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野性難馴 > 章節目錄 39.Chapter  39
        此為防盜章, 小可愛訂閱率不夠哦!72小時后再來看或者補齊訂閱  有了觀眾, 她的勝負欲瞬間被點燃。

        興奮的在前面領跑,后面一長串警車此起彼伏的警笛聲鉆進耳朵,時遠時近。

        擦肩而過的風聲, 車胎摩擦路面的聲音, 獵獵作響的衣角, 身后忽遠忽近的警笛聲,以及隱沒在遠處段泓的呼喊聲都被她拋在腦后。

        速度, 極致的速度,令她亢奮到足以忽略所有。

        直到后面的警車被顏卿拉著在高速路上繞了幾個來回, 被甩了很遠還吭哧吭哧的追著。

        過完癮的顏卿速度慢下來,故意吊著后面的車, 在他們被甩了很遠后刻意放慢速度, 等他們追上來時又飛馳向前, 留給他們的只有尾氣, 這樣幾個回合, 后面的警笛聲有氣無力的響著,累癱一串車。

        已經過去半小時, 原本一個周密的逮捕任務被這條橫沖直撞的烈馬撕開了一道口子。

        警車里身心俱疲的小警員不禁懷疑人生。

        他們只是一個安分守己為人民服務的警察,有抱負有雄心有錯嗎?

        招誰惹誰了,大半夜跑這來跟一匹野馬飆車?

        問題是——還被吊打。

        終于在他們快要自閉的時候, 玩味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來, 似乎還夾雜了幾分興奮, 就像饑餓已久的獵豹見到了美味的食物。

        “都回去, 我來。”

        漆黑的夜空下,荒涼的高速上一輛機車一輛越野車展開了這晚最后一場追逐戰。

        顏卿余光看向齊頭并進的越野車,隔著玻璃看不清男人的容貌,隱約露出個輪廓。

        她朝著越野車豎起大拇指,然后在空中翻轉指向地面。

        明晃晃的挑釁。

        言辭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對她的挑釁有些不以為意,看著不遠處的轉彎路段,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方向盤,眼中帶著勢在必得。

        彎道定生死。

        顏卿同樣也看到了前面的轉彎。

        隱在頭盔下的眼睛微微彎著,盛著笑意,閃著狡黠的光。

        兩車幾乎同時加速,沖向前面的彎道。

        在越野車即將超過機車時。

        顏卿送了一個飛吻給車內的人,往旁邊一拐,進了岔路。

        拜拜~

        姐姐不跟你們玩了!

        高速路上,越野車停下來,言辭從車上走下來,在圍欄前止了步伐,好像在等著什么。

        從顏卿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一個輪廓,身形高挑,伴著身后的夜幕,顯得有些冷硬。

        顏卿想,技術不錯,不過跟她玩有些班門弄斧了。

        揚唇笑了笑,他的臉色這會兒肯定跟鍋底一樣黑。

        顏卿想,他的臉色這會兒肯定跟鍋底一樣黑。

        正在她得意時,腳下一沉。

        她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嘴角微微抽動。

        不會……這么倒霉吧……

        儀表盤上明顯閃動的紅色標記讓她心底徹底涼下去。

        剛剛太過興奮根本沒注意到油量。

        兄弟,給點面子啊!

        不動。

        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還是不動。

        你……你倒是走啊!

        穩如泰山。

        甚至徹底熄了火。

        言辭在路口等了會兒,看著那道慢慢往前蠕動的身影,嘴里發出一聲嗤笑。

        從兜里皺巴巴的煙盒里摸出最后一根煙,叼在嘴里點著,就著燥熱的風悶了一口,吐出來,迷霧般的眸子里透出幾分銷/魂,一直緊緊夾著的眉頭舒展開。

        小樣,跟他斗!

        言辭晃著長腿慢悠悠的走過去,幾百米的距離硬生生讓他走了十分鐘。

        顏卿自暴自棄的放棄治療,摘下頭盔,扒開悶熱的機車服,倚靠在機車上,看著他走過來。

        只是……

        越看越覺得有什么不對勁。

        顏卿正了正身形,瞪著眼睛看向散步似的走過來的男人。

        這……這人怎么這么像她前男友?!

        在她晃神間言辭在相距十米的地方站定。

        顏卿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差點讓她從車上掉下來。

        暗暗咬牙,這世界真他媽小,在這荒郊野外的都能遇到前男友。

        想到自己不聲不響的消失了四年,原本慵懶的姿態變了個味道,后背僵直,帶著心虛,漂亮的眸子微微垂向地面。

        不過心虛愧疚轉瞬即逝,顏卿是個沒心沒肺的主,她長這么大還沒怕過誰,對方又沒見過她,她也犯不著擔驚受怕的。

        況且就算是他認出來又能怎樣,還能拆了她不成?

        后來經過她多次親身體會,身強體壯的前男友真的會拆了她。

        這些都是后話。

        想到這里她又有了底氣,勉強掩住了心虛,開始打量起越靠越近的男人。

        幾秒鐘的時間從他臉上到全身,雷達探測儀似的把男人上下掃視一遍。

        得出兩個結論和一個疑問。

        盤靚條順,真帥!

        她眼光真好!

        該怎么把人撩到手?

        “警察叔叔,大晚上的,來散步看星星啊?”顏卿把散下來的頭發攏到一邊垂下來,眼角略微上挑,靠在機車上,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打了聲招呼,一點不像是被追捕的嫌疑人。

        “大晚上這是跑這來cosplay失足婦女呢!”言辭第一眼見到她就知道她是個會勾人吃人的妖精,身上那股玩世不恭的勁又出來了。

        “求拯救。”顏卿眨了眨眼,瀲滟夢幻的桃花眸中裝著一汪柔情。

        這個樣子也太男人了。

        顏卿瞇了瞇眼,怎么辦?她更喜歡了。

        對于顏卿來說,言辭再次出現在她世界里無異于一頭綿羊誤入大灰狼的領地,時時刻刻都有可能被撲倒。

        只不過這只是顏卿單方面認為。

        在顏卿糾結著怎么把前男友變成現男友這個問題時,言辭邁開長腿,走到她面前,膝蓋抵在機車上,傾身靠近,嘴角的笑意很深,目光專注的盯著她的臉,她注意到他微動的喉結。

        覺得他這個樣子性感的要命。

        饒是定力很強的她也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兩人離得很近,近到她都能聞到他身上的煙味兒,他的手臂在空中環到她身后。

        劇情發展這么快的嗎?

        開篇就這么激情?

        她還沒準備好啊!!!

        顏卿睫毛顫了顫,閉緊嘴巴,生怕她一張嘴,心里撞到她心肌梗塞的小鹿跳出來。

        他越湊越近,眼皮上的紋路清晰可見,睫毛根根分明,最吸引她的是那雙迷霧繚繞的眼睛,讓人很想一探究竟。

        她垂在一旁的手指緊張的蜷起來,臉上帶著一閃而逝的嬌羞,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唇角動了動,“你……”

        “咔噠——”手腕上搭上一道微涼的金屬物。

        顏卿愣住,木然的眨了眨眼。

        看著他眼中含著笑意退開半步的距離,長腿筆直的立著,抱著胳膊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腦子里正想著多年不見的前男友遇到前女友的某些打碼激情戲的顏卿半晌才反應過來。

        手銬!

        媽的!

        這男人竟然使用美男計!

        言辭用手指勾著她腕間的手銬悠哉悠哉的走在前面,還時不時晃一晃,顏卿背對著他,被他拉著走的踉踉蹌蹌,手腕上細嫩的皮膚被磨的生疼。

        “言辭,你能不能讓我好好走路!”顏卿被他拉著倒著走很難受,情急之下叫出他的名字。

        話剛脫口而出,顏卿就想一頭撞死在電線桿上。

        現在的劇情是剛認識,剛認識啊!!!

        果不其然,聽了她的話言辭腳步頓住轉過頭。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目光瞬間變得銳利起來。

        顏卿干巴巴笑了笑,看到同樣帶著手銬被帶過來的段泓,眼睛轉了轉,“聽他說的,言大隊長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凡是見過你的人無一不拜倒在你西裝褲下。”

        “拜倒在我西裝褲下?”言辭嘴角的笑突然深了幾分,瞥了眼湊過來的警員。

        顏卿點頭如搗蒜,根本不知道他問了什么,只想把不小心叫出他們名字的事情翻篇,指著段泓,“對對對,他也是其中一份子。”

        段泓坐在車里瞪她:???

        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老子是直男,筆直筆直的!

        她這句話讓氣氛曖昧起來,在場的警員都聽到她揚高的聲音,小心翼翼的目光在黑著臉的言辭和一臉懵的段泓之間來回游移。

        看著言辭越來越黑的臉色,顏卿十分坦然的受著他目光的凌遲。

        心里卻打起鼓來。

        她好像說錯什么話了。

        她想表達她小弟喜歡……啊呸,崇拜他,她才知道他的名字!

        這下好了。

        拍馬屁拍到馬蹄上了。

        卻見言辭勾唇一笑,手上拽著她的力道加重幾分,咬牙切齒道,“可惜了,老子喜歡女的。”

        為了防止她再從她嘴里說出什么石破驚天的謠言,言辭把她安排在自己的車上。

        要跟前男友同一輛車,她打死也不干,不過雙手被反銬在身后,又被他拉著,她行動上的抗議沒有起到有效作用。

        “警察叔叔,這里有人綁架!我要坐警車。”

        她身上還穿著厚重的機車服,今晚一番折騰下來渾身是汗,頭發散亂,淺淡的妝容也暈開。

        被言辭不由分說的塞進車,她扒著車窗朝外面呼喊,“救命啊!有人綁架!”

        言辭不耐煩的朝一干就差搬個小馬扎磕著瓜子看戲的人中氣十足的吼了一聲,“一個個沒用的棒槌看什么!收隊,回警局。”

        說完轉身上了車。

        “麻煩把我的寶貝疙瘩輕抬輕放。”顏卿不放心的又探出頭去,生怕自己的寶貝有一點點損傷。

        言辭拉過顏卿的手銬,打開一只銬在頂棚上。

        窄小的空間里,顏卿活動了一下被解開的手腕,晃了晃被吊起來的手臂,她是個識時務的,面對這種絕對壓制下,她聰明的安靜下來,懶懶的靠在靠背上。

        “怎么不喊了?你剛才應該喊個非禮。”言辭叼著煙屁股,上面的煙蒂將落不落。
    甘肃快三和值
  • 20选5复式模拟选号 七星彩走势图 新疆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新疆时时开奖的结果 一分赛车的计划软件 北京赛计划群 3d开机号对应码凤彩网 360老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手机热门棋牌 安徽时时直播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