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鐘妃今天又在禍國 > 章節目錄 49.晉玲酒(營養液四千加更)
        正版不易, 支持一下蠢作者吧~  后宮中人或多或少都知道, 成帝當年并非正統皇嗣繼位,先孝帝晚年接連喪子, 白發人送黑發人,經受了重重打擊后撒手人寰, 孝帝去后, 膝下空虛, 中宮皇后白氏與群臣商議, 商議來商議去, 最后把皇位商議給了與近乎要五服開外的吳王三子,也就是如今的成帝。

        如果非要說那時候的成帝有什么優勢的話, 大概主要是三條。

        其一是, 他夠小。

        在白皇后與四個托孤重臣商議了近一年的情況下,成帝最后在洛陽承祚登基時,也不過才六歲。

        其二是, 他爹死的巧。

        吳王在先孝帝駕崩的三個月前就在美妾身上馬上風了, 后來先帝賓天,有消息傳, 中宮選人的范圍擴大到了吳王子嗣的頭上后, 吳王馬上就被非常“妥善”地安置完全了。

        可惜吳王妃千算萬算, 最后機關算盡, 卻是不僅沒有算到其一的必要性有多大, 也沒算著其三這點。

        其三就是, 陸家。

        成帝在還是吳王三子時, 是被記在吳王側妃陸氏名下的,陸氏幼時遭罪,無法生養,待成帝這個兒子視若己出,十分親厚,而彼時彼刻,先帝去后,大莊群龍無首,四境八方蠢蠢欲動,內憂外患之時,是楚襄侯世子,打出了對北戰役的第一場大勝。

        哦,對了,陸側妃出身楚襄侯府,是楚襄侯府庶出的六姑娘,而那個打出第一場勝仗、在軍中威望大漲的陸言緒,正是陸側妃的嫡出兄長。

        至此,就在大莊朝的風雨飄搖、動蕩不安之際,既然諸人都不想百年后背上亡國、禍國之罵名,那大家就坐下來好好地聊一聊,分一分權勢與責任,談一談當下與未來,定下成帝這個最可能的不可能之人的登基,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了。

        畢竟最后這結果,起碼看上去,是大家所有人都滿意了的。

        但鐘情知道,歌舞升平、言笑晏晏的合樂景象,只不過是大家所有人有志一同作出來的表面模樣,從楚襄侯府與孝端皇太后白氏的娘家程國公府幾番博弈,讓當時完全不合規矩的吳王側妃陸氏以成帝生母之名入主慈仁宮得封太后以來,幾方勢力暗流涌動的斗爭與博弈,就從來沒有平息下來的時候。

        先孝帝駕崩之前,身旁陪著的,除了自己的中宮皇后白氏,還有四個被他臨終托孤的肱骨之臣。

        尚書令謝闊、老鎮國公傅倚讓、大理寺卿白啟鶴,和驃騎大將軍韓淵。

        也就是后來大家有志一同用“傅謝白韓”來指代的托孤四臣。

        自然,成帝親政至今也有一十余五年了,當年權勢赫赫的托孤四臣,尚書令謝闊在局勢穩定、成帝登基后的第一個月就掛冠而去,歸隱山林含飴弄孫了;老鎮國公九十高齡,不過拖延了兩三年就溘然長逝,將鎮國公府交付與了自己的大兒子,如今的鎮國公,也就是傅皇后的親祖父;大理寺卿白啟鶴倒是受著自己親妹妹孝端皇太后的庇護,至今還留在任上;驃騎大將軍韓氏一族,卻是奉命鎮守西北,久不回洛陽了......

        不過故人雖走,茶卻未涼,最顯而易見的就是,當年成帝要大婚親政時,孝端皇太后給他先內定了的,本是謝家嫡出的貴女,也就是后來的婉貴妃,是成帝自己橫插一杠子,請得了鎮國公的親口應允,把傅氏女迎入了中宮為后。

        也可以說,是把傅家拉下這趟渾水來,站在帝王之側,與謝家壁壘分明地對戰。

        而如今成帝的后宮之中,乍看雖不顯然,細究下去,卻也處處是幾家博弈留下來的陰影,傅皇后和婉貴妃自不必提,就說那下面出自與謝氏通家之好的威毅伯府的柳麗容、來自鎮國公夫人陳氏娘家的容嬪、孝純皇太后出身的楚襄侯府嫡出三姑娘陸貴人......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成帝二十一年的這次選秀,自然也不能免俗,單就鐘情自己印象中的,今年這次來的秀女,就包括了傅謝白韓家各自的女兒,什么傅皇后的堂妹、婉貴妃的庶妹、兩位皇太后各自娘家的侄女/侄孫女......這些女人鐘情上輩子都是驚艷過的,但真要說起來,除過秋嬪,剩下的,在鐘情看來,也就不過爾爾。若是后面再被撂了牌子的,那對鐘情來說,可就更沒有什么印象了。

        但是這些人里,卻唯獨有一個,上輩子雖是落了選,卻是叫鐘情印象深刻,記憶猶新,一直到如今。

        驃騎大將軍韓淵的小孫女韓雪蘭,也就是當下,正好奇地偷偷抬眼瞥著各方神色的那個明艷小姑娘。

        不期然地撞上鐘情看過來的視線,韓雪蘭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識地,眨了眨眼睛,對著鐘情綻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鐘情也忍不住笑了。

        上輩子,韓雪蘭偷偷攔住自己的坐輦請求自己幫忙撂了她牌子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當時鐘情就納罕,這是哪家的小姑娘,能活得這么自然自在,活潑悠哉。

        像一個暖洋洋的小太陽。

        鐘情唇角微彎,抬起頭瞅了瞅傅皇后的神色,果不其然,傅皇后正目帶探究地等著她的回答,鐘情抿唇一笑,直白道:“臣妾看著哪個都挺好的,春花秋月,各有千秋,陛下總有喜愛的,就都留了吧。”

        新進秀女此番入長信宮,還只是初選,會從這一百二十余位秀女里挑選出二十到五十位不等留下,賜住儲秀宮,待得三個月的宮廷禮儀教習過后,經過復選、終選,最終甄選出真正被留下來封位的寥寥幾個。

        傅皇后頓了頓,再開口時,語氣中依稀帶了幾分揣著試探的笑意:“鐘妃不再看看?”

        鐘情不禁在心下笑了一笑,韓雪蘭是成帝登基以來,韓家往宮里送的第一個姑娘,還是嫡出的嬌嬌女,不論韓雪蘭自己心里究竟是打著怎樣的小九九,此時此刻,于大庭廣眾之下,在復選時就要撂了韓家姑娘牌子的話,鐘情是決不會從自己口里說出來的。

        而另外一個......鐘情的目光不經意般在那婉約些的姑娘身上輕輕掃過,陸氏妍珺,孝純皇太后娘家陸氏的女兒,成帝青梅竹馬白月光陸沉珺的妹妹,陸家精心蓄養了近十年的秘密武器......鐘情忍不住又細呷了口手里的茶,突然就覺得,今日這日子,也許還真是蠻有趣的。

        上一世,因著與陸沉珺之間的齟齬,鐘情很是為著反對陸妍珺入宮而努力過一番,最后成帝也確實如她所愿,順了她的意思,不過......最后他們哪個,都比不得孝純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堅持。

        鐘情已經與孝純皇太后為這事兒鬧過一輩子的不愉快了,這一回,鐘情興致缺缺地想,既然孝純皇太后都那么堅持了,那就如了她老人家的意好了。

        鐘情是無可無不可的。

        ——只要陸妍珺跟上輩子一樣,規規矩矩的不往鐘情眼前現,鐘情也無意多去為難她。

        傅皇后這看似不經意的神來一筆,鐘情就估摸著,多半是礙于自己“賢惠”不好直接出面,想找人出頭當槍呢。

        鐘情莞爾一笑,斬釘截鐵地回道:“真沒什么需要臣妾再看的了,這兩位妹妹麗質天成,以臣妾這俗人眼光來,都是頂頂滿意的。”

        “你是個看著什么都說好的......罷,本宮也不好強人所難,”傅皇后笑著搖了搖頭,狀若親熱地嗔了鐘情一句,然后轉頭看向另一邊的婉貴妃,笑著道,“選人這事兒是勞不得那個慣常躲懶的老好人了,婉貴妃來拿個主意呢?”

        婉貴妃高貴冷艷地端坐在傅皇后左手邊的第一個,居高臨下地審視了殿下跪著的二女一眼,也沒有推拒,直接冷冷地開了口:“抬起頭來,給本宮看看。”

        韓雪蘭初生牛犢不怕虎,說讓抬頭就抬了頭,直愣愣地讓婉貴妃好好“看看”了。
    甘肃快三和值
  • 广东36选7开奖规则 广东时时11选5结果 3D2019173期开机号 快乐赛车开奖官网 河北11选五怎么投注赚钱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 福彩3d二码走势图 安徽体彩11选五遗漏 广东福彩36选7走势 今天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