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意小说 > 言情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 章节目录 【122】九哥的礼物
        别的弃婴的襁褓里都?#20146;?#30528;玉佩,装着秘籍,再不济也是一封血书,他爹的襁褓倒好,一本烂歪歪的菜谱。

        莫非我爷爷是个厨子

        俞婉一脸认真地想。

        她爹长在俞家,就是俞家人,她也是俞家人,至于旁的,她倒并非十分在意。

        俞婉把册子还给了大伯。

        大伯顿了顿:“这……”

        俞婉微微一笑:“大伯收着吧,?#39029;?#33402;不精,拿了也没用。”

        大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把册子收回去了。

        至此,俞峰终于不再纠结于天香楼没给自家亲爹正名一事,不过,?#19981;?#28982;对天香楼失了好感就是了。

        “生意做得这么大,我还当是个多正派的人。”送俞婉出门时,俞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俞婉含笑道:“大哥没听过,无奸不商吗”

        俞峰立刻挺直了腰杆儿道:“我们可不要做奸商!”

        俞婉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好好好,不做。”

        可就算不做奸商,也不能做老实人呀,这?#36182;潰?#32769;实人总是容易吃亏的。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拿出来与俞峰争执了,俞婉带上大伯母做的玉米面馒头回了屋。

        她前脚一走,后脚,俞峰便将爹娘与俞松叫到了一处:“对了,我想问问你们认不认识那位新来的万公子”

        俞松的下巴搁在桌上,无精打采道:“不认识。”

        他这几日闭门养伤,连院门儿都没出过,更别说村那头的先生了。

        大伯母也摇了摇头:“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那位万公子出了什么事吗我听说他与县令都认得,是个很厉害的人。”

        认得太抬举县令了吧

        “没什么,我随口问问。”俞峰本想把燕九朝的身份告诉家人,?#19978;?#20102;想,又觉得还是暂时不说的好,以免惹了那位二世祖不快,寻他家麻烦,那可愁死人了。

        “没什么还把人叫来!”俞松翻了个白眼回屋了。

        俞峰蹙了蹙眉:“他最近火气怎么这么大”

        大伯母淡道:“自郭家搬来就这样了。”

        “郭家啊。”俞峰没说什么了,便是沉?#28909;?#20182;,也不大?#19981;?#37101;家,索性郭家最近还算老实,没再继续闹事。

        隔壁屋,郭羡巧已经歇下了,郭氏夫妇却还醒着。

        晚饭吃了肉,郭大佑坐在?#39318;?#19978;剔牙。

        杜金花解开绑在棉衣里的钱袋,把铜板与碎银倒出来,一个一个地数着。

        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杜金花道:“你说俞家真?#30171;?#21069;不一样了啊,咱们来了这几日,顿顿都能吃上肉!比在咱家的日子好多了!”

        早在此番大伯母回门,带了不少腊肉与卤肉时,杜金花就猜俞家是不是没从前?#21069;?#31351;酸了,不然一个连粥都喝不起的人家,怎么会往娘家提那么多肉呢

        可她没料到俞家不仅是不穷酸,还过得比他们家更富了。

        “怎么你羡慕啊”郭大佑唆了唆牙,往椅辈上一歪道,“行啊,咱爹在世时,不老说小峰与大闺女的亲事吗俞老爷子也同意了的!”

        杜金花白了他一眼:“?#35889;?#19978;的话如何当真!”

        郭大佑得意洋洋道:“你若想要这门亲事,我自然有法子让它成真。”

        “我才不要!”杜金花把数好的铜板与碎银装入钱袋,紧紧地绑回自己身上,“我闺女生得这么美,将来是要大户人家的奶奶的,一个乡下泥腿子,也配!”

        郭大佑呵呵道:“人家做着生意呢,全村儿人都雇上了。”

        杜金花陡然拔高了音量:“那也叫生意你不?#32431;?#20182;们家卖的什么东西!臭了的豆腐,白送我都恶心!我知道,他们就是想学罗家赚大钱、发大财,可他们学?#32654;?#21527;就那德行,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郭大佑的?#38498;?#37324;闪过姜氏母女的脸:“比罗家人好看呐……”

        杜金花抄起一旁的扫帚扔过去!

        郭大佑抬手挡?#35828;玻骸?#20320;这婆娘!找死呢!”

        “哼!”杜金花翻了个白眼。

        郭大佑轻咳一声道:“不然……咱闺女就嫁罗家得了?#39029;?#32599;家俩儿子,都挺中意咱家闺女。”

        杜金花不说话了。

        郭大佑黑着脸道:“怎么罗家你也看不上月儿都十七了!”

        杜金花就是太过挑剔,才把女儿的亲事给耽搁了,虽说本朝的姑娘不如前朝出嫁早,可过了十七还未定下亲事的,也着实罕见了。

        “娘,有彩线吗”杜金花思量间,郭羡月在外头叩了叩门。

        杜金花大着嗓门儿道:“没,问你大伯母要!”

        郭羡月无奈地顿了顿,转身离开了。

        “我这儿也刚用完,等等,我让小峰去你三婶家问问。”大伯母唯一不讨厌的郭家人大抵就是郭羡月了,正要差俞峰去要彩线,郭羡月轻轻地开了口,“不必麻烦大哥,我自己去问。”

        “你知道是哪户人家吗”大伯母不放心地问。

        郭羡月微笑着点点头:“知道的,最西头那家。”

        郭羡月去了,大伯母有厨房要收拾,便没跟着她。

        去俞婉家的路上,?#38498;?#24688;?#19978;?#23398;归来,在鱼汤附近与郭羡巧碰了个正着。

        ?#38498;?#28129;淡扫了一眼,见是个陌生女子,目不斜视地过去了。

        倒是郭羡月好生惊艳了一把,?#38498;?#20154;都走远了,她还情不?#36234;?#22320;回过头去。

        很快,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四下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暗松一口气,往俞婉家去了。

        可今日她也不知是什么运气,刚要走到俞婉门口,竟又看见了另外一个男人。

        男人身?#27597;?#22823;,穿着银白?#25918;瘢?#22812;色下,如一抹冷艳的月光。

        若说?#38498;?#30340;皮相?#33804;?#24778;艳,那么眼前之人便简直?#33804;?#24778;讶了。

        这不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郭羡月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就连呼吸都滞住了。

        俞婉端着一盆小铁蛋的洗澡水出来,一抬头,看见不远处的郭羡月,郭羡月是朝这个方向来的,那应当是要上他们家的。

        俞婉把洗澡水倒掉,打了个招呼:“?#21348;?#22969;。”

        郭羡月没听到。

        俞婉古怪地眨眨眼,又唤了两声。

        郭羡月总算回了神,尴尬又羞涩,脸颊红得几乎能滴血。

        她低头走上前:“表姐。”

        俞婉看着她发红的脸:“你很热吗”

        郭羡月用冰凉的?#30452;?#36148;了贴脸,?#39740;?#35828;道:“是……是啊,走过来走热了。”

        俞婉哦了一声,正要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却忽然,隔壁家的“万公子”开口了:“过来。”

        不容拒绝的语气,但那声音着实好听,低沉而富?#20889;?#24615;。

        郭羡月感觉自己的?#30446;?#21448;狠狠地跳了跳。

        俞婉放下?#20061;?#36208;过去,看着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燕九朝:“干嘛”

        燕九朝把手中的锦盒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

        “哼。”

        燕九朝却?#36335;?#25042;?#32654;?#22905;,?#20146;?#19968;哼,进屋了,还顺带着把门给摔上了。

        是的,摔上,声音特别响!

        俞婉嘴角直抽抽,这小蛇精病,究竟又发的什么疯

        罢了罢了,她还欠他一条崔掌柜的命,她忍,她忍!

        俞婉抱着锦盒回屋了:“表妹进来坐吧。”

        郭羡月看了一眼隔壁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俞婉手中的锦盒:“方才那人是谁呀怎么……这般无礼”

        “他是……万公子,新搬来的先生。”俞婉顿了顿,说,“他脾气不好,你不要惹他。”

        “啊。”郭羡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目光落在燕九朝递给俞婉的锦盒上,张了张嘴。

        “表妹是找我有什么事吗”俞婉把锦盒放在桌上,转头给郭羡月泡了一杯茶。

        “多谢表姐。”郭羡月接过茶盏,收回目光,讪讪道,“我是来找表姐借彩线的。”

        “彩线啊,你要什么颜色”俞婉问。

        “红色和银色,表姐有吗”郭羡月轻声道。

        “有的,我去拿。”俞婉进屋?#20063;?#32447;了。

        里头传来姐弟倆的?#23500;吧?br />
        “阿姐阿姐!咱家?#32431;?#20154;了吗”

        “你?#21348;?#22992;来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哎呀,这裤子太紧了嘛!我提不上来!”

        “是你长胖了,上个月才给你做?#30446;?#23376;。”

        “没有没有我没有!我不胖!”

        郭羡月听着姐弟倆的对话,忽然?#34892;?#32673;慕,她与妹妹便做不到这般亲密无间,不过她并未羡慕多久,目光就再一次被桌上的锦盒吸引了。
    甘肃快三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