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其他 > 嬌意 > 章節目錄 22.chacpter22
        沈衍昨晚親了她兩口脖子, 估計實在困倦, 后來他沒洗澡脫衣服就趴在她身上睡著了。

        隔天早晨起床,沈衍有點發燒。他房內沒開空調, 夜里溫度又低, 唐宛昨晚也迷糊糊睡著,忘記給兩人蓋被子。

        大廳內,沈珠咬著個蟹黃包,稀奇道:“只聽說感冒能傳染, 還沒聽說發燒也會傳染。”

        沈衍瞥她,沈珠嚇了一跳, 忙抱著蟹黃包走出老遠。

        唐宛在一邊笑沈珠的膽小, 沈衍又看她, 雙眸漆黑冷清, 唐宛“呃”了聲, 忙抱著碗粥擋住臉,退到沈珠身側。

        沈珠扯了下她的袖口,“唐姐姐樂極生悲了吧。”

        唐宛:“……”

        沈珠又扒了下她衣服, “話說是不是昨晚你倆過夫妻生活時忘記了開空調?”

        什么夫妻生活?唐宛一臉黑線,喝了一小口甜粥,臉熱,“不是。”

        沈珠一臉懷疑,“是嗎?”說著, 軟乎乎的手指指著她脖子, 喊道:“那唐姐姐你脖子里是什么?小草莓哎!”

        她聲音實在大, 唐宛嚇了一跳,忙撲上去捂著沈珠的嘴,“哎哎哎沈珠你小點聲。”

        沈珠被唐宛捂著,差點喘不過氣。她扒開唐宛的手,喘了一大口氣,“這一整個大廳就我們仨人,怕什么?”

        唐宛心戚戚,當然怕。

        怕沈衍聽到。

        沈衍早飯吃的不多,一白瓷碗米粥結束后,就拎著外套出了大廳。唐宛跟在他后面。

        是林橙開的車,唐宛跟沈衍爬上了后車座。

        沈衍一上了車,修長手指按著太陽穴,冷俊的五官還帶著倦意,他靠著椅背在養神,唐宛從背包里摸出六級單詞書縮在后車座默背著書。

        林橙從后視鏡看了眼她,見她看過來,還沖她眨了下眼睛。

        唐宛:“……”

        車在學校東門停下,唐宛將單詞書塞進背包,跟沈衍道了聲再見就下了車。

        沈衍坐在車內,眉眼深邃,讓她中午記得吃藥。

        唐宛黑白分明的水潤杏眼轉了一圈,扒著車門“哦”了聲,下了車又敲了下駕駛室的窗戶,從包里翻出一板退燒藥遞給林橙,壓低聲音,“沈哥忙工作要是忘記吃藥,林橙你記得提醒下沈哥。”

        林橙跟她比了個OK的手勢。

        后車座的沈衍見她還沒走,慢條斯理抬眼去看她,唐宛又擺了擺手說了聲再見就跑進了學校。

        許是她今天來得早,宿舍內成茹宋尹還在睡覺,李冉敷了張面膜雙腿蜷在椅子上坐著,她帶著耳機,估計是在背英語單詞,見她進來,慢吞吞撩了下眼皮,說了聲“早上好。”

        唐宛進宿舍,將背包放好,回了句,“早上好。”

        她語氣跟平常一樣,李冉扭頭看她一眼,唐宛翻著書在記筆記,李冉將耳機音量關掉,眉目怔仲了會,也沒心思再背單詞。

        五分鐘后,李冉去洗面膜,從浴室出來,她臉上帶著水珠,拿了張紙巾在擦臉,路過她身后時,腳步慢了點,沒一會,她喊了聲唐宛,“唐妹,我昨天丟了只耳環,宋尹跟成茹她們都說沒見過,你見到了嗎?”

        唐宛握著黑筆,也沒回頭,“唔”了聲,“沒有。”

        李冉又問,“要不然唐妹你幫我找下吧,那耳環對我挺重要的。”

        唐宛回頭看李冉一會,“嗯”了聲,作勢要幫她找,翻了下抽屜化妝盒,李冉站在一邊,也不像是緊張那只耳環的模樣,她翻了一半,又不想在李冉面前做戲了,停下手中的動作,回頭看著李冉,“那只耳環我見過,不過我給扔掉了。我二嫂沒見過。”

        李冉來問她耳環的事,那就說明,不管是沈靳還是趙小黎都沒因為昨天那只耳環聯系過或者找過她。

        李冉的本意是想讓沈靳記起她也好,還是向二嫂挑釁也好,既然二哥二嫂不想將李冉扯進來,她只能裝作趙小黎還不知道她那只耳環的事。

        李冉臉色變了下,慣常冷淡的神情有一絲破裂,她望著唐宛,沒一會神色恢復平淡,“你都知道了?”

        唐宛搖搖頭,“你跟沈靳的事我不清楚,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自愛一點,畢竟沈靳戶口上寫的是已婚。”

        李冉模樣怪異笑了下,下一秒收了笑,“唐宛你這種人不懂我們的苦,我不跟你多說。”她將紙巾團成一團,臉上似乎又笑了下,“更何況,你知道我跟沈靳的關系是怎——”

        她沒再講下去,因為成茹醒了,扒著床沿見唐宛來了,喊了聲,“唐妹。”

        唐宛覺得還是成茹看著可愛一點,起身抱著成茹的胳膊親熱了一下,甜膩膩的,成茹雞皮疙瘩起了點,甩開她的手嘟嘟囔囔又躺進了被窩。

        李冉將紙巾扔進垃圾桶,看了唐宛一眼,回了座位沒再說話。

        唐宛早上有一節大課,十點鐘下課,成茹拖著她手商量著中午要去哪個餐廳吃飯。

        成茹一臉興致勃勃說著,“雞公煲鴨血粉絲湯海鮮煲飯還是……糖醋小排?”

        她說的飯在唐宛腦子中過了一圈,唐宛沒決定好要去吃什么,反倒想到沈衍身上去了,她想起車上沈衍很是疲倦的神情,她打斷成茹滔滔不絕的菜名,“那個、舍長我可能不能陪你吃飯了。”

        成茹臉一沉,“怎么了?”

        唐宛扣著手指,“那個、沈哥他發燒了,我想去公司看他。”

        她本來還以為成茹會不高興,但她預料失誤,成茹聽她說完沈衍發燒,立即拉著她去餐廳打包了八個菜一個湯,親自送唐宛坐上了去沈衍公司的出租車上。

        她在公司樓下給沈衍打電話,卻是林橙接的。

        林橙下來接她上樓,給她解釋,“老板還在開會,估計要半個小時,唐小姐先在老板辦公室等一會。”

        這次沒跟沈衍一起進電梯,打量的目光少了許多。唐宛輕松了口氣,聽林橙說完,又皺了下眉,“沈哥還在開會?這都十二點了哎。”

        林橙也嘆了口氣,“公司內部高層出了點問題,老板得處理下。”

        唐宛也不懂,“哦”了聲,進了辦公室,林橙給她端了杯熱橙汁就出去了。

        約半個小時后,辦公室的門才有了動靜。

        唐宛靠著沙發,迷迷糊糊打瞌睡快要睡著時,聽見門響,立即從沙發上直起身,揉著眼睛望向辦公室門口。

        沈衍手插著西褲口袋進來,一慣冷清的眼眸瞧見她在辦公室愣了下,林橙在后面小跑著跟進來,“唐小姐來了有一會,您在開會我就沒打擾您。”

        他低“嗯”了聲,讓林橙下去了。

        沈衍走近,唐宛喊了聲“沈哥。”又站在沙發上,摸了下他額頭。

        他安安靜靜地站著,任由她小手在他額頭上按著,一會唐宛拿開,皺著眉頭,小聲嘀咕,“額頭怎么還這么燙?”

        沈衍沒理會她的嘀咕聲,在她身邊坐下,松了下襯衣領口,瞥她,低聲問她,“你來公司有什么事情嗎?”

        唐宛看他側臉,“我下午沒課,想著你可能會忘記吃藥,就來看一下。”

        說著似乎意識到什么,唐宛試探著,“是不是打擾到你工作了?”

        沈衍沒說話,他嗓音似乎有點干,端著桌上的橙汁喝了口,又伸了只手在她面前。

        他手指修長,掌心寬厚,比例十分協調好看,唐宛先是在他手中的玻璃杯中看了幾眼,又往他吞咽時上下活動的喉結瞄了會,悄悄吞了下口水,最終目光落在他手心,棉聲問道:“怎么了?”

        沈衍開口,嗓音低啞,“藥。”

        唐宛頓悟,去背包里扣了顆退燒藥,遞給他時,又順手將他放在桌前的橙汁挪到她那一側。

        她耳朵有點熱,又覺得嘴巴有點干,因為那杯橙汁她已經喝過好幾口了,唐宛說,“等下、沈哥我去給你接杯水。”

        沈衍沒答話。

        唐宛從沙發上下去拿了沈衍的杯子給他接了杯水,等到回到沙發跟前遞給她時,沈衍手掌心那顆藥已經被他吞了,她目光又看向桌子上,那杯橙汁見了底。

        沈衍見她怔楞,接過她手中的水,漆黑眼眸看她,“先吃飯。”

        他午飯照舊吃的不多。唐宛吃過飯就打算回學校的。

        站起身在沙發準備穿羽絨服時,沈衍坐在沙發上握著她手腕扯了她一下,唐宛“哎”了聲,往他懷里跌。

        他捏著水杯的手移開了些,沒讓她碰到。

        唐宛后腰抵著他大腿,疑惑,“沈哥?”

        沈衍“嗯”了聲,也沒說其他話,唐宛只聽見水杯擱在桌上輕微一聲響,余光又瞄見沈衍單手扣了顆退燒藥遞到她嘴邊。

        唐宛手扣著沙發邊緣,這才想起她只記得提醒沈衍吃藥,她自己倒忘記了,她乖乖張嘴,吞了那顆藥,沈衍又握著水杯遞到她唇邊。

        她含著藥,“唔”了聲,忙撐著沈衍大腿起身要接過水杯,要自己喝。

        沈衍手握著水杯沒放,唐宛手指也握了上去,她仰頭去瞧沈衍,沈衍眼眸漆黑安靜,他道,“快點吃完,等下帶你去見個人。”

        他力道強硬,唐宛只能就著他的手,嘴巴湊近水杯吞了口水咽了藥。

        沈衍說要帶她見個人,唐宛以為要出公司,要穿外套,但沈衍擋了下她拿外套的手,一手握著她手腕,一手插著西褲口袋出了辦公室的門。

        林橙似乎早就得到過指示,領著他們去了一間光線明亮的會議室。

        會議室放著臺筆記本,林橙手指在上面按了幾下,就出去了。

        沈衍扯著她走到筆記本跟前,將她按坐在椅子上,唐宛有點懵,不知道沈衍是讓她看誰,抬頭要問沈衍。

        沈衍附身,伸手在觸摸屏上點了兩下,低頭看她。

        清冽的吐息輕拂在她鼻尖上,唐宛揉了下小巧的鼻尖,小聲問,“沈哥你讓我見誰啊?”

        他沒說話,右手繞過她肩膀,手指力度很輕地捏著她下巴,讓她低頭看向筆記本屏幕,低聲,“你自己看。”

        屏幕上是個實時監控視頻,剛開始是一間類似于酒店客房的臥室,房內空無一人,唐宛疑惑著,下一秒從門內被推進去兩個人。

        唐宛睜大了眼睛,那兩個人她都認識。

        男的是江承,女的是唐胭。

        但兩人似乎都有些不對勁,唐胭跟江承似乎都很熱,不停地在扯自己的衣服,眼看著兩人就快要摟抱在一起。

        沈衍手將筆記本給闔上,沒再給她繼續看。

        唐宛驚訝,忙扯著沈衍的襯衣袖口,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杏眼睜的很大,“沈哥這——”

        沈衍打斷她的話,漆黑寂靜地黑眸跟她對視,低聲,“唐宛,我這人一向喜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可以無視唐胭江承對你做的所有事情,但我不能。”

        他因為發燒,嗓子有點干啞,這些話他說的又慢又低啞。

        唐宛腦子有點亂,她也不知道說什么,只是怔怔地盯著沈衍,沒一會,她又低了頭,嗓音低低地,“沈哥,我覺得有點怪。”

        沈衍扯了把椅子坐在身邊,清雋冷清的眉眼靜靜地望著她,“哪里怪?”

        唐宛垂著眼眸,黑而纖長的睫毛遮著她漂亮的杏眼,“唐胭她從小對我就這樣,一點不順心就會做點事情讓我比她更不順心,我小時候,”她講到這,抬著眼眸聲音大了點,瞥見沈衍冷俊的五官,她聲音又低了下去,“唐初起他不會管我,何嬋又是唐胭的媽媽,更加不會管,所以我也不會反抗,因為知道反抗也沒用。”久而久之,她就這樣,凡事都是逆來順受,成茹曾經說過她的性子悶,以后容易讓人欺負自己吃悶虧。

        說完,唐宛想到什么,水潤杏眼忙去瞧沈衍,聲音很低,可憐兮兮地,“沈哥、你會不會嫌棄我?”

        沈衍到晚飯前,也沒回答她這個問題。

        兩人晚飯是在堰市一家私房菜館解決的,沒回沈家,因為沈衍要出差去一趟陽城。

        距離不遠,林橙給他買的高鐵票。

        臨出發前,沈衍又將唐宛的身份證號發給林橙,讓林橙給她買了張去陽城的票。

        唐宛坐在位置上,不停念叨著,“沈哥你可得讓林橙請假時借口說的逼真點,我們那個范老師超級會折磨人的。成茹那么調皮的學生一見到她腿還打顫呢。”

        許是被她念叨的無奈,沈衍捏著手機指腹在屏幕上點了幾下,然后遞到她手中,冷清黑眸睨她,“唐宛如果下車你不能玩到200關,那回來的事你就自己解決。”

        唐宛瞧著他手機上的消滅星星,“……”

        她哭唧唧的,濕潤眼眸瞧他,“沈哥你欺負我。”

        沈衍半闔著眼,左手探過她肩膀,溫熱掌心搭在她后脖頸上,她脖子細,沈衍一只掌心便能包裹全部,他低“嗯”了聲,嗓音低啞,“就是在欺負你。”
    甘肃快三和值
  • 2013汽车美女模特 手机玩11选5 幸运飞艇秘诀 时时龙虎漏洞 王牌对决梭哈手机版 石家庄红灯区一条街排名 游戏厅赚币攻略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足彩胜负预测 丝袜美女厕所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