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意小說 > 都市 > 經濟大清 > 最新章節 第二百九十章 獠牙
        胤祚回頭,卻看見阿依慕迷茫的目光,她的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再遠處,海蘭察右臂停在空中,小臂上赫然插著一只箭,那箭是錐形重箭,白樺木桿,雕翎箭尾,鮮血從箭頭上繁雜的花紋上匯聚流下。

        那箭射的極深,若非箭尾阻擋,幾乎將海蘭察小臂整個貫穿,創口極大,鮮血流淌不止。

        阿依慕望向來箭方向,三百步,一個騎在馬上的蒙古白袍勇士赫然而立,他手中拿著牛角大弓,另一只手從箭囊里又取出一支重箭,他的身邊是一百身著寒鐵重甲的怯薛。

        “父汗……”阿依慕喃喃道。

        海蘭察五官擰在一起,強忍著劇痛,將手臂上的箭折斷,大喊:“殿下快走!”

        他話音剛落,第二發箭已至。胤祚看的清楚,那箭至少從三百步外拋射過來,這個距離就算強弩也難保精準,而這一箭,不偏不倚,正是沖著胤祚去的。

        粗重的錐形箭頭,賦予下墜的箭強大勢能,一箭下墜之時,裹挾著雷霆萬鈞之力。

        這一箭與之前角度不同,竟然繞過了海蘭察,直奔著胤祚腦袋去的,阿依慕要在馬上直起身子,為胤祚襠下這一箭。

        雖然胤祚早已趨馬狂奔,但那一箭早就算好了距離,竟直墜而來。

        千鈞一發時,呂康實拿著面大盾猛的躍起,替胤祚擋下了這一箭。

        大盾上傳來嘭的一聲,夾雜木屑紛飛的聲音,倒像是擋下了一記狼牙棒的重擊。

        呂康實本是從地上躍起迎上那一箭的,擋下箭時,人剛飛起一半,卻被那箭的霸道力道重重摁回地上,摔在地上掙扎許久才爬起來。

        趁著這個時間,胤祚和海蘭察的軍隊已經越退越遠,中陣也派人接應,殘部終于進入中陣之中。

        身旁怯薛環繞的葛爾丹放下弓,面色冷峻,朝著部下一揮手,頓時五個千戶被綁著帶了上來。

        五個千戶掙扎不休,有的求饒,有的懇請大汗給他一把刀,死在戰場上。

        葛爾丹沒有理會,甚至沒有看他們,冷冷的一揮手,人頭落下,頸血飛濺。

        片刻,五個千戶的腦袋被吊在旗桿上,高高掛在蒙古軍陣中間。

        人頭大旗!

        周圍的蒙古騎兵看了這一幕,愈加不顧生死。

        算上被巴海殺死的千戶,攻齊齊哈爾軍的共為六個千戶,此處只掛了五個腦袋,算是給戰死的那人保留了一些尊嚴。

        此時天色已經微亮,雙方大戰持續一夜,雙方士兵早已疲憊不堪,但戰況卻愈加膠著。

        接著朦朧的晨光,胤祚勉強可以看清戰場局勢。

        最早被踏破的鑲紅旗大營已經是一片焦黑,被無數蒙古鐵騎踏為平地,鑲紅旗全軍覆沒,三阿哥生死不知。

        索額圖前鋒營人數在一萬上下,憑借人數優勢漸漸站穩腳跟,緩緩向中陣靠近。

        正黃旗大營防衛前鋒營右翼,首當其沖收到葛爾丹提鐵騎沖擊,已是搖搖欲墜,要不是背靠前鋒營也逃不掉全軍覆沒的命運。

        四阿哥的正紅旗方一接敵表現悍勇,當正黃旗大營不支向前鋒營靠攏時,他很明智的選擇回撤至中陣,受損最少。

        中陣康熙親率近四萬人,是葛爾丹的主攻對象,寒鐵重甲怯薛,查干赤那狼群分兩路進攻,如兩把鉗子嵌入中陣中,將中陣攪的鮮血淋漓。

        左翼怯薛頭領是個高如巨獸的將領,尋常清軍只到他腰際,看起來鶴立雞群,他手持一個極猙獰的狼牙大棒,他身高臂長,又力大無窮,一個橫掃便將五六名清軍砸成肉醬。

        他渾身寒鐵重甲染的黑紅,掛滿了斷臂殘尸,布滿猙獰疤痕的臉上掛著詭異笑容,宛如魔神,周圍清軍被嚇得膽寒,輕易不敢上前。

        寒鐵怯薛由他開路,很快便在中陣中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

        而右翼那邊離胤祚太遠,他看不真切,但依稀可見也是一樣的腥風血雨,阿奴達拉雖是女人,但兇名赫赫,她身邊的查干赤那被草原人視為神物,更何況還有那群狡詐到了極點的狼群。

        右翼面對阿奴達拉,絕不會比面對這個人形怪物輕松。

        胤祚及海蘭察殘部,進入中陣中修整,葛爾丹的兩顆獠牙離得較遠,一時半會還攻不到這邊。

        趁這個機會兩軍抓緊治療傷員,處理傷口,檢查武器裝備。

        兩軍都是訓練有素,又經過數次戰陣,雖然因為損失巨大而士氣消沉,但基本的事情還用不著胤祚操心。

        海蘭察的傷口極為嚴重,皮肉外翻,猙獰可怖,而且無論撒多少金瘡藥上去,總是被血沖散。

        這種貫穿傷胤祚不敢隨意縫合,只能用繩子綁住他手臂輔助止血。

        當出血終于控制住的時候,海蘭察已經面如金紙了。

        阿依慕顯得有些失魂落魄,不過初次上戰場的她沒嚇的尖叫嘔吐,已經讓胤祚非常欣慰了。

        顧不上安慰她,已經有鑲黃旗的將領快步走來,在胤祚面前抱拳:“殿下,皇上找您。”

        胤祚看了阿依慕一眼,她微微點頭,示意胤祚不必擔心。

        跟著那將領走到中陣之中,一片高地上,康熙在一大堆將領的包圍之中,顯得有些焦頭爛額。

        那些將領一個個的面色更加不堪,全是一臉憂色,正向康熙建言退兵。

        胤祚環視一圈,薩布素不在其中。

        “皇阿瑪。”胤祚快步走來,沖康熙拱拱手,事急從權,跪禮被胤祚自動免去了。

        見皇上不下跪,這事可大可小,皇上沒開口,眾將自沒一個會蠢到在這個當口節外生枝。

        待走進了康熙,胤祚才注意到,康熙身后還跪了個人,一身八旗甲兵的普通號衣,臉上身上全是煙熏火燎的痕跡,儼然逃難回來的一般。

        按理一個甲兵,沒有面見圣上的資格,那人臉埋的又低,胤祚看不見他長相,正覺得奇怪,突然記起這人身形有些熟悉,腦海中蹦出一個人來。

        胤祚頓時怒火中燒,只覺得全身血液猛地涌到頭上,氣得身子都有些哆嗦。

        快步走上前去,在一種將領驚訝的目光前,將那人一腳踹倒,盡管用盡了力氣,但一晚上的緊張,兩腿早就沒了力氣,加上盛怒之下,用力偏了,竟只是將那人踹了一個跟頭。

        “王八蛋!”胤祚怒罵。
    甘肃快三和值
  •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软件 乌克兰美女 1440 百人炸金花体现 组选包胆教程 冰球 幸运28有人带你赚钱吗 彩发发计划软件手机版 5a时时彩彩票网 下载广东时时 拉萨沐足软件