微微一笑,此女乃千古第一女子雖然不是,但也可以堪稱第一女帝,他對有才能之人,一向來者不拒。

        “呂雉,想要進入帝師府并非易事,帝師府從來不需要無能之輩。”

        此話一出呂雉內心咯噔一下,不過雙眼卻閃過了一絲精光!

        雖說周毅此話似乎很嚴厲,但是在她看來周毅話語之中的意思非同小可!

        帝師府不要無能之輩?這意味著什么?

        她若是想要加入帝師府,周毅并不是給她安排一個什么侍女這樣的身份,而是要給她能施展才華報復的平臺。

        呂公一時間并未聽出這層意思,還以為帝師認為呂雉自不量力,則連忙說道:“呂雉夠了,帝師府豈是你一介女流之輩想入就入的?”

        “呂公,非也。”周毅淡淡一笑打斷了呂公的呵斥。

        “男女者,皆人也,有志者,有才者皆是大秦之福。”

        此話一出,呂公內心大駭。

        他當然知道周毅并非常人也,但是現在這番話可謂是太過于驚人。

        男尊女卑,這幾乎是這個時代所有人的共識,即便大秦開放,這個現象其實并未減少。

        男尊女卑幾乎已經成為了人之常情,女子縱然有經天緯地之能,除了依附之外,根本沒有施展才華的機會,也不會有人相信區區女子會有才能。

        更不會有人相信什么男女平等。

        然而,帝師的意思卻將男女放在了同一高度?說出了男女皆同的說法?

        這等說法不僅僅說明了帝師非常人的思維,更是說明了帝師的胸懷寬廣,帝師府似乎也在無形之間成為了有才能之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帝師,您的意思女子也有施展才能的機會?”呂雉的語氣都變得有一些發顫。

        女子登堂入室?

        此舉甚至比‘變法’都要令人震撼。

        “正是如此。”

        短短的四個字,不僅僅是讓呂雉目瞪口呆,便是呂公也有一些發懵。

        “帝師容納天下之心,令人敬佩。”

        呂公嘴上雖然這么說,但是他明白,他帝師府任用女流之輩無人能說什么,但是這天下朝堂是不可能有女子上殿堂的。

        除非,真的能徹底改變男女尊卑的問題。

        此舉,甚至比謀反更難!

        周毅淡淡一笑,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看著呂雉淡淡的說道。

        “呂雉,你如何看待當今天下的局勢?”

        呂雉雖是女流之輩,頗有治國之才,在后世雖然對呂雉的描述,多有兇狠、惡毒、狠辣等,但其中亦有一些對于女子的詆毀。

        呂雉統治期間實行黃老之術與民休息的政策,廢除挾書律,下令鼓勵民間藏書、獻書,恢復舊典。為后來的文景之治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司馬遷在《史記·呂太后本紀》中對她的評價是“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給予呂后施政極大的肯定。

        周毅拜訪呂府,除了呂公的邀請之外,他對這名曠世奇女子也有著很大的好奇,當然也有納入帝師府的心思。

        “帝師,當今天下一統,卻暗藏洶涌,如今刑罰苛刻,賦稅徭役過于嚴重,雖說為抵御外敵,但民生疾苦,恐不久之后天下將大亂。”

        此話一出,呂公瞬間懵了,臉色發青。

        一個女子居然敢說什么天下大亂?更是直指賦稅嚴重,刑罰苛刻?

        這可是當朝帝師。

        但帝師的面前這么說?說大秦不好?這不是瘋了嗎?

        若是大秦如此不堪,帝師為何要出山了?

        “妹妹,你胡言亂語什么?”呂澤本來就嚇得肝膽欲裂,雖然帝師沒有追究,但是他依舊心有余悸,內心捏了一把冷汗。

        如今呂雉一開口,直接把呂澤剛剛放下去的心,瞬間提了起來,于是連忙指責呂雉。

        “娥姁,閉嘴!”呂公更是直接呵斥:“天下豈是你這不出閨閣的女子能懂得?”

        呂雉聞言,絲毫不為所動,反而雙目直視周毅,似乎堅定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她很聰明,甚至說精明!

        她非常的清楚,這可能是徹底改變她命運的時刻,若是抓不住,恐怕她會后悔一生。

        不久前,她的父親告訴她好好展示琴藝舞等,也許能進入帝師府當丫鬟,這已經讓她振奮無比了,畢竟帝師府可是傳說中的地方。

        但是,如今帝師居然親至,并且很顯然對她多看了兩眼,若是不抓住機會她怎能甘心?

        至于父親和兄長的告誡,直接被她拋到九霄云外。

        “呂公,便是女子亦有驚才絕艷之輩。”周毅淡淡一笑:“這天下之錯,若不知便罷了,若是知之而不敢言,是為懦弱,見位高者權重者不敢言,乃不忠,二者皆庸。”

        說到這里,呂雉松了口氣,她也確定了內心的想法。

        帝師,果然非常人!

        “帝師圣人也。”呂公一愣,當場奉承道,不過這句話也有七八分是他的真心。

        在他看來,當今天下也就只有帝師敢這么說,能這么說。

        “今日我來此,希望爾等不要多言,知之即止。”周毅說道。

        “草民萬萬不敢。”呂公、呂雉、呂澤紛紛說道。

        “帝師離去后,可否說?”呂雉忽然問道。

        “可言。”帝師微微一笑。

        呂雉當場拉著呂公跪了下去:“多謝帝師大恩!”

        呂澤則一臉的懵,不過也跟著跪了下去。

        呂公很快反應了過來,帝師蒞臨,若是傳出去,恐怕呂府的地位瞬間暴漲,便是縣令都不如,隨后,呂公高看了呂雉兩眼。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這個女兒,恐怕有著自己都不知道的驚人之才。.
    甘肃快三和值
  • 助赢计划软件准不准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冷热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pk10稳赚技巧数据多高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时时彩龙虎怎么玩讲解 福彩双色球复式投注 11选五稳赚 u米娱乐怎么样 紫金国际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